第二十一章 杀威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满脸开心地随口回答道:“对啊对啊,我当然知道了啊,毕竟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嘛,连去路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呢?”

    “嚣张的小子,等下有你好果子吃!”

    两名引路人彼此对视一眼,在心中对唐风下了同样的判断,然后就不再管他,沉默地带着其余众人向隐宗前进。

    唐冰凤目之中也闪过了稍许的鄙夷之色,而跟着唐冰不远处的唐高,满面恨意地抬头盯着唐风,又不甘地低下了头。

    自从唐高在擂台上被唐风以碾压之势击败后,在他的一众手下面前几乎彻底失去威信,若不是有他的好友唐铭在一旁协助,恐怕他费尽心力培养出的班底又要散掉。

    他想要报仇,锤心刻骨地想,要当众,像唐风击败自己那样,以最羞辱对方的方式击败唐风,打得他全身经脉尽断跪地求饶!

    但实力上的差距摆在那,经过那一番交手,本以为弱小的唐风却展现出了仅次于唐冰的强大实力,而且,据自己的舅舅唐北山说,就算是唐冰,在此时的唐风手上恐怕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家族第一的唐冰都没办法战胜唐风的话,那自己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中又能放在什么位置呢?

    这两天来,每当他想到这一点,都觉得自己所处的这片天地,都有些苍凉。

    那种如妖孽般的修行速度,他和唐冰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一直以来,唐高都认为自己是修道的天才,所以他才会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野望,但事到如今他才有些苦涩地发觉,从来都是,自己以为自己是天才。

    真正的天才,诸如唐冰唐风,他们从没因此而骄傲过,自己远不如他们,却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每天晃来晃去丝毫不知进取。

    呵……大概,这世上,没有比自己更失败的人了吧。

    一路上,无比灰心丧气的唐高内心一直飘着这些若有若无的念头。

    而与之密切相关的唐风对此毫无所觉。

    他们前进的路与正常出入隐宗的路渐渐有所差别,而唐风对此很是了解,所以也并没有发问,一直是一副了若指掌的样子看着所有族人包括唐冰在内的一举一动。

    不过眼也没人注意到他,除了心灰意冷的唐高,没人把心思放在唐风身上,每人都满怀期待地边前行边和身边的好友讨论即将加入的隐宗。

    就连一向在人前面色冰冷的唐冰都在和唐柔说话时无意间露出了几个笑容。

    而这几个无意的笑容恰巧被同行的男生发现,顿时又在队伍中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唐风在一旁别过脸,满是不在乎地想道:“接下来又要在宗门中掀起一折波折了,因为这家伙的美貌,切,一帮小处男。”

    天色很快暗了下去,因为唐家本身距离隐宗就不是很远,就算是引气境中期的年轻人有心之下,全力狂奔几个时辰都能从唐家抵达隐宗。

    唐风知道,隐宗的接引者早就抵达唐家了,之所以刻意选择这个时间出发,是因为按照隐宗宗主李三刀的习惯,他会让刚加入隐宗的年轻人在正式踏入宗门前要走一遍鬼道。

    鬼道是隐宗创立初期,门主为了防御外来敌人所创的一处满是机关陷阱的关隘,因为当时创立者本人境界也不是很高的缘故,鬼道防范的,多半还是俗世中没有修为或者修为极其低下的武者。

    后来随着宗门的发展,宗门也早已从最初的一山一派发展到现在的门徒万千,门下分舵无数,早已不是当初一个小小的山头能够容纳地下了。

    漫长时间中的发展,隐宗的变化很多,宗主换了又换,建筑防御设施也在不断地翻新换代,鬼道却一直保留了下来,做为刚入门新人的试炼之地。

    一入隐宗,我等皆为杀人者,必当做好被杀之觉悟,故,此身许鬼。

    鬼道中所设置的也不仅仅只有普通的机关陷阱,相对来说比较危险的禁制也在后续宗主的布置下增添了许多。

    不过总体来讲,算不得什么难为人的地方,目的只是为了让那些自小在世家中长大的小孩子们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让他们吃点亏,打磨掉他们心中的些许傲气也就够了。

    趁着下午的烈日赶路,让年轻人们拖着疲乏的身子在夜色中走过鬼道,也算得上是隐宗开的独具一格的小玩笑了。

    引路人在抵达目的地之前并不会向队伍中的人说这些,相反,一路上他们什么话都不会说。

    一般来讲,引路人都是个苦差事,引路人也都是从上一年刚招进宗门中的年轻人间选出的。

    选择的方法,除了宗门举办的打架,私下里的选择方式通常是猜拳,一系列路子走出来,真正被派到外面跑腿的一般都是猜拳中输了的倒霉蛋。

    故而,也没有什么人会对自己刚刚谋面的师弟师妹们有什么好的脸色。

    当然,这难不倒唐风,唐风在药皇那一世时,加入隐宗走鬼道差点把鬼道拆了。

    那时的他太过骄傲,在强横灵魂之力加持下的他,所谓的机关陷阱禁制,这些在他面前统统是摆设,处于炫耀的目的,他走一路拆一路,虽然是最后一个抵达山门的,但却着实惹得宗主李三刀和一众长老勃然大怒。

    以至于后来挨了三十教棍,在床上很是羞耻地趴了半个月才养好伤。

    很近了,唐风在心里暗暗说道。

    对于重走鬼道,唐风心中很是期待,不知道新建的鬼道,与曾经在我手中被毁掉的那条相比,孰强孰弱呀?

    不出唐风所料,很快,引路人在一座山前停下了脚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支竹签,发给在场所有唐家人,对他们说道:“我们所能引领的路到此为止,接下来的路,需要你们凭借自身的实力去跨越!”

    在场的一众族人有些发懵,疑惑地问道:“依靠我们自己?这荒郊野岭的,我们去哪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