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锋芒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神经栓爆震!这是唐风目前所能用出的来自灵魂的最强攻击,不过解释其原理倒是也简单,只是单纯地以强横的灵魂去撞击对手而已,以他现在的境界,暂时还没办法彻底发挥出他那二世为人的变异灵魂之力,最起码要等到他跨入化气镜后才能勉强施展一些更强力的灵魂技巧。

    杨宁对此并不清楚,在他的感知中,一股极端危险的波动正在向他急速袭来,他急忙运起灵气,在体表布起厚厚的防御,但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那种攻击居然直接无视了他的防御透过他的身体。

    他刚打算有所动作,骤然间一股巨大的眩晕感充斥了他的感官,肉体的感知被即刻剥夺;他眼前充满光明的世界霎时间陷入无尽的黑暗,外界的喧嚣顷刻间远离他而去,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被封印进了一个漆黑的盒子,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没办法将它挣脱。

    唐风脚下一个踉跄,他可不打算放过这种能重创对方的机会,他运转灵力,强压下身体上的伤痛和灵魂上传来的痛感,快步俯身对着陷入昏厥的杨宁疾冲而去,轻轻将身体僵住的他一个背摔摔倒在地。

    然后,他喘息着看了看目瞪口呆的人群,艰难地轻声问周围同为士兵的裁判:“那么,这下,应该可以算作是我赢了吧?”

    罗成闻言,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他急忙冲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杨宁,对着虚弱的唐风怒吼道:“你对他做了什么!区区练气境怎么可能胜过化气境的杨宁!”

    唐风笑着耸了耸肩:“侥幸罢了,而且,杨老师,他没事,他只是没猜到我会那样攻击,让他稍事歇息就好了,我也有控制力度。”

    台下众人哗然,感情,练气境的唐风在面对化气镜的杨宁军士时还有所留手?

    杨宁此时徐徐醒来,他虚弱地对罗成说:“罗成,罗兄弟,这不是他的错,错只怪我学艺不精。”

    他扶着罗成站起来,赞许地对唐风说道:“不错啊小伙子,居然能做到这一步,你最后那下是什么攻击,我用灵气居然无法防御。”

    “您过奖了,都是侥幸罢了,那是我小时候,遇上了一个路过我家的奇人所教授的技巧,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唐风低着头恭谨地说道。

    “这样吗,那还真是厉害啊。”杨宁轻轻推开罗成,感慨道。他走到唐风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管什么方法,你都战胜了我,按照约定,从今天起,你拥有不再参与下午切磋的资格,恭喜你,或许,你将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以练气境的实力发挥出了不弱于化气镜的战斗力的人。”

    “您过奖了。”唐风低着头,恭敬地拱着手说道。

    杨宁挥了挥手,身影看起来有些落寞地走下了擂台,唐风低着头,一直保持着那个拱手的姿势。

    一旁的罗成见状松了口气,杨宁是他的好友,他的好友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至于比试的胜负,那有什么关系,能活着,场子只要愿意随时都能找回来,他看了一眼唐风,便快步追上杨宁的脚步,低声对他说着什么。

    而台下的众人,情绪却显得有些诡异。

    “搞什么啊,化气镜的高手被一个练气境的小孩击败了?而且是一击制胜?那个军士该不会是假的吧,化气镜怎么可能会败在练气境的手上?这根本不可能的吗,杨宁军士肯定是放水了!他们最后在演戏吧?”

    “不可能,我感觉得出,杨宁军士在这场比试中并未放水,他是在很认真地和唐风一较高下。”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唐风他是凭借本身实力击败了化气镜的杨宁军士?凭他那练气境的实力?”

    “不然呢,实事就摆在你眼前,除了相信它,还能有什么办法?有本事的话,你去亲自确认下事实啊?”

    台下的人们乱糟糟地在讨论着,种种怀疑不一而足,唐风听到了很多言论,也有很多他没有听见,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怀疑,连相信事实的勇气都没有的人,又能成什么大事呢?

    唐风看了一会儿远山间的落日,折腾了一下午,时间也已经是黄昏了,感受着心境的变化,缓缓地体悟着从刚刚的战斗中所学到的经验。

    化气镜,他不是没有达到过,但是每个人的化气镜都不一样,也不仅仅是化气镜,所有的境界,对不同的人来说都不会一样,或许最开始的引气境和练气境上还看不出太大的差别,但从化气镜开始,差距就开始逐渐显现。

    前世的唐风,因为过度追求强大的实力,导致他在修炼的途中错失了很多风景,很多早该体悟到的东西,因为他急着提升提升实力境界而并未领会到其真正的内涵。

    前世的错过也就罢了,既然获得了重生的机会,既然,我拥有了这个近乎神迹的二世为人的机会,就不会再让我的人生留下一丝遗憾,不论是修炼,还是其他的任何事,我要过得比任何人都要自由!

    唐风暗自在心底下定决心,然后,他低下头看了看还在不断吵嚷着的同门,忽然觉得好生无趣,跳下擂台,耸了耸肩,向着人群外走去。

    而台下众人见到唐风有离开的打算,不约而同的,所有满心怀疑还在讨论着的人们主动地让开一条路,唐风撇了撇眼睛,看了他们一眼,便毫不在意地径直离开。

    在唐风离开后,众人说起话来更加肆无忌惮,但是也有有心人想起了之前杨雪所说的话:“话说回来,如果,唐风他拥有这样的实力,他为什么会在雪崩时做那样的事?该不会,是杨雪在说谎诋毁他?”

    “开什么玩笑,杨雪他和唐风素不相识,为什么要诋毁他?”

    “谁知道呢,打个比方,也许,引发那场雪崩导致士兵们失踪的人其实是杨雪?”

    杨雪在一旁耳尖地听到了这阵对话,她心下一紧,急忙看向人群,却并没有发现是什么人说了这些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