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相对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杨雪心下一紧,四处环视却并未发现说话者的真实身份,她皱了皱眉,身边的好友洛溪注意到她的异样,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罢了。”

    不行,不能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要再说些什么才行,让所有人都相信引发那场雪崩的唐风和唐冰二人,而不是我杨雪,我只是因他们一时任性造成的巨大破坏的受害人!杨雪心下暗想。

    另一边,躲在人群中的尹峰在说完那番话后,紧紧地注意着杨雪的神情,不一会,他满意地笑了笑,跟在他身边的好友宁辰问道:“怎么了?笑得这么开心奸诈?”

    “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啊。”尹峰一边远离人群一边说道。

    “哦?”宁辰眉头一挑:“什么有趣的事情?快来跟我说说,我都快无聊死了。”

    “嘛,事情的经过你应该也清楚,就是前段时间杨雪说的那件事,她说那场雪崩是由唐风唐冰二人引发的,也正是她们,导致了那一队巡逻士兵的失踪。”尹峰看了看四周,见四下无人,便低声对宁辰说道。

    “哦,这件事我知道。”宁辰了然地说道,紧接着,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发问:“难道说,那场雪崩其实是由杨雪引发的?唐风唐冰其实是无辜的?”

    “不。”宁辰微微仰头,继续说道:“恐怕不仅是这样,那些人,唐风那个队伍中的所有人之中,恐怕真正被冤枉的只有唐风唐冰二人,其他所有人,都是凶手。”宁辰眼中闪着意义不明的光芒,看向尹峰。

    “是啊,下午我跟唐风对练的时候,也从他那里听到了很有趣的言论。”说着,尹峰将下午与唐风的对话向宁辰复述了一遍。

    宁辰挑了挑眉毛:“他真这么说?”

    “是啊。”尹峰点了点头,“而且,你有注意到没有,本应是最先得到他们回来消息的长老们,现在都对此事默不作声。”尹峰微微昂着头,看了看山间将要落下的夕阳说道:“恐怕,长老他们,也对杨雪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信任。”

    “那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派人把杨雪她们抓起来呢?引发雪崩不说,还回来撒谎诋毁他人,就算是长老们直接动手,派人把她们抓起来也没什么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并不清楚他们都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也许,是想着借此机会锻炼一下唐风唐冰也说不定?”

    “那就不清楚了,话说回来,今天你见到唐冰了吗?”

    “没见到,刚刚在比武场上,我有仔细地注意过人群,没有发现唐冰的踪迹。”

    “那就很奇怪了,唐风像是没事人一样直接到练武场修炼,而和他一同回来的唐冰却不见踪迹,她该不会是受伤了吧?”宁辰满脸好奇地猜测着。

    “谁知道呢,没见到她本人之前,这样的猜测可没什么意义。”尹峰耸了耸肩说道。

    他看了一眼宁辰:“不过,如果你对那女人有兴趣的话,可以这个时候主动去问问人家嘛,她也算是大美女不是?”

    “算了,我可没兴趣,而且,要对那女人动歪心思的话,保不好就要对上唐风那家伙,那家伙可是个能打破常理的存在,正常人谁脑子不好会去招惹他,我看呐,杨雪这次可算是倒霉喽,唐风虽然说着被疯狗咬了不会返咬一口,但是啊,尹峰,你有没有想过,被疯狗咬了,最正常的还击方式是什么?”

    尹峰有些意外,他想了想:“没什么吧,难道是,忍着?”

    “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宁辰笑着摇了摇手指:“没想到聪明如你,也会有认知上的误区啊,换个角度想想,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俩有一次跟着父亲他们去隐宗的时候,我们俩找珠玉那丫头玩,被他们宗内的恶犬追赶的情形了?那个时候,珠玉她是怎么做的你还记得吗?”

    “珠玉?”尹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还是顺着宁辰的话往下回忆:“我俩都被那条狗追着跑,珠玉,珠玉……她,她把狗打了一顿?”尹峰惊疑不定地说道:“难道?”

    “对啊,唐风心中所想应该是这样。”宁辰把手揣在口袋里,向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来说道:“从你跟我说的那些对话中,可以知道唐风绝对不是什么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的怂包,他不会容忍有人如此羞辱自己,我们就看着吧,看看他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这件事就更有趣了,杨家的势力,可是在唐家之上的,他这么做,就不怕唐家会把他丢出去?”

    “不会的,他不会对这种事感到畏惧,你有注意过他的眼神吗?今天下午他上台比斗时,我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从始至终,不论他处在怎样的劣势中,在他眼中我始终能感受到坚毅和不屈,就算是面对着实力比自己强的对手,他也从未放弃过战胜对方的希望。”

    “没错,趋利避害是我们每个人都会做的选择。”宁辰平静地看着尹峰,他的目光忽然让尹峰有些陌生,他忽然发现,这个自小到大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友人,在今夜忽然变得他有些看不懂。

    “最开始,我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们眼中只有黑白两种颜色,慢慢地,我们长大了,懂得趋利避害,懂得退让知道隐忍,我们眼中的世界也渐渐由黑白分明变为灰色,但是啊,尹峰,这是在总还是有人不怕的,他们不会放弃心里的坚持的。”

    “哦?”不知怎地,尹峰忽然有些生气,他忍不住说道:“我绝对不相信会有这样天真的人,我就不信,他唐风能有多特别,在这世道面前,他能坚持多久,我会看着他去死!”

    “诶呀呀,你那么生气做什么,我们都老老实实充当好自己看客的职责就是啦,管他们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