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准备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说曹操曹操就到,经过租借马车附近的拐角时,很巧地遇到了面带难色看向前方人群的唐冰,唐风上前打了个招呼:“呦,好巧,接下来的几天,你也打算出去吗?”

    “嗯,是啊,舍友们都说因为不熟悉周围打算在宿舍窝着,那我就肯定要走了。”唐冰有些无奈地说。

    “那你了解周围哪里是好去处吗?我也打算出去来着其实。”唐风笑着说道。

    “……不了解。”唐冰沉默了一会儿,偏过头说道。

    “我知道啊。”唐风心下暗想开口道:“我听别人说起过一个地方,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去的人也很少,马车我也租好了。”

    唐风顿了顿,随后犹豫地问道:“要同行吗?两个人一起的话,路上遇到什么麻烦也能相互之间有个照应,而且,在考虑到我让杨家的唯一继承人当众出了那么大的丑,那一群小肚鸡肠的家伙万一路上要报复我,多一个人安全也能多一份保障。”

    “嗯,好的,我知道了,明天什么时候出发?”唐冰转过头来,有些落寞地看向唐风,点了点自己的螓首。

    “啊啊,这样说有些无耻啊,以唐冰的性子,这么说她不答应才会见了鬼了,虽然跟她一同行动的目的是达到了,但是,恐怕在她心中的评价又会一降再降吧?”唐风表面上笑着对唐冰打着招呼,心里无奈地想着。

    “啊,好麻烦,要不是看在你跟她完全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样子,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完全是一个人的样子,我才懒得这么费心思去想这些!”

    唐风和唐冰定好集合的时间和地点,互相道别后,便各自去做各自想做的事情,唐风无聊地走在瓦伦关的药材市场,他想要炼制的丹药是复魂丹,也叫生骨丹,虽然其中最重要的五色雪莲子在巡逻时采到,但想要炼制高品质的生骨丹还差几种辅助药材。

    并非必不可少,但是如果没有那几味药,选择次一级的替代品,炼制出的生骨丹品质很大可能性没办法达到极品,能达到中品都算是运气好了。

    生骨丹的炼制考验的并非炼药师的灵魂之力强弱,炼制时加入的药材种类和数量才是至关重要的决定因素。

    生骨丹是续命丹的升级版,同品质下生骨丹的药效药效,比起续命丹要强出将近一倍,炼制难度也低出不少,当初唐冰受伤时,唐风之所以选择了续命丹而非生骨丹,主要原因就是药材不齐。

    其中最主要的五色雪莲子都没有找到,手中只有最普通的莲子,炼制所需的辅料也都是最低品质的那类。

    现在不同,既然有了如此高品质的主药,不妨试着去药材市场碰碰运气好了,运气好的话能凑出炼制最高品质生骨丹所需的药材也说不定。

    瓦伦关市场上有很多极北要塞以北各城寨所来的商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从凶兽出没的山中采来种种稀有或常见的药材,冒着被沿途劫匪打劫被凶兽袭击的风险,将辛苦所得的东西运至此地换取些许报酬。

    在所有人的认知中,极北要塞以北是凶兽的领地,自然而然地,生活在其中的都是凶兽,那少数世代生活于此的三族之人不在三族同盟的关心范畴内。

    没人将他们当做自己的族人,没人在意他们的死活,对瓦伦以南的三族族人来说,他们像是生活中一粒随处可见毫无意义的尘埃般无关紧要。

    唐风前世,早年和董重在瓦伦关打拼的时候,与那些被抛弃了的三族之人打了不少交到,对他们来说,南方的三族之人与凶兽无异,凶兽只会单纯地劫掠粮草牲畜,即便伤人也只是为了生存。

    而生活在南方的人们,不仅仅会在各个方面剥削他们,除了不会要他们的生命,会想尽办法将他们剥骨拆皮,不榨尽他们身上最后一滴价值不罢休。

    而那些常年生活在深山中的淳朴猎户在生意场上,如何会是生活在繁华之地的南人的对手,很多时候,就算他们被卖了还会毫不知情地帮黑心商贩数钱。

    看不过去也没办法,每个地方都有独有的生存法则,再强悍的人在这法则面前也只能顺从,没人能改变,否则,以董重那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性格,他早就不顾一切大刀阔斧地改革了。

    “大叔,这株地黄精怎么卖?”运气真好,唐风一边向商贩询问价格,一边在心下感叹自己的运气。

    “二十石陇南所产的精米!”

    唐风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又问道:“多少?”

    “二十石精米!不二价!”卖药的大叔面色凝重地说道。

    极北之地的居民,一日两餐,在寒冬季节时候更是一日一餐,一石米的量足够一家三口一月之久的量了。

    “太贵了,大叔,十石精米,我可以给你给你晋南的精米,陇南的话,我只能给你七石。”唐风叹了口气,讨价还价道。

    “我不是说了二十石陇南精米不二价吗!不想买的话赶快走开,在这里蹲着挡我财路。”

    “大叔,不管我站不站在这里,这个价格你都卖不出去的。”唐风叹了口气,站起身垂着眼睑说道:“大叔,我多嘴问一句,这株地黄精在你手里多长时间了?”

    不待对方回答,唐风自问自答道:“从成色上看,这根地黄精至少在你手里放了三个月了,而考虑到从你的寨子到瓦伦的路程,砍掉半个月的时间。”唐风上身微微前倾。

    “不,再刨去一些你贩卖别的物品的时间,还有等待商队的时间,砍掉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从你到达瓦伦算起,你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月了。”

    唐风露出一个笑容,自信地说道:“也就是说已经两个月了,这株地黄精在你手里还没有出手。”

    “我说的没错吧?”

    “那又怎么样?”卖药的大叔睁开一只眼睛,不耐烦地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