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出行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我的意思是,再继续在手中放下去,这株地黄精连一担瓦伦本地所产的糙米都卖不出去了。”

    “大叔,你要知道,地黄精这种东西,只对炼药师有用,而一株成分完全散尽的地黄精对他们来说,其价值与普通的地黄没有差别,甚至还有所不如,大叔你想让它的价值完全散失,然后烂在自己手里吗?”

    原本面带不耐之色的卖药大叔闻言面露犹豫之色,唐风借机紧追不舍地继续说道:“怎么样?大叔考虑一下吧?”

    大叔犹豫了很久,最终像是下定了什么重大决心地说道:“最低也要十三石晋南的精米,真的不能再低了。”

    “成交。”唐风痛快地从储物袋中取出粮食递给他,摊主被唐风那果断的态度吓了一跳,他先是从怀中摸出秤,小心翼翼地秤着精米的重量,称量确认完毕后,满脸疑惑地看了唐风几眼。

    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唐风骗了,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出言反悔,但唐风早已在他确定完精米质量后,就已经将地黄精收入储物袋。

    看着面前面沉着似水自信满满的青年,中年的摊主恍惚间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七老八十的人精。

    他眨了眨眼睛,还不待他仔细打量,面前的青年已经面带满足地消失在了人群中。

    唐风今天的运气不错,接下来他很快又找到了其他几种他所需要的药材,他看了看渐渐黑下来的天色,满足地揣着储物袋回到了宿舍。

    今天的收获着实不错,别的不说,那一株地黄精虽然因为两个月的保管不当有效成分散失了很多,但是胜在它的体积极大,以唐风炼药术的消耗来计算,那一株地黄精足够他炼制四炉生骨丹。

    虽然花销比起预期要多,而且因为不忍心的缘故,即便摊主要价比起市面上的价格高出些许,唐风也没有在这上面做出反驳。

    毕竟那些都是野生的药材,而市面上通常流通的药材都是人工培育下的产物,二者的药效和药性上有着天壤之别。

    唐风本人也不是缺钱的人,身为炼药师,怎么可能会连购置药材的钱都没有,成功炼制一颗丹药的价值通常远高于其购置原药材的成本。

    虽然唐风还没有贩卖丹药的打算,但是他所需的炼制生骨丹的几种辅药价格都不算高的缘故,现在的他依靠宗门的补助和家族日常发放的津贴足以维持。

    心中在计算着此次的花销,唐风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接下来的生计:“是时候想办法去联系一下过去接触过的那些地下势力了,卖点丹药换点钱,去换个品质高些的药鼎,可以想象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己跨阶炼药的次数不会少。”

    时间过得很快,一夜时光在休息中很快过去。

    唐风早早起床,提前去租借马车的地方交付押金,赶着马车在约定的地方等着唐冰的到来。

    “先见之明真是个好东西。”唐风坐在饭馆看着街道上大汗淋漓奔波的人群,悠闲地吃着早点。

    唐风和唐冰约定见面的地方是一家饭馆,按照记忆中的样子,这里是他在瓦伦关内口感最好的一家。

    这么久没来了,味道还是没变啊。唐风心想。

    “呦,这位小兄弟,不好意思,请问可以拼个桌吗?实在是没地方了。”

    就在唐风沉浸在过去回忆中不可自拔时,一个让他有些耳熟的豪爽之声在他耳边响起。

    闻言,唐风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他看了看面前的壮汉,指着桌对面空着的椅子随意地说道:“可以啊,请随意。”

    壮汉坐下,喊来店小二要了几样餐点,和唐风闲聊道:“听小兄弟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对啊,跟随家父来此处做生意的。”

    “生意人啊,那很棒岂不是。”豪爽的大叔满脸羡慕地说道

    “什么呀,还好吧。”唐风一怔,顺着他的话说下去,顺便无奈地耸了耸肩。

    唐冰啊,你快点来好不好,我可是很不擅长应付这种自来熟的大叔的。

    “话说回来,就早餐的口感而言,在这瓦伦关内,果然还是这家汤氏早点味道最棒,在这里吃上一顿,一整天都能精神饱满地工作。”大叔对着刚端上来还冒着热气的早餐发起攻势,还不忘向唐风赞美味道。

    “冒昧地问一句,大叔您是做什么的啊?”唐风有些奇怪地问道。

    “大头兵罢了。”大叔摸着头笑着说道。

    “这里的早点味道确实不错,让我想起了久远的过去。”唐风面带感慨地说道。

    反正这里坐着的也是素不相识的人,对着陌生人这个样子倾吐心中憋闷许久的烦恼,最多也就会被认为是在发牢骚罢了。

    而且很多话对着陌生人开口,要比对对身边密友开口要容易地多,也能更好地理顺自己心中的症结。

    “嗯?”大叔停下狼吞虎咽地进食,面带好奇地抬起头,看着唐风问道:“小哥也是有故事的人啊?介意彼此分享来听听吗?”

    “也没什么的,只是这里的味道让我想起了久别的友人。”唐风支着下巴说。

    “以前在我家乡也有一家跟这里很像的餐馆,我和好友经常在饭馆吃饭,所以印象很深罢了。”

    “真巧啊,小哥,我也是诶,不过我的那个朋友现在失踪了,而且连他被谁害了也不知道。说起来,那家伙真的很过分啊,遇到这么大的危险也不提前跟我这个老朋友打声招呼,那样一个人就这么不声不响地音讯全无了。”豪爽的大叔忽然面露一丝阴沉,说到最后甚至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打了个寒颤,这种彼此素不相识的情况下自顾自的述说还是不要随意搭话的好,唐风心想。

    “那还真是有点惨啊。”先顺着他的意思说下去好了。

    “不好意思,唐风,早上不小心睡过头了,真抱歉。”感觉无比煎熬的时刻,救星般的声音,像是一口清泉般拯救了痛苦的唐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