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惊讶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和唐冰在瓦伦关不远处的山脉中,找了一处相对较为安全干净的洞穴,在里面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唐冰担心的追兵并未出现,二人平安无事地等到了瓦伦关大门的开启。

    看着天边逐渐泛白的天光,唐风心想:“幸好,这里是面向人类这边的地界,若是北面面对凶兽的那面关隘,开门可绝对没有这么容易和频繁。”

    二人离开山洞,从刚刚开启不久的关门进入关内,驻守大门的士兵们还满脸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不过在仔细检查完他们的证件之后,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他们进去。

    他们也没有耽搁时间,以此时二人的境界来说,短短的一夜不眠不算什么太大的负担,唐风进入关内,稍事歇息和进食后,立刻向长老们汇报情况。

    钟道听了唐风的述说后,面色惊异地打量着面前站着的二人,还是忍不住出言询问道:“你们俩,在山脉里杀了无数三阶凶兽后,还干掉了一个三阶的炼药师?就以现在这超过练气境不到化气境的实力?”

    唐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长老,我们所言无虚。”说罢,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青色的玉瓶,瓶身和瓶口上设有不弱的灵魂封印。

    他将玉瓶恭敬地递给钟道,并说道:“那晚,我和唐冰正打算离开,而就是这个名为刘成勋的刘家管家来打着招揽我们的名义试图加害于我等,故被我与唐冰协力击杀,将魂魄扣押于此,交由长老明察。”

    钟道接过唐风递来的玉瓶,没有第一时间打开,反而轻轻叹了口气:“哎,你这家伙,居然能做到这一步,以我们隐宗的实力,自然是不怕他所谓的刘家和杨家的联盟,就算是他们背后的一剑门我们也未曾多惧。”

    “据说,刘家似是加入了黑狐盟,黑狐盟会不会藉着这个机会来给我们暗中下绊子?”再三思虑之下,唐风还是将这句话告诉了钟道。

    钟道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可别太瞧得起他们,就这么点事,根本不会入了黑狐盟高层的眼,以他们多年来的行事风格来看,黑狐盟固然诡异隐秘,行事也有偏激,但无一不是遵循道义之辈,若是刘家真敢将这件事报上去,不需要我们动手,他们自己就会派人来把刘家全家上下统统干掉,反过来说,若是他们真这么干,我还得好好谢谢他们。”

    “哦,是这样,弟子受教了。”唐风低下头垂下目光假装轻松地叹了口气,安心地感叹道。

    “来吧,小家伙,既然你把这家伙抓回来了,跟我一起去见见大伙吧,当场把这个刘成勋放出来问问,我倒是也要看看,他是什么样的家伙敢对我隐宗如此优秀的弟子下手!”

    说着,钟道站起身,率先向屋外走去,唐风笑着看了一眼唐冰,轻轻地跟在钟道身后,唐冰见状也随之跟上。

    很快钟道就走到了长老们开会的会议室,此时座位上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大多数的长老还没有及时赶到。

    因为原本就是钟道在听说了唐风唐冰二人的事情后,临时决定的会议,未能按时到达也是情有可原,钟道也没有生气,淡淡地笑着和已经来了的人打着招呼,坐到了位首。

    坐定后他挥了挥手,示意唐风唐冰二人在他身后坐下,以备等下向长老们讲述事情的经过。

    唐风心里清楚,钟道之所以会如此大力地要保他和唐冰,第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在这件事上确实占理,可以借机打压刘杨两家,还能对他们背后的一剑门构成不小的威胁。

    第二个原因,就是他们两人所展现出的天赋实再太过異稟,以二阶练气境的实力,就已经可以跨阶击败甚至击杀三阶的凶兽,甚至唐风还有不弱的炼药术,这样的弟子门徒对任何一个宗门来说,都是难得的栋梁。

    没有哪个宗派会轻易放弃这样的弟子,唐风前世身为药皇时,会被一剑门如此大规模追杀,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亲手毁了一剑门那时年轻一辈中最为天才的人的未来。

    雪山气海被废,丹田被长刀搅得粉碎,整个人都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能被救活已经极为不易,想要在道境上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完全是不可能。

    虽然会议的召开有些猝不及防,但对平日里行事利落的长老们来说,这样的事情算不上什么太大的麻烦,很快会议室中的椅子上已经坐满了人。

    见所有人都已经来齐,钟道轻轻咳了两声说道:“事发突然,将各位长老从百忙之中叫到此地商议实属无奈,望众长老们谅解。”

    钟道又继续讲了一些场面上的客套话,也没有耽搁多少时间,直截了当地将话题引到唐风唐冰身上。“我宗下有两名弟子,在外出历练之时受到不法之徒胁迫加入对方的家族,被拒后在冲突之中无意杀死对方,就这件事,我们需要拟出一个合适的章程来应对,不知诸位长老们如何看待?”

    “练气境的实力击杀了化气境的炼药师?这不可能吧?”当即有一名长老出声质疑。

    钟道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唐风,唐风当即会意,站起身从储物袋中取出封印着刘成勋灵魂的玉瓶:“小子为求保险,将刘成勋的灵魂带至此处,请诸位长老明察。”

    说罢,他解开瓶子上的封印,轻轻打开瓶塞,登时一股恐怖的灵魂冲击就要向外散发,而对此早有准备的唐风轻轻挥了挥手,浩瀚纯粹的灵魂之力直接将这股有些危险的冲击消弭于无形。

    然后,唐风不疾不徐地以灵魂之力钩织出一只巨掌,将刘成勋有些苍白的灵魂从瓶中抓出,刚一见面,刘成勋惊怒的声音传来:“黄口小儿!还不快快放了老夫,随老夫到家中请罪,尚有一条生路!”

    “哦?你还在说这个啊,真是有够无聊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