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担忧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对于前世与一剑门的对立,甚至是被迫与宗门的决裂,他并不感到后悔和怨恨,尤其是宗门在他最为艰难的时候将他放弃这件事。

    哪怕是最初他对隐宗和李三刀心里尚有些许的怨恨和不解,但后来终于是在那日复一日地在极北要塞带队与凶兽厮杀中有所理解。

    他明白做为领导者心中的无奈,很多时候,为了更多的人着想,就算是贵为极北要塞之主的董重,也并不能任性地为了自己的亲人或是友人做出偏袒,很多时候,为了更多人的利益甚至是安危,他都必须要放弃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就像是当他被一剑门追杀时,李三刀宣布将唐风逐出宗门那样,隐宗并没有实力正面与一剑门对抗,如果为了唐风一个人,将隐宗全体推入毁灭,如果那样做,无论怎么说,作为一个领导者都是不合格的。

    因为关系着整个宗门的存亡,无论李三刀多么信任和喜爱自己,在那种时刻也必须要忍痛做出舍弃。

    唐风能够理解,尤其是在加入了三族同盟进入圣城之后,他愈发地了解到李三刀在这些事情上的为难之处。

    能够理解,所以后来也渐渐地能够原谅,他早已与过去的怨恨和解。

    唐风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心中暗暗想着前世的种种,一时间感慨万千。

    身边的唐冰敏锐地感受到了唐风此时的心境变化,但她并没有出言询问什么,只是沉默地走在清晨的小路上。

    此时城门刚打开没多久,天也才蒙蒙亮,宿舍区此时无比安静,大多数的学生要么还在睡梦中,要么就是趁着这几天的假期外出未归。

    过了一会儿,唐风回过头来淡然地问道:“怎么了?今天你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今天不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了?好好收拾一下,恢复一下伤势,明天就要启程归宗了吧?以一剑门的性子,他们知道了真相后难保不会在路上买凶杀人,谨慎为上。”唐冰微微皱着眉头想了想,回到道。

    “那么这个你交给你,续命丹,效果虽然没有生骨丹那么好,但是对我们来说也足够了,好好炼化一天,把里面的药力全部吸收的话,你身上的伤势应该能痊愈。”唐风递给唐冰一个小瓷瓶说道。

    “呵,我们现在可真的是绑在一条船上的蚂蚱了。”唐冰接过瓷瓶后,唐风忽然笑着打趣道。

    但是唐冰却没有发出笑声,她一脸沉重地问:“长老他们,这次会站在我们这边吗?我听说,很久之前发生过类似的事情,那个时候为了宗门的安危,宗主可是舍弃了当时的涉事弟子,这件事,万一发生到我们身上,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没什么关系的。”唐风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地回答道。

    “就算到时候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们在这里杞人忧天又有什么用,真到了那一步,我们就来着瓦伦关参军吧,有之前的那些事,在军队中也算是有了点基础。稍微来这里拜托一下,走走关系。

    真进了军队,就算是一剑门也没有本事来这里追杀我们,一旦事发把董重惹怒了,他小小的一剑门可担当不起。”看着唐冰一脸不可理解的表情,唐风出言解释道。

    “董重?那种掌控境的高高在上的人物,会对我们这些小兵的遭遇做出那么多?直接毁灭一个仅次于圣城的人类宗门?”唐冰完全不信任地继续问道。

    “他会的。”唐风脸上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微笑,淡淡地说:“他一定会的,毕竟他一直以来可是以亲兵闻名的重将,若是自己手下的士兵出了什么事,连及时维护都做不到,那他将彻底失去在所有部队中的威信,那是绝对没法承受的事情。”

    “只要我们能成功加入军队,在脱离军籍之前,我们都会受到董重所庇护,所以安心就好了。”唐风笑着安慰着。

    但唐冰还是一脸的不安和不信任,见状唐风收起笑容,轻轻叹了口气:“再者说来,仅凭现在的我们,是没办法干涉到上面那些人的决定的,他们若是说要舍弃我们,难道你还有什么方法让李三刀收回成命不成?”

    听了唐风的话,唐冰愣了愣,不待她说什么,唐风继续说道:“所以说,对现在的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身实力,除此之外,皆为妄虚,我们改变不了任何事,在没有绝对的实力时,语言是最没用的武器,只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才会有人愿意去思索和接受你的言论。”

    唐铭目光淡漠地看着身边的姑娘,唐冰闻言一愣,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中,她见过了唐风许多与在人前展露出的淡然冷静迥然不同的面容。

    她见过他的脆弱,见过他的愤怒,甚至也见过他的痛苦和挣扎,但唯独这样淡漠,语气凛然,眼神中透着睥睨天下的狂气的样子,却是她第一次所见。

    一时间,怔怔地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并非不能理解唐风所说的话,以她的聪慧,在唐风说完的瞬间就已经在心中达成了理解,只是理解归理解,因为她从未在这些问题上想过,所以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怎么能这样?明明错的不是我们啊,明明刘成勋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明明在这件事上面一剑门才是应该被谴责的那一方,为什么到头来有可能会演变成这种样子?”唐冰声音有些失控地说。

    “没事啦,我只是在胡乱猜测罢了,那只是所有可能性中最差的一种,正常来讲,这样的最差的结果不会发生。”见唐冰有些难以接受,唐风急忙出言安慰道。

    “那是最终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付诸实践的,而且长老们不是也说过了,这次他们会为我们做主,会为我们出头,不论怎么说,做好应对一切有可能的突发事件的准备还是不会错的。”冷静的唐风,在她看来,根本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