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疗伤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沉默半晌,唐冰点了点头:“好的,谢谢你了,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不过话说回来,宗门比试的时候你可要手下留情啊,不然我可打不过你。”唐风笑着冲着唐冰摆了摆手,唐冰难得地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便沉默地离开了。

    唐风收起了笑容,轻轻叹了口气,转身扶着墙壁,压抑着声音将早已卡在喉咙里的血块吐在地上。

    他已经很累了,从昨夜被刘成勋从休息中打断开始,他就一直在高强度地作战,身体在以不惜代价地榨干自身的方式在消耗灵力和灵魂之力。

    能够忍耐到现在,他早已压抑不住日内愈发严重的伤势,有些痛苦地扶着墙大口喘息了许久,从储物袋中又拿出几颗回气散和凝神丸塞进口中。

    大口地喘息,等待着等待体内的药力散发,药力缓缓在体内释放后,他又坐在地上歇息了好一阵儿,才再次站起身,向宿舍走去。

    这么做并非是因为什么可笑的男女之间相处的骄傲,而是他不愿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露给他人,哪怕是宗门内的长老也不行,虽然钟道等人实力超群似乎已经觉察到身体的异样。

    对于前生的那次最大的背叛,虽然唐风能够理解,也能够接受那样的结果,但那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原谅了所有当事人。

    谅解和原谅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至少对唐风来说,哪怕是此刻的他,也不能原谅被丢弃的曾经。

    有了那样的过去,唐风再也没有办法像最初进入隐宗那样全心全意地、天真地相信所有人,猜忌已然形成,没有人能轻易地将它丢在一旁恢复原本的生活状态。

    唐风缓缓地走回宿舍,此时宿舍中空无一人,看那冰冷的铺盖和有些清冷的气息,心中松了一口气,还好宿舍没人,看起来他们也趁着这个假期外出游玩了。

    他坐在自己的铺位,拿出储物袋中的生骨丹,很幸运,在刘成勋来打扰他之前,他刚好炼制完成了一炉生骨丹,若是没有这些丹药的话,恐怕唐风身上会留下极为严重的暗伤,甚至会影响到日后的实力进展也说不定。

    他给唐冰续命丹而非生骨丹并不是因为他小气,而是他自己身体中压抑的内伤前所未有的严重,以至于他都没有把握究竟要多少生骨丹才能治愈,在这种情况不是十分凶险的情况下,他只会优先保证自身的安全,其他的事宜都可以稍后再说。

    唐风现在手里的生骨丹有六枚,安全起见,先取出一枚服下,他担心以现在的身体状况无法承受更多的药力。

    “能承受这一枚都算多的了,再多就真的不敢指望。”唐风心中暗想。

    闭上眼睛,在千疮百孔的经脉中缓缓运转灵力,身体各处传来的针扎般的剧痛让唐风浑身剧烈颤,宛若遭受千针锥心之痛。

    强忍着痛苦,唐风不停地集中注意力将灵力从腹部将生骨丹的药力搬运至全身各处,渐渐地,他开始还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变得平稳。

    随着时间的推移,唐风千疮百孔的体内经脉在生骨丹的效力下逐渐复原,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唐风结束了修炼。

    “以现在的身体状况而言,再来一枚生骨丹已经足够就已经足够修复体内所有的创伤,但是这样会留下很多暗疮。”

    唐风站起身,以灵力检视过自己体内后,心中暗想。

    不仅仅是暗疮,体内还有很多未能及时吸收的药力在囤积,这段时间以来不间断地越阶战斗,迫使自己在战斗中不断地受伤,为了获得战斗的胜利还要不断地服药。

    “现在看来,这段时间不断地以战来养战的方式似乎是有些操之过急了啊。”唐风心中暗想。

    “这下体内所积存这些问题不仅仅是依靠丹药就能化解的了,接下来是时候好好地静下心来修行法诀来化解了,所幸我修炼的法诀是精灵族的那套天元淬体诀,”

    唐风心中一边回想着天元淬体诀的运转方法,一边想着:“还好这种修炼方法极为狂暴,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体内的潜力,连同那些积存的药力和一并,化为自己的力量,那些隐蔽的伤势也会在这种近乎疯狂的运转中逐渐治愈。”

    走到窗边,唐风看了看逐渐喧嚣起来的宿舍区,心里轻轻叹息道:“现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修炼法诀了,外出的人也都要回来了,在这里修炼,很容易被他们觉察出我的异常之处,到时候,在有心人的推想之下,会发现自己炼药师的身份也只是迟早的事。”

    “那些长老们知道自己的真实情况也就算了,这些毫不相干的家伙知道这些怎么行。”

    关于自己身份的问题,唐风不仅仅是因为不想让不相干的人知道自己真实身份这么简单,他心中还有更深层的想法:“现在所知,知道自己是炼药师身份的人,除了唐家那些人,再就是唐冰和隐宗的那些长老们了。”

    “唐家那些家伙固然不用说,他们只是知道自己是炼药师,但是连自己最基本的灵魂之力的种类都不清楚,那些家伙固然不用顾虑。真正有机会知道这些的只有唐冰和诸位长老。”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让自己的身份被公开,引起徐培山和周遵年的怀疑的话,那就一切休矣。”

    唐风无奈地笑着耸了耸肩,关上窗,锁上宿舍门,去食堂打饭。

    修炼的事情只能往后推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赶在马上开始的宗门比斗之前,将体内的伤势痊愈,这种带伤的状态,可没办法正面跟唐冰那样的人在擂台上对打。

    根据唐风之前的了解,这次加入隐宗的几人,除了他和唐冰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家族的强势的人,在实力上丝毫不逊于他们,这些都不是唐风能够带伤战胜的对手。

    “先放松一下吧,刘家也好,宗门比斗也好,都是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自己只要抓紧时间提升实力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