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三战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站起身轻轻地舒活筋骨,浑身上下一阵密集的骨骼爆响声传出,他轻轻松了口气,离开了竹林心里有些奇怪:“为什么林子里看起来什么动物都没有。”

    这种事情他刚到这里时就已经注意到了,若是没有大型动物可以说是隐宗在此处对竹林进行管制的缘故,但连一只小小的飞虫蚂蚁都没有,这就着实有些诡异了。

    像是那座竹林本身在拒绝一样,拒绝所有竹子以外生命的存在。

    唐风皱着眉想了想,没有多做探究,因为第二天他还有一场比赛,此时已经深夜了,着实不好在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上多做纠缠。

    他一边往自己的宿舍走,一边在心里想:“前世在这里做门徒的时候,好像不记得这里有座竹林啊,我离开后有人栽种的吗?”

    “不过,因为这是在隐宗之内,可以放心的吧?”他心里自问自答般地轻笑着说道。

    他回到房内,躺在床上,按照清心诀的路径开始缓慢运转体内灵力,让意识进入类似于休眠般半睡半醒的状态。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所有人重复了一遍与前几天一样的比赛流程后,唐风总算是从台上说话说地意犹未尽的长老口中得知了自己今天的比赛对手:唐河。

    看样子也是个冷冰冰的女生,唐风出色的灵魂之力在长老念出自己那一组的名单后,迅速地在人群中捕捉到了情绪最为异样的那个人的灵魂波动。

    而那个人,看起来就是自己接下来即将要面对的对手。

    比赛地点在六号擂台,唐风得知自己的顺序后,先行在六号擂台之下待着做好准备。

    他是第六场,按照前两天的时间来看,被长老们的讲话总结耽搁了小半个时辰的上午,最多也只能打完四场乃至于五场,第六场是无论如何都要安排至下午了。

    唐风在擂台边看着台上你来我往打得有声有色的二人,心里慢慢地评估着双方的实力。

    在他的感知之下,台上两人的所有秘密在他心中无所遁形。

    胜者会是那个穿着紫色衣衫的少年,虽然看起来两人此时打得不分上下,无论是体术也好还是灵力的比拼也好,都可以称得上是势均力敌。

    但唐风却很是轻松地察觉出,这只是那个紫色衣衫的少年在隐藏实力的原因,“明明有练气境巅峰的实力,却只发挥出勉强踏入练气境中期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意思。”他轻轻自言自语道。

    “你也觉察到了?”身边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

    唐风似是对此早有所觉,连头也没回,直接以淡然的声音说道:“嗯,对啊,还真是巧呢。”

    “那家伙挺不错的,练气境巅峰啊,除去你我唐冰这样的怪胎,以他这个年纪所拥有的这般实力,放在同龄人之中实属不弱。”珠玉面带微笑,脸上看不出丝毫嘲讽的神色地说。

    “你还真是敢说啊。”唐风抬了抬眉毛,开口有些不耐地问道:“所以呢,你跑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如果说是因为在瓦伦关的那次比斗的话,可没什么好说的,最多给你稍微道个歉就是了。”

    “当然不会是因为那种无聊的小事,我来是想对你说,觉得你很有意思,同龄人中,除了唐冰那个冷冰冰地对所有人像是冰块一样的家伙之外,你是最有意思的。”珠玉一边看向擂台上的比赛,一边笑着说道。

    “出类拔萃的灵魂之力,加上练气境之上,化气境之下的灵力,说你是这一辈弟子门徒中的第一人也毫不为过。”珠玉慢慢转过目光看向他说道。

    “我想让你,成为我的东西,你看如何?”最后,说完这句话,珠玉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看着站在身边的唐风,微笑着说道。

    “你的,东西?”唐风皱着眉,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微微偏着头目光淡漠:“开什么玩笑大小姐,你不是未来的隐宗宗主吗,这种小事,你根本不必来询问别人的。”

    “这么说,你算是同意喽?”珠玉稍微有些兴奋地说。

    “不,我的意思是,这种明知故问的白痴问题能拜托你不要再问了吗,我唐风,怎么可能会是某个人的附属物,这世间,能让我做到心甘情愿低头的人还没出事呐!”

    “所以说,你的那个什么提案,还用想吗,答案是唯一的,做梦去吧。”唐风面色冰冷地说完话,转头向人群外走去。

    珠玉闻言收起了无时不刻都露在外面的笑容,在唐风背后对他大声说:“你会后悔的唐风!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跑到我这里,趴在地上给我舔鞋!”

    “对对对,梦里什么都有,快去睡吧,晚安。”唐风满不在乎地向身后挥了挥手,打着哈欠头也不回地走开。

    “真烦。”他想。

    唐风走回宿舍,服下一枚静心青竹丹后,再次开始修炼清心诀,被这样刁蛮的大小姐盯上了,不顺着她的意走,可以想象接下来的宗门生活中将满是坎坷。

    被长老宗主针对,被各种不公所包围,以李三刀对那丫头的宠爱程度来说,唐风觉得这样的事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发生也不足为奇。

    “前世离开隐宗的时候,珠玉好像也就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小丫头吧,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跟她有这样的交集。”唐一边炼化丹药,一边想着。

    而他的气息,也在这静静的调养之中,变得愈发沉稳精纯。

    上午的时间在这样的调息中很快过去,唐风睁开眼,眼神中一道淡淡的精芒闪过,他推开房门,感受着体内传来的充盈感,迅速地走向擂台。

    在裁判宣布了开始后,他大致上以灵魂之力扫视了一下台下观看的人群,在没有见到珠玉的身影后,心里悄悄松了口气,虽然他不怕麻烦,但也没有悠闲到要去自找麻烦的程度。

    “你是唐风对吧,能和你交手是我的荣幸,接下来,请多指教!”唐河沉声道。

    “我也是,有请喽!”

    说罢,二人的灵力开始毫不留情地在不大的擂台上肆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