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前尘故梦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为……为什么”唐冰怔了怔,有些摸不着头脑也有些懵的问:“我真的只是和你小时候的那个女孩长得像吗?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唐冰咬了咬下唇,最终还是慢慢把目光偏向一边,轻声问道:“你为什么一直以来,总是对我这么好?”

    “好吧,我知道了你体内有轮回印的秘密,那么理所当然地,你也有权利知道我的秘密,我告诉你好了。”唐风坐在长长的断竹上,抬起手遮着眼睛挡住竹林间穿梭的夜风。

    “要喝点什么东西或者吃点什么点心吗?一般来讲听故事的时候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必备的。”唐风笑着说。

    “我饿了,给我烤点肉吧。”唐冰看了看他,试探地用略显严肃的表情说。

    “好好好。”唐风从储物袋中取出生肉,以竹签串好,在早已熄灭的火堆上升起新的火焰,开始炙烤肉类。

    因为中午吃饭时在帮唐冰检查身体的原因,他也一直没进食,除了早上吃的那一点点早餐之外,一整天滴水未进。

    身为修行者,他们在晋入天灵境之前身体还是需要进食的,而且随着境界的提高,进食量甚至会越来越大,直到天灵境才能真正跨入辟谷的能力,完全不再需要进食。

    随着火焰的逐渐炙烤,幽静的竹林间渐渐充斥着烤肉的香气。

    他随手递过一杯茶给唐冰,加上一串刚刚烤好的肉,唐冰泰然自若地接了过去,然后她才大梦初醒般感觉一种很奇怪的熟悉感,好像这一幕在两人之间早已重复了几百上千次。

    “我的名字叫唐风,一直都是,无论是曾经的前世,还是今生,我都很巧合地用着同一个名字。”唐风给唐冰准备好后,自己空着双手坐着似是有些落寞地说。

    “药皇唐风!?”唐冰反应很快,不可思议地问。

    “对,在前生的最后,那些人,称我为药皇。”他抬起头,看着皎洁的月亮,吐出那个称号的瞬间,这片竹林间有风吹过。

    “我那时候和你在一个小村落里认识,你是我的邻居,名字是元锦曦,比我小两岁;我的父亲走得早,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因为上山采药不慎跌落峡谷去世了。那之后我一直和我的母亲相依为命。”

    “同为邻里的原因,我们两家关系很好,在你五岁那年,你的父母早就生病去世了,因为家里太穷,所以那时候即便是小小的感冒也会轻而易举地要人性命。”

    “那之后,你的亲戚也不想抚养你,所以,我妈妈一个人拉扯着我们俩一起长大,那时候,家里吃的东西少,所以有事没事的时候,我会带着你去附近的山上闲逛,找一些野味来填饱肚子。”

    “我们不属于任何当世有名的家族,只是两个年轻的小家伙罢了,当时我们居住的地点在隐宗附近,每年只要上缴一笔很少的粮食,宗门就会庇佑我们的安全。”

    “村子附近一直很平静,因为山上根本不会有凶兽的原因,以我和你矫健的身手和几乎无师自通就跨入引气境初期的实力,在那片和平的山脉附近,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如入无人之境。”

    “每天晚上提前和妈妈说好在山野中过夜也很正常。”

    “但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那处连凶兽都从未出现过的山脉,居然出现了一头二阶的凶兽。”唐风低下头来,面目在黑暗中略显狰狞。

    “人面狮王?”唐冰心有所感,开口问道。

    “对,那是一头变异的人面狮王,那时候,我十四岁,你十二岁,骤然间面对那种对手,我们都不是对手,很快在它的攻势下溃败,但不知为何,它并未追击逃跑的我们,一时间以为逃过一劫的我们,在荒野中小心翼翼地逛了很久,把身上的外伤处理地差不多好看些后,才回到村庄。”

    “回去后,就发现那头二阶的凶兽跑进了村庄里。”唐风咬着牙,眼角微微抽搐地沉声说道。

    “你的修道天赋比我高,那时候你已经跨入引气境中期,而我还在初期徘徊,你仗着实力,本着打不过也能跑掉的想法,冲进村子里去想要救我妈妈,而我,因为看到凶兽的身影却连迈步的勇气都没有,像个懦夫一样瘫在地上。”

    唐风握紧双拳,恨恨地说。

    “你冲进了那片火海,就再也没有出来,我只是在村外的树林中趴着,在黑暗中默默地啜泣,什么都没有做。”

    “明知道你和妈妈就在里面,明知道你们也同样面对那头二阶的人面狮王,明知道你们就在一步之外渐渐死去!”唐风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周身炽热的气息激荡。

    唐冰伸出一只手,握住他紧握的有些滚烫的双拳,唐风感受到唐冰掌心传来的冰凉之感,不再往下说,慢慢深吸了口气,平复下激荡的气息。

    “我,我眼看着你们在凶兽的掌下死去,在丛林中瑟缩到天明,再三确认凶兽离开后才鼓起勇气进入村庄,只找到了你和妈妈残破不堪的尸骨。当时你还挡在妈妈身前,似是临死前都一直在保护她。”

    “而我,我是她的亲生儿子,我在一边躲着,什么都没有做。”唐风抬起头,皎洁的月光下,唐冰看到两道晶莹的痕迹从他脸颊划过,向地面滴落。

    沉默良久,唐风才颤声说:“就是这样,这就是我和你的所有过去。”

    “后来呢,你又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唐冰握着他的手,轻声问。

    “后来,正好赶上隐宗来收粮的时候,偌大的村子只有我一个幸存者,他们见我可怜,就把我带回宗门,养育我长大。”

    “再后来,我被发觉拥有强悍的灵魂之力,开始接触炼药一途,你也知道,做为炼药师,最擅长的就是灵魂之力,我从你的尸骨中,找到了一点点残魂,将它一直记在心里,所以,我见到你的时候,能第一眼认出你来。”

    唐风低着头,眼中隐隐含泪,微笑着说:“一直想对你说,当时的事,对不起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