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决断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我们都死过,前生的生命已然终结,因为命运的巧合,我们又在这里再度相遇,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死过一次了,为什么要把那前生的东西背负到现在?”唐冰沉声道。

    “忘不掉吧,之前我脑海中时刻想着那些,每个难眠的午夜都会想起来小时候的那场大火,我忘不掉,也不想忘,甚至夸张点说,我就是因为背扛着那些罪孽,才能有前生那么大的成就。”唐风抬起头,声音平静地说。

    “那最后你也是死了,虽然侥幸没有丢掉记忆。”唐冰果决地说。

    “我不想那样子。”唐冰说。

    “我明白,你是你,虽然是同一个灵魂,但是身体不同,灵魂中所承载的记忆也迥然不同,你不是元锦曦,你不是她,你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生命,我不会搞混。”唐风道。

    “我本来的打算是,这辈子尽可能地不去干扰到你的人生轨迹,让你能有尽可能独立的生命,但是还是没想到最后还是有了这么多的交集。”唐风有些无奈地说。

    “你是想说,现在这个样子了,想把我直接丢到一边去吗,在我好不容易认可了你,打心底里信任你。”她咬了咬嘴唇:“甚至是愿意依靠你之后,你想让我们回复之前的陌生人的状态?”

    “你也要像唐柔那样,背叛我吗?”唐冰揪着唐风的衣领,把他狠狠推到粗大的竹子上,以韧性著称甚至是能够扛得住练气境全力一击的青竹竟然被这一推从根部开始出现无数裂纹。

    唐风倒是没有任何动作,喉头传来阵阵甜腻的感觉也被他强行压下,他维持着平静的面容,静静地看着唐冰那快要噎不住泪水的双眼说道:“不是的,到了这一步我也很意外,或者说超出我的预想。”

    “我跟你说那些,并不是想要割裂,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知道真相罢了。”唐冰紧紧攥着他衣领的双手渐渐放松,慢慢地,她无力地垂下手臂。

    唐风继续说道:“我并非不知轻重之人,恰恰相反我不会轻易舍弃这种重要的感情,清心寡欲这种事情得是心里多冷漠才能做得出,尤其是我们还生活在尘世中。”

    “我不会放弃,除非你果决地想着割裂,我这边不会松手。”唐风郑重地说。

    “那么,我们把一切都放下,丢掉所有的过去,以全新的生命,开始全新的相识相知,好吗?”唐冰抬起头,眼神中满是渴望地看向唐风。

    竹林间沉默良久,最终,唐风的眼神逐渐退缩,他感觉这样迫切热烈的眼神快要将自己融化,像是面对着炎夏正午骄阳的寒冰,再这样下去,再直视这样的目光,恐怕就会忍不住答应她吧,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够在这样诚挚的目光中坚持自己呢?

    最终,他在唐冰的注视下,微微向后退了一步,鞋跟撞在摇摇欲坠的青竹上,唐冰见状,面前勾起的唇角渐渐放下,含着泪水的双目猛然失去了神采,她偏着头,微微张着嘴,那表情看起来像是被挚爱之人舍弃背叛后,身心俱疲失去所有,宛若被整个世界遗弃抛弃的绝望。

    “不能后退!”他微微后仰的身子猛地绷紧,骤然全身用力,止住退势,他上前一步,紧紧将唐冰拥入怀中。

    唐冰满脸不知所措地僵在他的怀抱,唐风在她耳畔轻声说:“虽然很抱歉,但是我并没有办法答应那样的事,我这个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过来的。”

    “我不肯忘记难过的过去,我不愿放下我所经历过的所有的哀伤和悔恨,我能背负所有的不堪,所以我才有资格去追求与之相对,与之等价的快乐和幸福。”

    他双手按着唐冰的肩,微笑地看着她:“真是因为我走过了所有的快乐和难过,有了它们的支撑,才有了这一刻站在你面前的我,才有了这个,无论如何都不想,也不愿与你分离的我。”

    “那样,那种样子,岂不是很不公平啊!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听你亲口说着过去的所有,我心里也没法生出丝毫的的共鸣,对你的怀念,我根本没法做出丝毫的回应啊!”唐冰摇晃着头,晶莹的泪水在这幽暗的竹林中四散横飞。

    “我还真是有够差劲的,之前师父可是很郑重的交待过我,不能轻易弄哭女孩子的。”唐风看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女孩,心中泛起了无尽的怅然。

    “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不是会沉湎在过去无法自拔的家伙,我的意思是,我会把过去所有的一切,化作成长的动力,不忘记过去,是为了能在当下,能在未来更好地守护我不想丢失的东西,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我不敢忘记,我不想同样的悲剧重演。”

    “我不会忘记过去,而你也不需要担心这点,之前是我的不对,接下来的相处中,我会分清楚,我知道,不管我做什么都没法弥补,我也不会让你来填平心里的歉意。”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和死了一样,我能分清的。”唐风微笑着说。

    唐风话还没说完,唐冰忽然挣脱他按着自己双肩的双手,冲进他的怀里,唐风只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一个冰凉的物体堵上。

    他惊讶地睁大双眼,唐冰冰凉中略带淡淡温暖的双唇静静地在他有些干涩的嘴上停留了许久,好像几百年。

    不知不觉间,唐冰向后退了一步,双手在胸前合十,她笑着流着泪颤声说:“我……也许现在,我能理解你说的,也有很多弄不清楚的东西,话说回来,你说的都是什么啊,乱七八糟的。”

    “哈,可能我这个家伙本身就是这样有些讨厌有些磨叨吧。”唐风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我弄不清,但是,也很难跨过那种隔阂,所以,让接下来的比赛来决定吧。”

    “输了的人,要遵从赢了的人的方法去做啊。”

    “嗯。”唐风淡淡地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