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接纳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不管愿意与否,都是要去面对事实,事态既然已经造成,不管有多难堪,除了面对之外再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法。

    逃避,从来都只是被人所蔑视的懦夫的选择,这样的决定从来不会出现在唐风唐风这样心志坚定的人的心中,他们的字典里没有退缩。

    离开了识海后的唐风幽幽转醒,天旋地转之感霎时充斥了他的意识,他情不自禁地闷哼:“唔。”然后勉强想要抬起手臂按揉一下有些痛楚的额头,却感觉手臂上传来一阵沉重之感。

    呆呆地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直到眼前的世界安稳下来,才有心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有些酸麻沉重的手臂。

    不低头还好,一低头,他陡然见到了一双哭得眼睛有些红肿的眼睛,和一张涨得通红满面泪痕的俏脸。

    “这下麻烦了。”他想,本以为唐冰回宿舍了,或是在另一个房间疗伤,没想到刚一睁眼就能看到她。

    “混蛋!”俏脸的主人发出一阵嘶哑的声音。

    唐风苦笑了一下张了张嘴:“没事,我怎么可能会做没有准备的事情,没有完全之策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不出声还好,一出声,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嗓子和唐冰的相比好不到哪去。

    “灵力反噬的缘故吗?”他心想。

    唐冰见状,急忙松开抱着他的手臂,起身到一旁的桌子上倒了一杯水,端回来小心地递到他嘴边,喂着他喝了下去。

    末了,自己也接了杯水,润了润干涩沙哑的咽喉。

    “笨蛋!”她再度坐下来,抱着唐风依然僵硬酸麻的手臂说道。

    “我这不是没事嘛,和之前受的伤相比,这点小伤根本不算问题,躺在床上睡两天就能好了。”唐风忍着伤痛,嘴角有些抽搐地笑着说道。

    唐冰倒是没有说话,她低下头,把脸埋在唐风的手上,唐风愣了愣,果然,不出一会儿手掌便传来了阵阵湿糯之感。

    “怎么又哭了,这丫头。”他有些无奈地心想,只是,心里的那丝无奈还带了些许的怅然和满足。

    原本满是苦涩和艰辛的复仇修行之路,这下,终于有了不不得让他为之驻足弥留的人出现。

    不管以后再发生什么事,都不再是一个人。

    他忍着胸口的痛,侧过身来,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唐冰明显有些起伏的后背,然后被抱着的手也略微挣扎下,将唐冰从椅子上抱到自己怀里,和自己并排躺着。

    “没事的,不哭。”他轻抚着唐冰的后背,温柔地说。

    “嗯。”唐冰声音中明显带着哽咽地应了一声,胸口的衣服又被泪水侵染。

    唐风不再言语,只是一味地轻抚着她的后背。终于,唐冰像是无法忍耐,双手锤着他的胸口哭喊道:“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你吓死我了!干嘛要突然收招,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杀了你!差点亲手杀了你啊!”

    “笨蛋白痴混蛋!”唐冰连珠串一般一边锤着唐风的胸口一边骂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唐风那快绿透的脸。

    “咳咳咳,我的不好,现在没事了。”他面不改色地忍着胸口传来的翻江倒海的剧痛,微闭着双眼轻轻安抚着痛哭的唐冰。

    “这下好了,大概要躺七天吧。”他心想。

    良久,唐冰抬起满是泪水的脸仰着头看着唐风问道:“是我赢了对吧。”

    感受到唐冰的目光,唐风睁开眼睛,温柔地看着她:“对,你赢了,都听你的。”

    “唔。”她微微探出脖子,轻轻把嘴唇贴在唐风的唇上,唐风感觉着从嘴唇上传来的冰凉的温度,抱着她的双手微微用力,将她紧紧揽在怀里,轻轻拥吻。

    良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唐冰趴在他的颈间轻声道:“以后不许再这样。”

    “好。”唐风简短地回答。

    “这里,还疼吗?”她轻轻伸出手,小心地透过层层纱布抚着隐隐透出红色的伤口。

    “不疼了。”唐风轻笑着说。

    “早知道心疼我刚刚轻点锤啊。”唐风心想,当然,这样的抱怨是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的,唐风不擅长处理男女之情,但并不是不懂。

    “今天真的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唐冰抚摸了一会儿伤口,又说。

    “我知道,我的不是,我应该认真点的。”唐风说。

    “之前说的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做?”唐冰问。

    “你赢了,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唐风说道。

    “那好,你听着。”唐冰昂起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是我唐冰的人,要全心全意对我好,不许背叛不许离开,否则我会把你抓回来千刀万剐!让你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让你知道人间地狱!”唐冰握起小拳头,对着唐风的胸口轻轻锤了一拳。

    “啊,疼死我了,你就不能轻点!”唐风应声而咳。

    “敢跑掉,我就在这里给你开个洞!”唐冰笑着说。

    末了,她张开手掌,探过唐风腋下,双手在他后背相交,将唐风抱住轻声道:“所以,我也是你的人了,好好对我啊。”

    她闷着脸说完这句话,满面通红地抬起头看着唐风,眼中不知何时又噎满了泪水,这次,不等她探头,唐风低下头将她的嘴唇含住,喉咙微动:“好。”

    不大的静室中,淡淡的月光透过窗纸洒进室内。

    门外站着的珠玉和冯媛听到唐冰的话后面面相觑,珠玉张了张嘴,无声地说:“这房子隔音效果也太差了吧。”

    珠玉耸了耸肩,抬手指了指门外,冯媛会意地和珠玉一同走出房间,轻轻阖上房门。

    离开药部一段距离后,冯媛回过身,率先问道:“我是唐冰的好友,她受伤了来药部看望自己的友人理所应该,那么,珠玉大小姐呢,您又是谁的好友?要来这里和我一起探病?”

    珠玉闻言为之一滞,她刚想回答,却又转瞬间想到:“确实啊,我谁的好友都不是,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当然是来看望我未来的部下啊,唐风那家伙这么有趣,不收为我的手下怎么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