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目的地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不用把你们送到村庄里吗?”车夫收下车费后,略微关心地问道。

    唐风率先出言婉拒道:“多谢关心,不必了,我们要在这里做些调查。”

    “那我就先告辞了。”车夫淡淡地点了点头,唐风也应道:“嗯,辛苦了。”

    待到车夫离开后,江疏影也问道:“今晚我们不进村吗?”

    唐风看着远山间渐渐沉下的夕阳和村中升起的炊烟淡淡道:“嗯,今天天色也晚了,我们就先在野外过一晚吧。”

    “要去野炊吗,那么又可以吃到你的烤肉了是不是!”白天除了早餐再没有丝毫进食的江疏影闻言双眼放光略微兴奋地说道。

    唐风被江疏影那兴奋的架势吓得退了一步:“啊,对,那是一定的。”

    “那我们就快点吧!”江疏影兴奋地拉着唐风的衣袖说道。

    唐风满脸嫌弃:“不要,就算是吃东西也要先找到合适的地方才行。”

    “那就选这里怎么样,这里也算是山里,而且高度也不错,能够鸟瞰整个村庄,应该可以算得上是偷窥的绝佳场所吧。”江疏影一脸兴奋地说。

    “不要,我们在这里窥探做什么,我们需要调查的东西也在这里也根本毫无所获,今晚我们直接去事件的发生地就好了。”唐风淡淡道。

    “记得我们路上看到的文件里说,疑似天地灵力异变的地点乃是这座村庄西北方距离三百公里的一座高度大概半里的一座面积比较大的小山包,今晚我们就去那里过夜好了。”唐风斜着眼睛满带笑意地看着江疏影说道。

    “距离这里三百里?!”江疏影诧异地说:“那也太远了点吧,拜托啦亲爱的师弟,我们就选个近一点的地方好不好。”

    “不要,我们来这里调查事件完成这个任务的时间只有十天,而我还想要借此机会去江湖楼的分部那里做一些交易,有可能的话,还要去冒险者公会那里接一些其他的任务多赚取一些资金。”唐风略微有些严肃地说。

    “要做的事情很多,就算我放弃去冒险者公会那里接取其他宗派的任务,江湖楼那里的买卖我也一定不能放手,所以时间很紧迫,能够留在这个村庄中的时间,除掉今天在路上走的一天,我们满打满算也只能在这里停留六天。”唐风淡淡道。

    “所以,我们连一个晚上都不能耽搁。”唐风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了这条位于山腰的小路。

    “好好好,等等我啊师弟,我可不认识路,要是在山间迷路的话我可就惨了。”江疏影在后面哀叫着追着唐风的脚步而去。

    虽然事发地距离这片小村庄有三百里,普通人就算是坐马车也要走上一天多的时间,但这点路程对身为化气境强者的唐风和江疏影来说,却是无比简单。

    在他们几乎是倾尽全力的狂奔之下,三百里的路程只花了一个半时辰的时间就已经赶到。

    看着那片在凶兽的铁蹄之下变得有些狼藉的土地,即便是以唐风的定力他也不由得怔在当场,半里高,面积将近五百里方圆的山包被几乎踏成了平地,无尽的废墟中,就算是以唐风的眼力,也只能勉强看出这里曾经存在过多么繁华的农业文明。

    “这,这也太惨了点吧。”江疏影也不由得惊讶地惊叹道。

    “谁说不是呐。”唐风随意地回了一句。

    他四下里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淡然地说道:“今晚住宿的地方就选这里吧,从周围的环境上来看,再往前走走恐怕就是那些凶兽们肆虐过的地方了,就我所知,就有不下十种凶兽属于夜行种,就算是晚上,那里恐怕也不见得会安全。”

    “距离最近的安全地点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唐风说着,抽出七星刀,开始砍伐四周的植被试图规划出一个适合居住的地域。

    江疏影见状,也急忙抽出长剑,学着唐风的样子有模有样地开始砍伐植被清理地面,唐风见状不由得有些惊讶地说:“真让我吃惊,没想到师姐你居然擅长做这种事。”

    江疏影掐着腰骄傲地笑着说:“那是当然了,你可不要小瞧本小姐的野外生存能力,单单就这点,就算是谦虚点来说,我也足以排进宗门前五,若是把内门选拔赛定在这种荒无人烟的野外山间的话,我就算是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也不出奇。”

    “是是是,那么,既然师姐您如此夸赞自己的荒野生存能力的话,那么今天的晚饭可否让小弟我有幸品尝一下师姐的手艺呢?”唐风笑着对江疏影说道。

    听到唐风的建议,江疏影明显地瑟缩了一下,她轻轻挥剑砍掉一根垂到地面的长藤,顺手抓住一只张牙舞爪向他扑来的绿蛇,手腕捏住蛇的七寸,微微用力捏碎了颈骨,随手将它丢到一旁。

    唐风见状不由得惊讶地感叹道:“手法真是娴熟啊。”

    江疏影也笑着说道:“师弟你也不差嘛,话说回来,我对这种在荒野间的生活如此熟悉的原因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但是你又是为什么擅长呢?”

    唐风怔了怔:“我啊,我也是有各种原因啦,小时候很皮,总是瞒着父母去山野生活,所以对这种事情也很了解啦。”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把这种事情告诉你,你又不是唐冰。”唐风心里补充道。

    “是这样吗,看来你小时候也很不容易啊。”江疏影这句话中淡淡的没有笑意,唐风不由得回过头看了江疏影一眼,心头突兀地闪过了钟道嘱托过他的话:“江疏影她小时候也有着难以想象的经历。”

    唐风不由得有些好奇于钟道所说的江疏影小时的经历,但是这种情况下很明显不能随便发问,虽然江疏影这些天和唐风打打闹闹表面上看起来十分亲热,但是唐风明白,彼此间心灵的距离没有丝毫的靠近。

    这种让人伤心的过去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去询问的,很多时候就连最亲密的亲人都不行,何况是唐风这个外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