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苏醒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在唐风精密的掌控下,在那模拟江疏影自身的火焰外层,还包裹着一圈他自己所特有的赤金色流炎,以防有什么黑色的气流趁机脱离那火焰的围剿。

    唐风操控着那由他自己所模拟出的冰蓝色火焰,有些艰难地和那黑色的气流相对抗,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那黑色的气流着实有些强大,冰蓝色的火焰之中就算是加入了少许他自己的赤金火焰也难以将它祛除。

    “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之前我在‘暗界’之中和那黑色的气流相对抗之时感觉那东西很容易驱逐,而缠绕在师姐身上的黑气就这么难缠。”唐风不由得在心里低声道。

    “那是因为你所使用的火焰太过纯粹的缘故,是两世为人的原因吗,你在拥有着强悍灵魂之力的同时,还拥有了对火焰最为精纯的掌控之力。”刀魂在识海中语气平淡地解释道。

    “就是说因为我之前太过强大了的缘故吗?呵,还真是谢谢你的夸奖了啊。”唐风淡淡道。

    紧接着,唐风猛地睁开眼睛,面色坚毅地说道:“即便是如此,我也僵持地有些过于辛苦啊,该死的东西,赶紧死掉不就好了吗!”

    掌控中的冰蓝色火焰再度升温,淡淡的冰蓝之色在唐风的极力催动下已经渐渐向着深蓝转变,而缠绕在江疏影灵魂之上的黑色气流也终于是在这样的火焰下被焚为灰烬。

    而少许逃窜出冰蓝色火焰的炙烤的黑色气流也在唐风布置在外层的赤金色火焰一丝不落地全部烧尽。

    祛除完江疏影灵魂上所缠绕的黑气后,唐风也收回了那冰蓝色的火焰,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满布着的汗珠,长长地叹了口气:“哈,力量这种东西,果然还是用自己的原装之物最为舒心啊,操控这种模仿而来的力量简直是累得要命。”

    “那些东西驱逐完之后,就剩下你那个师姐灵魂上的伤势了,你打算如何去医治呢?”刀魂饶有兴趣地在识海中说道。

    “啊,我也不是很清楚啊,灵魂上的损伤,虽然我前世在一些古籍上见过一些相似的描述还有对应的治愈方法,可是一次都没有实际操作过,只是单纯地知道方法,想要实践,有些不妥。”唐风心中略有不安地说道。

    “而且就这个样子放着不管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其实,这么多年来,师姐她不一直是这个样子过来的,将那些黑气驱逐掉之后,师姐已经可以醒来了。”唐风语气平淡道。

    “那你就打算这么丢下你的师姐不管吗?”刀魂淡淡道。

    “哈,我倒是蛮打算这么做的,如果真的是关系不好的家伙的话,我绝对会这么做。”唐风淡淡道。

    “最起码的话,先做一点应急处理吧,我没记错的话,三阶以上的雪莲是最有效的能够治愈灵魂的植物。”唐风拿起那株早已放在一旁的雪莲,沉吟道。

    “直接喂给她吃?”刀魂有些好奇地问道。

    “当然不是,我没记错的话,需要和一些东西相配合才能服用吧,地黄精,还有莲子什么的。那些东西对品质的要求倒不是很高,常规的就可以了。”唐风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袋中取出相应的一些物件,和雪莲子放到一起。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铁锅,在房间的壁炉上架起,把相应的一众药材放入其中,向里面灌了些水,点起铁锅下的柴堆开始加热。

    “这是在做什么,你打算煮水给她喝吗?”刀魂淡淡地问道。

    “当然喽,这根本不算是药材,最多也只能算是一味补品,用以补充她早已残损不堪的灵魂之力。”唐风喘息着解释道。

    “呦,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还知晓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刀魂笑着说道。

    “小时候妈妈她经常煮给我的东西罢了,最初我也只是没怎么在意地把它当做一个习惯来保持地,后来在无意间探寻古籍的时候才在一篇不知何时撰写的古本中见到了这样的描述,那时候我才知道,这东西原来还有着稳固灵魂的功效。”唐风声音之中满是怀念之意地说道。

    “啊,这个样子啊,哈,还有着这种东西啊,这个世界还真是那么奇妙呢。”刀魂那平淡的声音在唐风的识海中响起。

    唐风盖上锅子的盖子,坐到床边的椅子上疲惫地靠在床柱:“哈,真是累死了,话说回来,师姐她为什么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伤势都清除了,她也应该醒来才是啊。”

    “谁知道呢,大概是不好意思吧。”刀魂的声音在他的识海中淡淡地响起。

    “也是啊,算了,我要睡一会儿,警戒的任务还是就拜托你了,刀魂。”唐风疲惫地在识海中对刀魂说道。

    “好,又把麻烦的事情交给我。”刀魂略微不满道。

    “这也是没什么办法的嘛,信不过别人啊。”唐风最后在识海中说着。

    唐风把包着江疏影的被卷推到床里面,自己拉过另一个相比之下较为单薄的被子盖在身上,慢慢沉沉地睡去。

    而在入睡后不久,躺在唐风身边的江疏影慢慢睁开了眼睛,小心地打量了唐风几眼后,才满面通红地小心地伸出莹白如玉的手臂,舒展着因为长久的昏睡而有些僵直的身体。

    她可爱地嘟着嘴,小心地念叨着:“什么嘛,把人家衣服脱光了丢在床上居然没有把备用的衣服准备好,该死的师弟你是打算让师姐我一直光着身子吗!”

    唐风轻轻动了动,江疏影吓了一跳,急忙缩回被子闭上眼睛,脸上的赤红之色迅速被她的灵力压制。

    沉默良久,江疏影才发现唐风一直处于深层的睡眠中,会翻身之色因为好像梦到了什么东西而轻轻地动了动罢了。

    江疏影见状,又小心地睁开眼睛,确认唐风不会醒来后,再次伸出白藕般的手臂,小心地把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团推开。

    江疏影裹着薄薄的被子轻手轻脚地走下床,看到地上堆着的一团被揉在一起的衣衫,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把人家的衣服弄成这个样子,你也太过分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