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伤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江疏影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不满道:“拜托衣服被弄成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法穿啊。”

    浑身颤抖地用被子捂住嘴巴,江疏影尽量不出声地打了个喷嚏,赤着脚走到盥洗室前,小心地推开门,惊喜地发现里面被刷干净的浴桶中竟然有着热气腾腾的热水,她一手拉着裹在自己身上的被单,一边捂着嘴轻声笑道:“嘿嘿嘿,还真是细心的小师弟,那么,师姐我就不客气啦。”

    轻轻阖上盥洗室的门,丢下被单,江疏影轻快地跳进浴桶中,在热水的洗礼中活动着因为被冰冷的雨水浸泡过而寒冷的身体。

    江疏影撩起一蓬热水,满足地叹息道:“哈,还是热水澡舒服啊。”

    这时,盥洗室的门忽然被敲响,江疏影却毫不意外地没有出声,唐风的声音透过房门传了进来:“呐,师姐,换用的衣服就先用我的将就一下吧,当然仅限于外衣,你自己想穿的衣服明天上街了再买吧。”

    “好,我知道了亲爱的小师弟,你帮我放在门口吧。”

    唐风轻轻推开盥洗室的门,透过那条小缝把自己才买没多久的衣服放到盥洗室门口的毯子上,然后轻轻阖上了门。

    江疏影收回露在外面的手臂,半蹲着把脸埋进热水中鼓着泡泡。

    “都被师弟他发现了啊,呵,多久没有人这么深入地知晓我的秘密了。”江疏影双目微眯,略微有些惆怅地想着。

    清醒过来的瞬间,江疏影就理解到了一切事态,之前那段时间虽说她性情大变,但是她所经历过的事情的记忆并未消失,她知晓所有的事态。

    “在那样危险的境地,我竟然失控了,还差点把师弟葬送在那种危险的地方,呵,也许,事情真的就像是那些家伙所说的那样,我是个受到诅咒的女人吧。”江疏影的心灵落寞地流淌过这样的话。

    唐风和江疏影在睡着和醒来这件事上早已心知肚明,他知道师姐以那种光着身子的状态,就算是真的醒来也不会好意思出言和自己对话,干脆点直接装睡,让江疏影自己处理掉,再以彼此毫不知情的样子继续相处。

    所幸江疏影对这样的暗语也心知肚明,在唐风第一次因为睡姿有些不舒服而翻身时,她就敏锐地理解到了唐风的用意。

    真正睡着的人是不会做太过剧烈的翻身动作的,尤其是以唐风的性格来说,他更是不会做出那种有损自身形象的事情。

    在沉睡中的翻身,唐风的意识状态会直接从中醒来,即便和真正的清醒有所区别,但他一定会察觉到外部环境的状态。

    唐风见江疏影钻进自己为她准备好的浴桶中后,就起身开始照料正在火苗上煮着的铁锅,温度已经差不多了,只是中间还需要加入一些能更大程度上发挥雪莲和莲子药效的辅料。

    有些东西是不能够在刚开始的时候就一并加入锅中去蒸煮的,否则雪莲的功效会被破坏。

    那点程度的灵魂之力的消耗,对唐风来说虽然也有些大,但还到不了要陷入沉睡的程度,他的神经很是坚韧,这点疲惫还是可以通过忍耐扛过去的。

    很快,江疏影从盥洗室中出来,穿着唐风给她的那套明显大了一圈的衣服,裤脚还在地上拖拉着,江疏影有些不满地问道:“有鞋子没,给我一双吧,这么赤着脚很难受啊。”

    唐风急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双他自己平常所穿的拖鞋,递给江疏影,江疏影接过拖鞋套在脚上,暖和和的鞋子使得她刚刚出浴粉扑扑的面颊更加粉红诱人。

    唐风以灵力的包裹拿起铁锅,汤汁倒入碗中,递到江疏影面前:“呐师姐,这是给你的礼物。”

    江疏影轻笑着说道:“啊,闻着好香啊,会是什么礼物呢。”

    她轻笑着接过热乎乎瓷碗,小心翼翼地啜饮着,江疏影微微皱了皱眉:“拜托师弟,你做煮的这是什么,做为礼物送给师姐也未免有些太过失礼了吧,这也太苦了。”

    唐风轻轻叹了口气道:“拜托师姐你到底有没有搞清自己的状况,你的灵魂可是受了极重的伤啊,那是能够治愈灵魂的补药。”

    “治愈灵魂?”江疏影很明显打了个寒颤,无比小心地捧着碗小心地说道:“这么珍贵的么?”

    唐风耷拉下眉毛,用满是无奈的语气说道:“当然不是,材料都是很平常的东西,里面唯一一个称得上珍贵的也就是三阶的雪莲罢了,其他的也都是差不多很简单就能收集到的材料。”

    “真正能够治愈你体内灵魂创伤的药方也不是没有,我记忆中是知道一些的,只是那些东西所需要的药材实在是有些贵的离谱,我现在可收集不来。”唐风语气中略微有些遗憾地说着。

    “你都知道了啊师弟。”江疏影眉宇间明显有些落寞地说道。

    “嘛,差不多吧,和你有关的所有的一切,虽然是无意间知道的,但还是先跟你道个歉啊师姐。”唐风淡淡道,只是语气中听起来没有丝毫歉意。

    江疏影喝掉碗中最后一点汤药,撑着下巴轻笑着说:“喂,师弟我说啊,你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随便窥探女孩子的秘密,道歉还这么不诚恳,会被女孩子讨厌的哦。”

    “无意之举嘛,看在小弟我为你前后奔走的份上就饶了我吧。”唐风笑着摆着手说道。

    江疏影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她坐到床上,垂着头,唐风坐在火炉边因为角度的原因看不出她的表情,沉默良久,江疏影才轻声说道:“所以,你怎么看呢?唐风?”

    “看什么?”虽然唐风下意识地想如此询问道,但他的理智立刻成功察觉到江疏影的言下之意:“你是如何看待我的呢?唐风。”

    关于她的过去,关于她的父母身世,关于她过去无论如何都不愿提及的过往。

    唐风轻轻笑了笑:“还能怎么看,伤势的话慢慢治呗,那种程度的伤我还是能治得好的,放心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