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真相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房梁上的唐风闻言,双目微微眯起,隔着厚厚的木板,唐风透过木板间的缝隙小心地看向下面的众人,开始在心中计算。

    在唐风的感知中,这整栋房屋内都没有四阶高手存在,灵魂之力能够与他相媲美的人也没有,也就是说,他基本上是可以横着走了。

    原本听到苏瑟将自己二人的所在地告诉那个男人之后,他本打算立刻跳出去干掉包括那小女孩在内在场所有人,但听到她的哭诉之后,他还是犹豫了一下,打算弄清心中尚且不明朗的疑问。

    “请你们放过我的爸爸妈妈。”小女孩痛哭着对面前那个正在品着红酒的男人求情道。

    那个男人先是对周围的人轻声吩咐了几句,然后微微皱了皱眉,才看向面前跪着的小女孩,他一口喝掉杯中的酒,叹息一声把杯子放到身旁的仆从所端着的铁盘上。

    那个人喷着大股的酒气粗着嗓子说道:“我们什么时候抓过你的爸爸妈妈,小姑娘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小女孩继续哭着说道:“可是父母们说是被你们抓住的啊,我已经很好地配合你们演了,我也钓到了那么有钱的人了,拜托你们放我离开行不行?放我的父母们离开行不行?”

    那个男人眯起眼,放开抓着小女孩的手坐回椅子上拄着下巴思考着什么,然后对身边的仆从招了招手低声问道:“这个小丫头是怎么回事?”

    仆从俯下身在他耳畔低声说道:“她是起始者,两年前被父母所抛弃,卖到了我们组织中,然后她的父母似是对她说的借口是因为自己被我们抓走,所以她才会这样。”

    “呐,求求你好不好,放过他们行不行,让他们回来可不可以?”小女孩继续磕着头哀求道。

    “本来我是这么打算的,但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忽然改变想法了。”男人笑着打发走仆人,忽然低下头看着小女孩轻笑着说道。

    小女孩吓得向后缩了一下,她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怔怔地说道:“什么?”

    “啊,对啊,我们确实抓走了你的父母亲,但是我也并不打算放过他们呢,像你这么有才华和本领的人,轻易放走对我们来说可也是一大损失啊。”男人笑着磨砂着下巴说。

    “怎么会这样,你们不是说好了只要我赚够了三百金币就给我,给我的爸爸妈妈们自由吗?为什么要说话不算话!”小女孩捂着胸口怯生生地向后挪了挪。

    “当然是无所谓的东西,规矩什么的,完全都是由我们定的,当然是我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男人大笑着说。

    “这么有才华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放手呢!”男人大笑着说道。

    唐风趴在房梁上,瘪着嘴看着下方那个得意忘形的男人:“什么鬼东西,他们在搞什么乱七八糟的。”

    以他的视角,他看到和听到了所有的一切。

    “嗯,这家伙等会儿必杀,先不管小女孩怎么样,这种性格扭曲的神经病是着实没什么必要留在这世上。”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甲轻轻地在房梁上划了一道。

    边上那名属下识相地在一旁站定问道:“需要属下将她的父母请来吗?”

    唐风有些头疼地按了按眉心,在心中猜测道:“所以说,这小丫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跑到这来把我们卖掉了么。”

    “先看看情况吧,没什么意思的话差不多是时候下去把这群该死的混蛋干掉了。”唐风心下沉吟道。

    “去吧,快点把他们带过来。”那名明显身居高位的人笑着说道。

    那个站在一旁的属下在得到了上司的许可之后,快步跑出了房门,虽说苏瑟的父母亲根本不是重要角色,平日里也绝对不会也任何人去关注他们的死活。

    但这终归还是一个很大的组织,苏瑟的父母也根本没有丝毫离城远去的能力,对这样一个种族来说,找到他们也根本不是问题。

    小半个时辰过后,部下带着一对衣衫更加破烂且浑身上下散发着阵阵臭气的男女走入房间。

    那名管事者很是嫌弃地揉了揉鼻子问道:“这就是你的父母亲?不管怎么说这也有点太脏了吧。”

    那对夫妻急忙低着头不断地鞠着躬道歉道:“对,我们就是苏瑟的父母。”

    那个管事者轻轻挥了挥手道:“是就是吧,这是让人倒胃口。”

    苏瑟满脸惊慌地捂着嘴巴:“你们,爸爸妈妈,你们,这段时间都在哪里啊?”

    “啊,苏芳,啊不对,苏瑟,我们,我们……”那对夫妻中的男方很是惊慌地说着。

    很明显,曾经对女儿撒下的谎言不可能当着帮派老大说出来。

    但帮会的那名管事者很明显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们:“这一年以来,你们都一直蹲在我们帮派所设置的牢狱里对吧?”

    “你们还真是有胆量,你们有考虑过说出这种话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吗?你们有为此承担后果的觉悟吗?”那么坐在中间的人睁大双目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刘疤面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说话不算话,最讨厌有人说谎,那么,为了圆了谎言,就只能拜托你们把谎言变成现实了,而且,还要再加上补偿我刘疤面愤怒的那一份!”

    “哦,原来你的名字叫刘疤面啊,你不说我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唐风趴在房梁上撑着下颚漫不经心地想着。

    “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父母还真是有够差劲的,居然对孩子撒下那么不靠谱的谎言。”唐风心下沉吟道。

    “等下一并杀掉好了,最讨厌这种人,小女孩,丢给江疏影好了,烦人的家伙丢到一起。”唐风心中计划着。

    下面那个叫刘疤面的人轻轻挥了挥手,大笑道:“那么,亲爱的苏瑟,就有请你来见证这一点了,见证我心中的愤怒被消除的瞬间!”

    “杀了他们!”刘疤面轻轻挥了挥手。

    立刻,就有几个早已持刀的属下扑过来,将苏瑟的父母按在地上,苏瑟惊慌地伸出手,想要阻止,但以她那弱小的身躯,什么都没法阻止。

    她父母的头被两个属下利落地砍了下来,鲜血四溢飞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