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对策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趴在房梁上也被刘疤面的那些属下的果决吓了一跳,他不由得啧着嘴心里轻声道:“这也着实有些果决过分了吧,嗯,虽说也着实找不到什么不果断的必要。”

    苏瑟面色惊恐地看着滚落在地的两颗人头,捂着嘴泪水无声地跪坐在地上。

    而刘疤面见状捂着肚子大笑道:“哈哈哈,这种表情,真是精彩,真棒!我喜欢,快,再哭出来,表情再悲惨一点!”

    突然之间接受到的信息量实在太多,苏瑟完全不知道究竟该如何理解,她怔怔地捂着嘴,呆呆地任凭泪水顺着脸颊向下流淌,

    “喂喂喂,别光顾着哭啊,你难道不觉得很畅快么,欺骗抛弃你的父母亲,我替你杀掉了他们,帮你报了仇,你为什么只顾着一味地哭呢?这种时候,你应该大笑着饮酒啊。”

    “像这样!”刘疤面俯下身,按住苏瑟的头,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将身形瘦小的她一把提起拿过一杯宛若鲜血般鲜红的烈酒,毫不顾忌她的抗拒向苏瑟口中灌去。

    还处于惊恐中没有回过神来的苏瑟猝不及防之下痛苦地咳嗽着,烈酒的辛辣混合着泪水从她脸颊上流淌而下,苏瑟痛苦地挣扎着,试图搬开刘疤面的手,但对身为三阶强者的刘疤面来说,那无异于浮萍撼树。

    刘疤面灌完一杯酒后,一把将苏瑟丢进血泊中,吩咐下人道:“把地面收拾干净,然后这个小女孩就交给你们了,这好像是起始者,好好调教一下,养好了来让我品评一下,再找个合适的地方让她去接客吧,五百万金币,赚够这些你就自由了。”

    听到那个数字的瞬间,还在一边痛哭一边咳嗽着的苏瑟吓了一跳:“五百,五百万?怎么可能啊,那样的数字怎么可能会挣到!”

    但是刘疤面对此却毫不介意,他轻轻摆了摆手,立刻早有准备的仆从就上前将不断哭喊挣扎着的苏瑟拖出门外。

    “这家伙,看起来也是个美人坯子吧,好好养活一段时间,也能成为很受欢迎的行首吧。”刘疤面坐回椅子上,双手搭在一起眯着眼睛说道。

    身边立刻有仆人上前附和道:“刘爷您说得不错,但是那样就不合您的胃口了吧,这个年纪的孩子才是最美味可口的不是吗?”

    顺着房梁快要退出房间的唐风闻言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寒颤:“开什么玩笑,这个浑身上下油腻腻的死猪居然是个恋童癖?”

    所幸唐风自控力极强,理所当然地,处变不惊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也极为简单,唐风顺着房梁退到房屋的边缘,探出一丝神识追随着那名叫苏瑟的小女孩而去,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屋内那个叫刘疤面的领导者身上。

    那家伙比起苏瑟来说更为重要,唐风有必要了解到刘疤面打算对付自己这些人的方法,到时候好及时做出相应合理的对策,不管是当场考虑击杀所有人,还是出去和江疏影在旅店打他们的埋伏。

    这么做都很有必要。

    “虽然这么做有些对不起那个小家伙,她也会因此多受很多苦,但这也是没什么办法的选择,你自己选择了来这里给他们告密,那么理所当然地,就算我有能力救你,你也要为此承担付出相应的后果。”

    “说到底,你和我还有江疏影也只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为了救助一个陌生人能做到这种程度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足够可以了。”

    唐风一边在心中沉吟,一边继续探听刘疤面和他手下的交谈。

    “也就是说,之前在雨幕中对我们发动袭击的人是两个年轻人?十几岁的样子?”刘疤面沉着脸问道。

    站在一旁的下属恭谨地回答道:“没错,据小的们去探访的结果,在那个时间段,只有那家旅社的两个年轻人顶着暴雨离开过房间,据说出手十分阔绰的样子。”

    刘疤面没有立刻说什么,他磨砂着下巴,仔细地想了想说道:“是某个宗门派出来历练的弟子吧,查出是哪个宗门的人了吗?”

    “回禀刘爷,我们还没有查清那两个人究竟属于哪个宗门,但是基本上可以确定,就是那两个人做的。”

    “会造成那种程度的破坏力,就算是两个人都很难同时击杀四名三阶的敌人吧,你能做到吗?”刘疤面对身边站着的一个三阶的老者说道。

    一直面无表情沉默着的老者闻言立刻沉声道:“老朽不能,恐怕最少也是实力突破到四阶,也就是御空境的强者才能做到这点吧。”

    刘疤面稍作思索,一边思索着一边单手点着木质的扶手轻声道:“两个人之中,最少也是存在着一名御空境的强者么?那种程度的敌人,想要解决他们我们也要付出不轻的代价吧,不易与之为敌啊,这样看起来。”

    那名老者应和道:“没错,老朽也是这般打算,虽说我们帮会认真起来并不畏惧这种程度的敌人,但现在着实没有必要正面去招惹他们,能避则避。”

    “那么,若是所料不错的话,那场突如其来甚至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的冲突,起因就是这个小女孩吧,根据由她住所的勘察情况来看,负责监视和看管她的那对男女,因为小女孩带回来的那大笔资金而发生了争执,造成了死伤,还不小心引发了火灾,被那两个送给那小女孩金钱的人,也就是那两个实力强横的人察觉到之后,循着那笔金钱的方向一路追杀了过去。”

    刘疤面轻轻磨砂着下巴,轻点着扶手说道。

    “刘爷要把那个小女孩送还回去么?”站在刘疤面身边的仆人轻声问道。

    “不,一切照常进行,多派点人手,好好监视那两个人,苏瑟的事我们明面上装作不知道,反正又不是什么多深刻的联系,也没什么四阶强者会清闲到为了一个见过几面的小乞丐乱跑吧。”刘疤面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轻声道。

    吩咐完毕,刘疤面对着仆人不耐地摆了摆手示意道:“快去办事吧,别打扰我喝酒的雅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