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击溃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小鬼!谁给你的勇气前来冒犯我丐帮!你就不怕死吗!”老者一拳抵消掉唐风轰出的刀气后,不由得怒吼道。

    唐风笑着摇了摇头:“呵,你是蠢货不成,知道你是三阶后期的实力还来杀你的当然不会怕死了,白痴!”

    唐风随口回应了一句,因为房屋倒塌的原因,他和那名老者之间已经没有丝毫障碍物的存在,唐风随口嘲讽了一句后,立刻挥刀扑身而上,不打算放过丝毫进攻的机会。

    老者察觉到唐风的动作之后,也不再出言反驳,他咧开嘴轻笑道:“呵,黄口小儿,欠管教!”

    在雨幕中带起袅袅白烟的赤红刀芒和老者挥出的迅猛拳风在暴雨之中凶狠对撞,灵力的比拼上,唐风丝毫不落下风。

    而那个老者在打斗中,也渐渐察觉到这一点,他不由得心中有些惊诧道:“该死的小鬼,为什么灵力如此深厚雄浑,仅仅化气境初期的实力竟然比起化气境后期的我丝毫不差,这等小鬼究竟是什么来头!”

    老者一拳轰开唐风挥出的刀芒,面色凶狠地想道:“就算你天赋强悍高超,也注定没法避开这一招!”

    紧接着,一阵让唐风无比熟悉的波动散发而出,无形无质的轰击向着唐风轰去。

    唐风差距到那股冲击,下意识地横刀格挡,但那股波动直接无视了唐风横着的七星刀和修长刀身上熊熊燃烧的火焰,直接轰在唐风的灵魂之上。

    见到一击奏效,老者瞬间收起了自己的铁拳,面带微笑地看着怔住的唐风,冷哼道:“哼!小鬼,没想到吧,老夫表面上是一个擅长用拳的强者,实际上,老夫可是一个擅长灵魂攻击的高手!”

    “能死在老夫的灵魂之力的攻击下,想来也算是对得起你的实力和天赋了!安心瞑目吧蠢货!这就是擅自挑衅我等的下场!”老者高声大笑道。

    藉着刚刚那记灵魂轰击,他也察觉到了四周一些之前未曾察觉到的东西,他向着江疏影所在的房顶猛地一挥手:“那边的小娘皮给我滚出来!你是和那小子一伙的吗!”

    江疏影吓了一跳,不仅仅是因为那个老头的怒吼,更多的是因为唐风竟然真的没有动作,就那么垂着双手持刀,一动不动地看着面前肆意喊叫的老头。

    江疏影没有搭理那个老头的质问,满是不可思议地捂着嘴自言自语道:“师弟你在搞什么啊,那种程度的灵魂之力攻击,连我的灵魂之力强度都不够,你怎么可能会在那种攻击下受伤!”

    老者见到自己被忽视,不由得怒道:“小娘皮,看起来你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伙!那就送你和这狂妄的小鬼一起下地狱吧!”

    老者挥起重拳,粗大的拳头上在淡青色的灵力加持下呈现如同金铁般的铁青色,在远处摇曳的灯火中闪过阵阵青芒,向着江疏影猛地轰去。

    江疏影虽然惊讶于唐风的异样,但身体的反应丝毫不慢,她轻描淡写地避开了老者轰向她的重拳,在泥泞的场间落下。

    “喂,老家伙,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已经死了?”

    老者见一击不中,正打算继续追击,身后却突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他不由得有些惊讶地回头看去。

    唐风面无表情地歪了歪头,继续轻声问道:“喂,老鬼,我在跟你说话诶,你爸妈没教过你要讲礼貌吗?”

    唐风圆瞪双目,大喝道:“凭什么,谁给你的自信,让你会认为,我会在那种程度的灵魂之力的轰击下魂飞魄散!”

    说着,唐风猛地踏前一步,汹涌的灵魂之力弥漫而出:“井底之蛙好好见识一下吧!什么叫做真正的灵魂之力!”

    浩瀚的灵魂之力在唐风头顶凝聚成一个硕大无朋的长刀,在他的操控下对着老者狠狠斩下。

    那名老者早已被唐风所散发出的浩大灵魂之力而震惊,最极端的绝望之下,他连最基本的防御都没有做,只是一味地如同失了神的疯子般惊叫道:“不可能不可能!人类怎么可能会拥有这种程度的力量!”

    “不可能!你究竟是什么人!”

    “呵。”唐风咧着嘴笑了笑:“我啊,对你来说是死神啊。”

    无形的巨大长刀怒斩而下,现实中哪怕是一根草都没有在刀锋下被斩断,但是在更高的层面上,唐风知道,那个老头在这样一记碎魂刀淡淡斩击之下已经是魂飞魄散了。

    唐风挥出一刀后,面色冰冷地看着面前如同烂泥般瘫软在地的老者,慢慢走过去一刀斩下了他的头颅,跟上一脚将滚落的头颅踏地粉碎,惨白的脑浆混合着猩红的鲜血在泥泞不堪的土地上流淌。

    恰好被几块木板护住的苏瑟没有受到什么伤,见唐风的视线向他扫来,瑟缩地向后退了一步,嘟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心里的恐惧还是战胜了理智:“拜托,请不要……”

    唐风刚刚杀完人,视线还残存着杀戮时的冰冷和无情,骤然见到小女孩的瑟缩和恐惧,他先是怔了怔,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他无奈地耸了耸肩,对着江疏影轻声道:“师姐交给你了。”

    “不管要说什么,都快点带着她离开,这种地方很明显是那个帮派中十分重要的据点,不是我们在闯下如此大的祸端后还能久留的地方。”唐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有些冰冷地说道。

    江疏影点了点头,而苏瑟在面对曾经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救命恩人的江疏影时,态度明显要比面对唐风时要放松很多。

    江疏影走到苏瑟身前,撑起一把伞,蹲下身轻声安慰道:“你没事吧?还好么?”

    虽然年幼,因为血脉和年幼经历的原因,苏瑟的智力此时并不高,但是相应的善意和歉疚还是在她心中弥漫。

    苏瑟清楚,面前的人是自己的恩人,对于恩人的问话,她是不能够轻易无视的。

    “我还好,没事的,谢谢您的关心。”苏瑟一边抹着脸上流淌而下混合了雨水的泪水一边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