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 今后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江疏影撑着伞轻笑道:“没事就好,现在我们要离开这里了,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危险,安全起见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离开才行。”

    “嗯。”苏瑟低声应道。

    江疏影用脖子夹着伞柄,伸出双手将瘦小的苏瑟抱起,身体之中散出灵力,形成一个小小的防护罩,将自己和苏瑟二人包裹,挡住扑面而来的雨幕,随后转身向在一旁的废墟中翻找的唐风轻声问道:“怎么样?你在找什么?”

    唐风站起身摇了摇头:“没什么,安慰好了的话就赶快离开吧,我只是想找些那个组织有关的一些资料罢了,找不到也就算了,本身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他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早已湿透的衣衫,双腿猛地发力,向远处的房屋跃去,江疏影也抱着苏瑟跟在他身后向远处疾驰。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后,唐风回身向这片贫民窟丢下一发效力较轻的神经栓爆震,浩瀚的灵魂之力爆散开后,这片平民窟中或是惊恐地站在窗前打量着一切的人,或是察觉到屋外的震动而躲在被窝中瑟瑟发抖的人,都倒地昏迷,失去了今夜有关的记忆。

    小半个时辰后,唐风和江疏影带着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苏瑟回到了租住的房间,当然是轻手轻脚地没有惊动任何人。

    唐风先是去烧好热水,打发着江疏影和苏瑟去盥洗室洗浴,自己则是趁着她们两人不在的功夫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坐在烧好的炉火前就着暖和的火苗开始翻看在废墟中找到的一份尚且完好的文件。

    翻看了一阵文件后,唐风不由得低声自言自语道:“帮派名字叫做丐帮,暗地里和江湖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完全就是江湖楼的一个下属机构嘛。”

    “暗地里收集贩卖长相出众的各族人口,嗯,从事的是人口买卖方面的事务么,也就是这样的群体才适合在各个族群中不断地来往行走吧,恐怕三族之内,都有着这个丐帮的势力分布吧,就算是它的掌控者自己也不一定能弄清自己手底下到底有多少这样的部下吧。”

    翻看了一阵,唐风大致上也记住了那份资料上所记载的一切,风城的这个帮会和江湖楼的来往颇密,可以说,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遍布江湖楼的眼线,他们若是愿意,辰时就可以知道城主早餐所用的每种配料和所用食材。

    唐风所找到的资料上记载的东西并不多,只是记下了一个月前所买卖的一些人口走向。

    来源,拍卖场所,以及最终走向。

    唐风翻过最后一页,又随手翻了几遍,丢进了燃烧的火堆中。

    老实讲,唐风对这种人口买卖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也不是什么大善人,也没有心怀什么救市济人的伟大胸怀,都是时代的产物,对这样的事情唐风也见怪不怪。

    事情没有在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身上发生,对他来说这些就根本没什么所谓。

    那份资料之中唯一一个令他感兴趣的就只有记载的一个月前所卖掉的一个精灵族,就算是以唐风前世身为药皇的见识来看,精灵族也是极为稀少的种族。

    那个种族极度排外,平日里若非有所需求,几乎不会和外界种族有丝毫程度上的来往。

    “能抓住一个精灵族卖到这种地方,这群家伙本事不小嘛。”唐风不由得轻声感慨道。

    新入手的情报使得唐风对丐帮这个帮会的本事有了新的认知,“嗯,以前身居高位的时候对这些种族从未有过在意,现在想来,若是真的与这群家伙为敌的话,最后受不了的大概还会是我们吧,能够无视那些家伙的力量,我们现在还没有。”

    唐风站起身,舒活了下有些僵硬的肌肉和骨骼,缩回躺椅上:“这俩家伙真慢,看来今夜我又得在这种让人不舒服的地方度过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后,江疏影才抱着苏瑟走出盥洗室,听到两人的响动后,唐风睁开有些迷糊的睡眼,轻声道:“终于搞定了?”

    江疏影拉着苏瑟轻笑道:“嗯,该你了。”

    唐风推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揉着惺忪的睡眼转过身,却立刻被惊艳到,他不由得下意识说道:“喔,真没想到,小姑娘洗干净之后会这么漂亮。”

    刘疤面那个死变态眼光不错嘛,居然能在那种程度下就认定苏瑟是个美人坯子,阅女无数啊。

    唐风心中不知该以何等心态来面对洗掉身上的淤泥后容貌甚至不比江疏影差出多少的苏瑟,只能在心里无奈地吐槽。

    “哟,可爱的小师弟被我们的苏瑟迷住了吗?”江疏影瞬间察觉到唐风的异样,不由得轻声调笑道。

    唐风撇了撇嘴:“少来,我说过我是正常靠谱的成年男性,是绝对不会对这种年幼的无知女性有生理欲望的,白痴师姐。”

    说着,唐风站起身,拎着一桶新的热水走进盥洗室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

    江疏影则抱着苏瑟在床上陷入了睡梦。

    唐风很快洗干净了自己的身体,他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一大一小两个起始者,目光微微低垂,低声自言自语道:“这俩家伙,这么快就混地这么熟了,拜托为什么同样是救命恩人,对我和对师姐的态度相差那么多呢。”

    唐风擦干头发上留存的水渍,缩回自己的躺椅上:“喂喂喂也不问问我的意见就把我赶到椅子上躺着,很过分的好不好。”

    他趁着江疏影和苏瑟洗澡的时间,已经检查过自己所布置的禁制,又顺便在被苏瑟所触动过的禁制上重新注入了一些灵魂之力,顺手又在一些角落增添了几个全新的禁制。

    做完这些后,他才缩回毯子中,舒声道:“就算是修道者,能够像这样幸福地缩在毯子中幸福地睡觉的日子,也是十分幸福的啊。”

    今夜剩下的时间并未再出什么乱子,唐风所设置的禁制也没有丝毫被触动的迹象,他和江疏影得以度过一个安稳的夜。

    当清晨的第一缕朝霞照射进房间时,唐风也随着光线的到来而睁开眼睛,他起身伸了个懒腰:“早上了么,今天会是个十分繁忙的一天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