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三章 奇异男子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向门口的人出示了那名老者给他的请函后,遵循指引走到了一处休息室,安置好苏瑟和江疏影后,才走进正式的拍卖大厅。

    就算是有着邀请函的资格,也没必要带着苏瑟进去,而为了照顾苏瑟,江疏影也必须要留在那里。

    唐风跟着那名侍从的脚步,慢慢顺着装修奢华的长廊向前走着;他一边翻看着手里的拍卖品名录,一边顺手将之前侍者发给他的面具扣在脸上,然后走进了敞着门的大厅,房间整体显得有些昏暗,除了最前方的舞台之外,房间中再没有一处亮有灯火。

    屋子里已经坐满了人,唯一的那一处靠近后排的空座在唐风看来有些扎眼,他在门口稍稍驻足,神识不带敌意地漫不经心地扫过全场,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号牌上的数字是十三,唐风从侍从手中接过号牌,走到宽大舒适的座椅边,重重地坐了下去:“十三号嘛,真是不吉利的数字呢。”

    想到这点,唐风心里突然漏跳一拍,他拄着下颚想了想最近一段时间所经历的事:“说起不吉利的话,该不会是真的吧,最近和师姐那个家伙一起行动以来,说起来我好像还真没遇到过什么好事。”

    “虽然就最终收获而言,得利最大的都是我,但是每次我都差点挂掉,这代价也未免有点太大了。”唐风黑着脸轻抚眉心。

    整个房间中最亮的舞台上,拍卖会的主持人已经走了上去,一声轻咳之后,在他那清朗的声音中,宣告了这次拍卖会的开始:“非常感谢大家能够莅临本次我清辉阁的拍卖会,我是这场拍卖会的负责人,这场拍卖会也将由我主持,希望大家能够拿到自己心仪的商品。”

    “呦,老哥,你也是来参加这场拍卖的吗?”主持人刚说完话,一个年级同样不大的人凑到唐风跟前轻声说道。

    唐风睁开微微闭着的眼睛,看了看身边同样戴着面具但看起来同样年轻的人,淡淡地应了一声。

    那个年轻人似是没有听出唐风语气中的冷淡之意,依旧自顾自地说道:“兄弟我跟你说,今天我看好的十九号的那个青玉瓷瓶,我正好买回去给我爹爹当七十大寿寿礼,我跟你说,我爹爹他可喜欢这个东西了。”

    “希望这次成交价别太高吧,太高的话我自己也会吃不消,不过话说回来,兄弟你看中了什么?”

    唐风微微侧身瞥了这个有些唠叨的青年一眼,淡淡道:“我想要那几枚青莲,家中娘子甚是喜欢这等东西。”

    “青莲?”那个年纪和唐风相若的青年微微皱了皱眉重复道,看样子是在想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名字。

    过了好半晌,他才恍然大悟道:“哦,青莲啊,那个东西么,我记得,是第三号商品是不是?”

    唐风轻轻点了点头,台上的主持人已经指挥下属推着装载着商品的小推车走上台前。

    那个青年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些东西,而那之中唯一引起唐风兴趣的就是“意外之喜”。

    据那名青年说,清辉阁最近突然多了有有些奇怪的习惯,他们会在每场拍卖结束后,都会放出一些在拍卖名录上所没有的商品,有些东西一文不值,但其中也不乏清辉阁的鉴定师所没鉴别出的至宝。

    根据那个明显有些话多的青年的意思,这次的意外之喜上会出现一把不知品阶的长刀,不仅仅是他,就连很多在场的极有实力底蕴的买家都是对那东西感兴趣才到场的。

    唐风微微挑了挑眉:“长刀?不知品阶?这位兄台是为那把刀来的?”

    不知名的青年笑着挠了挠后脑:“可以的话尽量试着拿下来吧,毕竟家父感兴趣的东西也比较多,能在寿辰上让老人家高兴一下,这样的事情我总是不好拒绝的嘛。”

    唐风认可地点了点头:“那倒是,能让老人家高兴一下的事,好好努力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台上的主持人在手下将推车推出,朗声道:“接下来,让我们正式开始本次拍卖会,本次面向大家的第一件商品,是这只近代所制的花瓶。”说着,主持人掀开盖在幕布上的幕布向着台下坐着的人挥了挥手。

    那个有些磨叨的青年见状也停止了和唐风的磨叨,开始专注于台上所展示的卖品。

    “花瓶么,这种纹路的花瓶应该是近代的手工制品,应该是圣城特供的东西,市面上流通不多,市价大概是七千金币,这里的话,起拍价大致应该是两千金币。”

    不出他所料,台上的主持人在介绍过花瓶的来历后,宣布了这只花瓶的售价:“当然,这只花瓶的起拍价格,为两千金币。”

    台下响起了寥寥无几的相应声:“两千一百金币。”

    唐风有些意外地看了看身边的青年,而青年在察觉到唐风的眼神后,也骄傲地昂起了头,继续骄傲地说着讲述着那只花瓶的一些来历。

    唐风不由得有些不爽地甩了甩头:“呃,老兄你打算对这只花瓶出手吗?”

    说着,唐风无聊地举了一下手中的号牌打断了那个男子的磨叨:“两千一百五十金币。”

    对于这类艺术品,唐风并不感冒,基本上只是单纯地为了凑热闹才会出手搅局。

    那个男子见状,也是有些意外地看了唐风一眼:“这位兄台对这只瓶子感兴趣?”

    唐风无聊地摇了摇手中的号牌:“说不上感兴趣什么的,只是忽然想起我妻子可能对这种东西感兴趣,所以我就单纯地凑个热闹罢了,基本上也算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这样省得她回去因为一些小事墨迹我。”

    “这样啊,那么,两千三百金币。”那个有些磨叨的男子出言道。

    “我看你我甚是投缘,所以这件东西就试着送给兄台了。”

    唐风看了看他:“兄台不是要拿下那只青玉瓷瓶吗,把资金浪费在这些地方不值得吧。”

    “无妨无妨,我是有备而来,这点还影响不到我。”男子笑着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