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哖涟的病症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怎么了,苏瑟睡下了?”唐冰站在房间门口,看见唐风朝着自己走来,有些疑惑。

    苏瑟以前可是黏着唐风的,今晚回来,连唐风的面都没见到就自己睡下了?

    唐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这么晚了,她又还是个孩子,睡觉也是正常事,我们还是先治伤吧。”

    唐冰扭身走进了屋子,嘴里不由的念叨几句,“她还是个孩子,你整日研究丹药,也不多陪陪她,在她这个年纪,正是需要陪伴的时候。”

    唐风想了想,也是,自己一直都忙着研究丹药,确实忽视了苏瑟的需求,看样子以后要抽些时候陪陪她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唐冰丹田的伤,唐风盘腿坐下,从桌子上拿起那块晶莹的玉石,随后掏出丹炉来。

    “又要炼丹么。”唐冰看见唐风拿出丹炉,眉头微微皱起。

    要是还要炼丹的话,那唐风岂不是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待上很久,到时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难免会有些别扭。

    “那倒是不用,只不过要先将药材化作药液,到时候用我的银针作为桥梁,直接修复你丹田上的伤口。”

    这边唐风却是在说话间将药材化为了药液,随后却是开始提纯起来。

    等到一碗大小的药液被他炼化成了两三滴大小,这个步骤才算完成。

    随后唐风就掏出银针来,看着唐冰。

    唐冰这次倒是不用唐风提醒,背过身子,将衣服脱了下来,很快,丹田前的皮肤处传来一阵火热的感觉,想必是唐风开始治疗了。

    知道治疗是一回事,动手就是另一回事了,至少此时的唐风就不是很好受。

    他将药液用灵力牵引成一条比针尖大不了多少丝线,附着在银针上,随后却是小心翼翼的引导着药液进入唐冰体内,向着丹田方向前进。

    看起来很简单,这个过程容不得马虎,全神灌注的唐风额头上很快就冒出一层的汗水。

    那药液被唐风的灵力引导着,很快就附着到了唐冰的丹田上,开始渗透下去,渗透的部位全是丹田创口的附近,不少的药液更是直接流落到了伤口上。

    药液不多,很快就全部都被唐风送进了唐冰体内,唐风则深吸一口气,抽出银针,直接躺在了地上。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实则唐风的精神被损耗很大,唐风脑袋一沾地板,却是开始打起呼噜来。

    唐冰此时感受得到,那些药液不仅仅是修补创伤这么简单,更是扩散到了丹田的各个角落,让她的丹田变得更加凝实起来。

    等到药液挥霍一空,再也感受不到了,唐冰这才睁开眼,回头看去,只见得唐风躺在地板上,睡得和个孩子似的。

    唐冰给他盖上一床被子,自己也上床了。

    清晨唐风起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一个人了。

    唐风走了出去,看见唐冰正在修行,开口道,“怎么起得这么早,对了,苏瑟那个丫头呢,睡懒觉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她一早就出去了,说是要找那个桀哥哥玩。”

    “这个丫头!”唐风有些无奈的拍拍额头,丫头大了,管不住了啊。

    直到唐风做好午饭的时候,苏瑟才回来,这次回来倒是没有带上那个桀哥哥了,这倒是让唐风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哪知苏瑟匆匆扒了两口饭就要接着跑出去,嘴里还说着,“唐风哥哥,我去找桀哥哥玩。”

    唐风顿时觉得有些不愉快了,一天到晚找那个桀哥哥,还把自己这个哥哥放在眼里吗。

    “孩子长大了,你也管不住,让你之前不多上点心。”唐冰看了唐风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开口让唐风消消气。

    唐风正在气头上呢,却猛然一拍额头,想起当初送自己梳妆柜的那个女人,那女人不是说今天要等自己去看病的么,现在都晌午了。

    唐风沿着上次的那条路,找到哖涟的时候,正巧哖涟正在倒茶。

    看着桌子上都不再冒热气的茶水,看样子哖涟是等了自己一上午了,若不是想起来了,怕是她要白费更久的时间。

    “那我们开始吧!”唐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坐在了哖涟的对面。

    “我先查探一下的你的情况,把手给我。”

    虽说哖涟之前说过,是晋级之后就不能说话了,但是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还不是很清楚,所以唐风需要先查探一下。

    当唐风抓住哖涟递过来的手,让自己的神识探入检查了一番之后,却是有些为难的皱起眉头,因为哖涟的身体状况无比的正常。

    这是怎么一回事,唐风有些不信邪的再次查探一番,这一次却是凝重的皱起眉头。

    原来哖涟的喉骨是先天性的发育不全,按道理说话是很费力的,但也不是不能说话,现在却有着一团灵气包裹着喉骨,让对方完全吐不出想说的话来。

    “你是不是从小时候开始,一说话喉咙就会疼。”唐风开口询问到。

    哖涟点了点头,随后直接用意念和唐风交谈,“我小时候一说话就觉得喉咙不舒服,我父亲对我说,一个人生下来就要学会面对和克服困难,我就整日的对着墙壁背书,到后来就不疼了。”

    唐风顿时有些郁闷的看着哖涟。

    “你那不是困难,你先天的喉骨发育不全,本来就需要少说话,你的喉骨才会少受伤,你整日的说话,喉骨的损耗和负担就越重,最后爆发出来,才变成这个样子。”

    说完,唐风扶着额头,他是真没想到会是这么乌龙的一个结果。

    但是要怎么治疗呢,那些灵气包裹着喉骨,无非是让哖涟说不了话,这也是身体自己激发的一种保护,如今却是让唐风感到为难了。

    要让对方说话很简单,将喉骨周围的灵气泄掉就行了,但是这样下去,对方再过一阵子只怕喉骨都会废掉,到时候就真的说不了话了。

    那首先要让修复一下喉骨,治愈那些陈年的伤口,随后是要想办法让喉骨正常,这样那股灵气也就自动消散了,唐风托着下巴,很快就将步骤想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