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苏瑟的问题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随后唐风就埋头在自己的储物袋里翻腾起来,不是自己家里,所以也稍微收敛了一点,不时拿出什么药材来,托在手上看半天,觉得美用,又塞了回去。

    最后拿出一根木头来,顿时大喜,就是这个了,无论是治疗伤势还是让喉骨发育得更加健全,这个东西都是极为对症的。

    “你先把这丹药吃了,吃完之后,先别说话。”唐风从储物袋里又掏出一个玉瓶,扔给了哖涟。

    哖涟接过来,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倒出一颗散发辛辣气息的丹药,送进了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药液流淌到了喉骨附近,却像是发现新玩具的一堆小孩,一下子沸腾起来。

    顿时哖涟捂住了脖子,如若不是唐风声明在外,她都要怀疑吃下的是毒药了。

    当药效发作过后,哖涟觉得自己的喉咙就像是少了一层束缚,正要开口道谢,却是看见唐风正在将一截木头扔入丹炉之中,想起之前唐风的话,她还是闭上了嘴,有些好奇的看着唐风。

    “我跟你说啊,你也是遇到了我,恰好手中有着这么一块神木。”

    说话间,唐风已然将几样药材化作了药液,手指一勾,顿时用灵气将药液牵引出来。

    唐风朝着哖涟扬扬眉头,哖涟很快就领悟过来,张开了嘴巴,任由药液化作一条黑褐色的线,进入了自己的嘴里。

    却说那药液却没有直接进入她的体内,反倒是在她的喉骨附近停留了下来,瞬间就将她的喉骨包裹起来,一种异样的搔麻感觉出现在哖涟的咽喉附近。

    当药液全部渗透进入哖涟体内,她只觉得喉咙一下子剧烈的疼起来,让她两只手死死抓住了脖子,扭动着身子以示自己的不适。

    “别急,良药苦口,现在是在治愈伤势,毕竟你之前对着墙壁练习说话让你的喉骨承担了巨大的负荷,这些伤势没有这么快就好的,等下的感觉会更爽。”

    唐风说到这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偷笑了两声,重新生长,那种感觉会好吗,就像是结痂一般,会痒得人受不了。

    当疼痛过去,哖涟还没喘口气,立马感受到了唐风口里说的更爽的含义,此时的唐风正在笑着,无辜的看着哖涟。

    一开始还好,那种感觉不是很强烈,在那之后,哖涟捂着脖子,整个脑袋扭来扭去的,脸上露出一种不耐之色。

    唐风也知道看戏看得差不多了,笑着掏出一颗雪白的丹药出来,送进了哖涟的嘴里。

    那丹药入喉,顿时化作一股雪水,让她镇定了下来,甚至喉咙的酥麻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等到最后,哖涟一切恢复如常,此时的天空都快黑了。

    “谢谢!”哖涟有些佩服的朝着唐风鞠了一躬,在附近的医师都说没有办法,甚至有人说让她把灵气化开就行了,但是她尝试了几遍也控制不了那些灵气,这一次唐风倒是将她的喉咙治好了。

    “好了,天色不晚了,我也要回去了。”唐风却是摆摆手,正要离开,却觉得自己的衣角被拉住了。

    “不是,我说啊,姑娘,你怎么这么喜欢拉人的衣角啊,有什么事,直说不就好了吗?难不成还有谁有什么困难?”

    哖涟顿时脸都红了,她都忘了,自己的病已经好了,但是同样的,对方也没欠她什么,剩下的事她也有些说不出口。

    看着哖涟这副别扭的模样,唐风哪还不明白对方还有事情,早知道就自己做一个梳妆台了,想到这,唐风就深深的后悔。

    “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能帮的我一定帮!”唐风恶狠狠的开口说道。

    等的就是这句话!哖涟的双目顿时再次精神起来。

    “这附近有个阿婆,她双目失明了好久了,你能不能帮她看看,她一个人已经怪可怜的了,眼睛还看不清,所以……”

    唐风倒是有些诧异,这个姑娘的开口居然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家里的什么人,反倒是关心别的老人,想来也是个有善心的好孩子,只是最近又是替唐冰治病,又是给哖涟治喉咙,唐风精力上也有些吃不消。

    “改日吧,我今天太累了。”唐风开口说到,却是要转身离开。

    “那就后日好了,我等你。”

    听见身后哖涟开口,唐风差点栽倒在地,却没有反驳,转身走了。

    回到家里,苏瑟已经回来了,和唐冰两个人在说悄悄话。

    看到苏瑟,唐风立即想要教育一下她,刚好现在也是时候,于是走上前去。

    “唐风哥哥,我和桀哥哥昨天在河边玩水,还在钓鱼,我还钓上来一条蛇,我们还把蛇养起来了。”

    看着苏瑟脸上一副天真烂漫的表情,唐风到嘴边的话一下子又收了回去,不管怎么说,苏瑟还只是个孩子,只是这个桀哥哥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

    唐冰若有所思的看了唐风一眼,却没有开口。

    等到天黑了,唐风看着苏瑟在屋子里睡下,出门看见唐冰,好像在等自己的样子,顿时兴奋了起来。

    “我看你白天很不放心的样子,怎么,苏瑟长大了,不黏你了,你不舒服了?”

    唐冰的话顿时让唐风的兴奋被泼了一瓢凉水,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

    “那倒不是,只是白云桀的来历和目的让我摸不透,我担心他对苏瑟不利罢了。”

    “你想到哪里去了,那个白云桀也只是一个比苏瑟大不了多少的孩子,两个孩子一起玩罢了,我看呐,你就是吃醋了。”

    唐冰说完却是回到了自己房间,还把门也给关上了,这倒是让唐风摸了摸鼻子,也是,自己瞎操心什么,但是吃醋,还真是有一点。

    想通之后的唐冰走到苏瑟的门前,想要看看她有没有踢被子什么的,正要推门,却听到了一阵压抑到了极致的声音,好像还是苏瑟的声音。

    “桀哥哥,快进来,等下你接着讲昨天的故事好不好。”

    唐风的眉头瞬间就皱起来,想到昨天晚上苏瑟的声音里的不对劲,很显然,这样的事情昨天就发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