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奇怪的印记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当唐风推开院门,入目果然是一张幽怨的脸,哖涟楚楚可怜的样子好像在说,你为什么要抛弃我。

    迎上这样的哖涟,唐风只能尴尬的抓抓脑袋。

    “我正准备出门去姑娘那呢,没想到姑娘找上门来了,走吧,治疗眼睛罢了,用不了多久。”

    哖涟转身就走,一点也不含糊。

    唐风看了看天色,距离天黑起码还有一两个时辰,时间上应该够,不就是帮老太婆治疗眼睛吗,很快就行了。

    于是唐风立马跟上,一路上唐风一直开口,心中稍微有些不安,毕竟是他差点放了人家的鸽子。

    至于哖涟,基本上是唐风说一句,她就应一句,开口也就一两个字,弄得唐风很不是滋味。

    当两人再次来到上次唐风给哖涟治病的屋子的时候,唐风拉开帘子,屋子里已经有了一个人,一股子恶臭传出,倒是让唐风差点退了回去。

    “您别介意,婆婆年纪大了,一个人照顾不了自己,要不我领她去清洗一番?”

    看着哖涟眼里那种生怕自己离开的眼神,唐风哪里还能挑剔,立马走进屋子,嘴里连连说着没关系什么的。

    可是当唐风看向婆婆的眼睛的时候,脸上的脸色已经变得很不好看了。

    原因在于那个老婆婆的眼睛居然看上去十分的正常,只是想比常人,比较呆滞,眼珠转动都不会转动一下,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地方。

    唐风脸色有些凝重,这样的情况只能表明,老婆婆的眼睛并不是眼睛出问题,而是身体出了问题,这样一来,自己的工作量恐怕要加大很多。

    想到这,唐风也不愿意浪费时间了,用眼神示意哖涟安抚一下老婆婆,他却是伸手抓住了老婆婆的手腕,神识探入,准备查探一番。

    可是这一查探,顿时让唐风惊呆了。

    老婆婆体内的经脉尽断,那些凡是涉及到灵力修行的经脉居然没有一根是好的,但是体内却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的灵力。

    唐风顿时皱起眉头,谁这么狠心,居然将一个老婆婆的经脉全都打断。

    而老婆婆的眼睛之所以看不见倒不是因为这些经脉,是老婆婆眼睛和大脑的连通似乎也被弄断了。

    就连唐风都不得不震惊于老婆婆生命的顽强,居然能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活到现在。

    当然,也不是不能医治,毕竟唐风曾经的身份摆在那里,只是需要的药材,精力都是海量。

    唐风有些为难的摸着下巴,心中却是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出手。

    哖涟不知道唐风心中所想,还以为唐风也治不好,顿时双目一阵黯淡。

    “小伙子,我一把年纪了,治不好也无所谓的,小伙子不用自责。”

    老太婆习惯了这样压抑的沉默,毕竟自从哖涟开始照顾她,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很多次了,她心里也明白自己的情况。

    唐风瞬间脸红了,同时心中想着,如若自己总是这样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以后怎么去要回自己的东西,想通了之后的唐风倒是立即开口了。

    “不是这样的,我能医治,可是老婆婆的伤实在太严重了,需要很多的药材,也不是一次就能医治好的,所以我正在想办法呢。”

    唐风的开口顿时让哖涟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嗯,过一阵子我还要出去一趟,可能到时候就有办法了,这样吧,我先把婆婆的眼睛治好,至少让婆婆能够看见东西。”

    拿定主意的唐风立马从身上找东西。

    那边的哖涟倒是激动的握着老婆婆的手,却是没注意到老婆婆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了一丝的恐惧,随后却是很好的被她遮掩起来。

    唐风正在翻找东西,也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当唐风把银针拿出来的时候,开始示意哖涟替老婆婆脱衣服。

    随后的唐风却是转过身子,开始掏出药材和丹炉来。

    要重新修复眼睛和大脑的通道可不是这么简单,还有一个,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老婆婆的眼睛是不是真的死了,要真是那样,唐风觉得自己可能也无能为力。

    “冒犯了婆婆,因为要用银针,所以要暂时除去衣物。”唐风准备好了药液,这才开口。

    当唐风再次转过身子,老婆婆的衣物已然被哖涟除去,唐风心无旁骛,银针一到手上,顿时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

    当银针一根根的随着唐风的心意落下,老婆婆的脸色开始舒缓起来。

    唐风额头却是冒出了汗水,扎针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活。

    随着唐风手中的银针扎下,微微的灵力导入了老婆婆的体内,顿时老婆婆的身体开始冒出一种黑色的油脂,臭气逼人,就连哖涟都有些干呕。

    唐风却丝毫不为所动,只要排开经脉上的杂质,老婆婆才能正常生活,这也是整个的第一步。

    “药来!”

    唐风却是没有因为黑色的油脂而停下手,随着他的一声大喊,丹炉里的药液顿时被他强大无匹的灵魂之力拉扯成丝线,接着用手引导着到了银针之上,更是随着唐风一针扎下,进入到老婆婆的体内。

    在那之后,老婆婆却是痛苦的叫出声来,显然整个过程并不好受。

    哖涟丝毫不顾及老婆婆手上黑糊糊的油脂,赶紧抓住了老婆婆的双手,生怕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但是显然,她低估了老婆婆这个人,老婆婆尽管疼痛难忍,但是浑身却是一动不动,好似一个雕像,就是唐风看了也不得不佩服。

    当药液全都进入老婆婆的体内,唐风的脸色却是愈发苍白起来,这整个过程可比帮唐冰治疗丹田困难多了。

    旋即却是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身上没有任何灵力的老婆婆浑身一震,此时正在握着老婆婆手臂的哖涟却是直接被甩飞出去。

    唐风却是早就预感到什么似的,早早就抽出了银针,更是一把将被震开的哖涟拉住,免得她摔得很难看。

    一个奇怪的印记几乎是一闪而过,狼狈的哖涟完全没有看见,但是唐风却是将印记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随后却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