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就是唐风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白云桀一开始还打算晚上偷摸的去唐风厨房的水里下药,却没想苏瑟来找他说起唐风早上的疲倦模样。

    看着苏瑟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心疼,白云桀却是来了注意。

    用一种灵药和毒药掉包的手法欺骗苏瑟,让她去下药,同时还嘱咐了苏瑟一些注意事项。

    比如这种药只能服用一次,而且数量不多,苏瑟已经尝试过一次了,剩下的应该给唐风,要不药就不灵了。

    还有就是说起下药的方式,一定要偷偷摸摸的,等到唐风突然一下浑身轻松了,这个时候你作为大功臣出来,这样的场景,想想都让苏瑟笑出声音来。

    正是因为这些嘱咐,才有了眼前的一幕。

    此时的唐风强行忍受着不去管正在哭泣的苏瑟,他一直在等待着窗外说话的人进来。

    以白云桀的年纪,就算幕后之人要利用他,也不可能告诉他很多的东西,所以唐风的目的不是白云桀,而是哪个唐冰跟踪却是没有发现他身份的神秘人。

    唐风和唐冰还在耐心的等着,苏瑟却是有些绝望,有些愤怒,更多的是痛苦。

    善良如她,天真如她,但是此时的她,却只想杀死白云桀替唐风和唐冰报仇。

    她实力不够,可是她想起了唐风早上在她离开时嘱咐的话语,遇见坏人,就将香囊里的东西全都撒出去,只要撒出去,白云桀就会被唐风哥哥杀死吧。

    苏瑟的小手握住了腰间的香囊,此时的白云桀却是一步步走上前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苏瑟小手一挥,顿时很少的白眼伴随着一阵奇异的香气消散在空中。

    白云桀瞬间就觉得不对,体内的灵力立马激发,还没做什么动作呢,很是古怪的东西顺着灵力爬进了自己的身体之中,更是让他浑身瘫软下去。

    “这是什么东西!”白云桀有些难以置信的喊出声来。

    此时唐风早以知道不妙,瞬间从桌子上抬起头来,手中多处两颗丹药,一颗化作光线进入唐冰的口中,还有一颗被他塞进了目瞪口呆的苏瑟嘴里。

    唐风知道幕后之人中的一个正站在屋外,整个人激射而出,但是一道寒光闪过,唐风不得不稍微避开。

    就在唐风躲避寒光的瞬间,却是眼角的余光瞟见,寒光居然直插白云桀的脑袋,就算是唐风的速度,也追不上了。

    唐风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神识散发出去,却是很无奈的发现周围没人!

    这没有道理的,没有人能跑得比神识还快,唐风瞬间疑惑起来。

    “跑了?”唐冰此时也没必要装下去,看着唐风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瞬间明白了什么情况。

    唐风有些无奈的点点头,显然对方有着什么遮掩气息的宝物,连自己的神识都发现不了!

    “唐风哥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怎么都活了?”

    苏瑟此时从桌子旁跑到了唐风的身边,拽着唐风的衣角询问,至于倒在血泊之中的白云桀,苏瑟却是看都不看一眼。

    “你呀!你唐冰姐姐一直不放心你,就跟踪这个白云桀,然后发现白云桀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们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所以配合他演戏,想把他身后的人勾引出来。”

    “你和她说这些干嘛,她年纪还这么小。”唐风的话还没说完,唐冰就在桌子旁边冷冷的打断了唐风的话语。

    唐风能怎么办,只能无奈的冲着苏瑟耸耸肩,随后却是捂住苏瑟的眼睛,让她进屋,等会再出来吃饭。

    当苏瑟进屋,唐风蹲在了白云桀的身旁,想找点什么线索,却是什么都没发现,无奈只能处理掉尸体,要不等会一具尸体放在屋里,还怎么吃饭啊。

    “你倒是想想究竟身上有什么东西指得让人惦记的。”等唐风处理完尸体,坐上桌子,唐冰留下了这么一句便离开了。

    唐风看着唐冰进入房间,自己却是笑得傻乎乎的,唐冰还是关心自己的,只是这个方式有点特殊罢了。

    想到这,唐风将苏瑟从房间里带了出来,开始美滋滋的享用晚餐。

    苏瑟却好像做错事情一般,乖乖的坐在那,看得唐风都想笑。

    等到了晚上,唐风替苏瑟铺好被子,苏瑟瑟缩在被子之中,却是看着唐风询问道,“唐风哥哥,你不会怪我吧。”

    在苏瑟的心里,是自己带着白云桀接近唐风的,所以她有这个担心很是正常。

    唐风却是揉了揉苏瑟的脑袋,在他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

    “你不会因为白云桀的死难受吧,毕竟他可是你最近交的好朋友。”

    苏瑟听到唐风的话却是立马坚定的摇着小脑袋,“想害唐风哥哥的都是坏人,我才不难受呢!”

    苏瑟的话让唐风哈哈大笑,随后两人互相说了一句晚安,唐风就推开门出去了。

    坐在自己床上的唐风此时的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轻松,现在事情告一段落了,自己也该出发了。

    等到唐风躺下,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浮现的是老婆婆身上冒出的那个印记,那是一剑门的剑道印记。

    一剑门在人族势力中都是排得上号的,显然老婆婆的身份没有哖涟说的那么简单。

    究竟老婆婆为什么会流落到这个地方,又为何全身的经脉全被打断了,唐风对此十分的好奇,这个老婆婆的身上绝对藏着什么秘密。

    在这样的胡思乱想的过程中,唐风沉沉的睡去,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的心神实在太疲惫了,的确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第二天,唐风大早就起来了,但是门外却是很不安静,正在收拾行礼的唐风感到被打扰了,顿时很是生气的走了出去。

    外面吵吵嚷嚷的,却是有人来找白云桀的尸体,那么多张嘴却只有一个意思,唐风杀了白云桀!

    因此,当唐风推开门的时候,外面突然安静了一下,随后众多的围观者同时看向中间的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看上去比唐风小不了多少,此时却是意气风发的走上前来。

    “你就是唐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