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酒乃忘忧君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小林,你是我侄子,你相不相信我。”欧阳兰脸上尽是无奈。

    像自家侄子这种没有和心仪女孩正常交往过,从小就沉迷炼丹无法自拔的人,一旦真的遇见了一个什么心动的女孩,那绝对会是盲目的。

    欧阳林很不开心,他觉得自家的姑姑就是不想把弟子嫁给自己,所以他只是恭敬的鞠躬,随后便离开了。

    他的确是盲目的,他不知道两个人的事情变成了他的一厢情愿,至少唐冰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没说话,只有他一个人嘀嘀咕咕,这本就是不对等的一件事。

    欧阳兰看着侄子离开,有点想要拦下来,到底还是没有动脚过去,今天是个极好的日子,唐冰请假出去了,这也是一个信号,她出去说都没和欧阳林说过,欧阳兰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唐冰再次去了第七峰,依旧是上次的小桥流水,金鱼戏泉,可是第七峰顶上居然一个人没有,池塘上的小亭子有桌子,桌子旁围着四张凳子,上面已经落了一层的灰。

    唐冰摸着池塘边的扶手,心理却是在哭,难道唐风搬走了吗,她和唐风是不是再也没可能了?

    这份奇奇怪怪的念头可能传递到了唐风那,迭失树已经没了,他和唐冰曾经清理过的草坪也重新长出了杂草,看上去和其他的地方没什么两样。

    唐风向着狼穴走去,想起了自己的几只小狼崽子,一直都是苏瑟在喂养,他都没怎么看过,唐冰走的时候也没带走一两只,明明她也是有份的啊。

    唐风的储物袋里已经有十个目魁,所以他就是专门来怀旧的。

    他走到狼穴附近,很是突然的想起了那一阵子的情况,好像矮人族,丰城李家都在找这个矮人大师,唐风甚至连名字都记不住对方的,此刻却是用七星刀开始撬动石头。

    “这是,狼尸,不远了,我想想。”

    唐风念叨着,自言自语,随后在废墟上向前走了几步。

    “这里,矮人大师的尸体。”

    唐风蹲了下来,手中的七星刀划过一道痕迹,也算是留个记号,随后向着另一侧走去。

    “这里,那个李家人的尸体。”

    李恒的名字唐风甚至听都没听说过,这些都不重要,唐风蹲下了身子,七星刀开始再次撬动巨大的石块。

    李恒的尸体被石头砸的没有人样了,脑浆,鲜血涂了一层,变成了黄的黑的条纹一般贴在地面上,唐风看一眼差点吐出来。

    忍住了恶心,接着往下挖,想想,死之前铠甲掉在了地上,那么应该在他的脚附近。

    唐风估摸了一下李恒的身高,随后走了两步,再次挖掘起来,这一次倒是出结果了,那件黑色的铠甲还在,唐风怕上面的剧毒还没散开,用七星刀挑着扔在一边,更是捂住了口鼻。

    “铠甲本身应该是没毒的,要不还怎么保护人呢。”

    唐风拿来一大推的清水,好在家里有个没辟谷的苏瑟,唐风的储物袋里有不少的食材和清水,以备不时之需,这下倒是方便了。

    大量的清水冲洗下去,黑色的铠甲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这是一件青色的铠甲,没有什么神奇的光辉,但是七星刀也无法在上面留下什么深刻的痕迹,甚至简单的划痕都做不到。

    矮人的铸造工艺到底精湛到了什么地步啊,唐风不得不赞叹,要做到这个地步,显然得让金属的密度达到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

    铠甲很薄,却沉得厉害,估摸着四五把七星刀都没这么沉。

    至于黑色的外皮,冲洗过后的水唐风还是收集了起来,这毕竟是毒药,作为一个药师,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个毒药就派上用场了。

    唐风觉得矮人和丰城李家不可能仅仅是为了这么一件看上去很平凡的铠甲,所以他再次挖开了矮人大师的坟。

    不得不说矮人大师的运气是真的好,死在墙角的他尸体一点损伤都没有,他身后的两堵墙形成了一个最为牢固的三角形,只有泥土掩埋,确没有石头将他的尸体砸个稀巴烂。

    唐风将矮人大师的尸体拖了出来,先是用除尘术一类的法术刷一遍,随后才用清水。

    从没帮男人脱过衣服的唐风将矮人大师剥得只剩一条兜裆布,却是一无所获。

    莫非宝贝被这个小心眼的大师藏起来了?唐风顿时有些奇怪,但是他可没时间在这茫茫的玄林里找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宝贝。

    所以唐风将矮人大师挖坑埋了之后,又在坟墓上插了一朵小花,随后便离开了。

    唐风走得很慢,他希望唐冰能怀念自己,能来这里试炼,毕竟唐冰说过要去试炼的。

    唐风哪里知道唐冰被那个负责考核的气道长老叫住了,托付给了自己的师妹,也就是如今的欧阳兰,这就注定了唐风在玄林将一无所获,只带着一些常见的药材,便离开了玄林。

    估计是矮人族和丰城李家都没找到什么,玄林又被他们清理了一便,如今的玄林人很少,冷冷清清的样子,唐风看到这一幕也只能摇头离开。

    走在集市上,前面不远处就是隐宗的内门了,作为一个暗杀的大宗派,内门的外面几乎全是一些杀手什么的,交任务啦,玩乐啦,倒是热闹得很。

    唐风无聊的走着,已经惫懒到不想马上回去了。

    “茶!是涤烦子,酒,乃忘忧君,人生处处不如意,不如放在酒里,醉醒之间,自有大自在。”

    唐风抬起头来,一个黑黑的大脸印入眼帘,却是书苑遇到的墨然。

    “唐风,想不到能在这遇见你,你知道吗,我第一次遇见你就觉得你是那种废寝忘食,一心向道的呆子,今天在这里遇见,我先给唐兄道个歉,一起去找找大自在如何?”

    墨然非常的自在,只要看见墨然手中的那一壶春风醉便知道了。

    唐风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拉扯进了酒楼,那个老板还笑嘻嘻的朝着墨然鞠躬,显然墨然是这里的常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