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枯木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放心,我不会阻止你们两个的,但是最好还是过一个月再搬过去。”

    看着欧阳兰脸上捉狭的笑容,唐冰有些疑惑,早搬晚搬不都一个样吗?

    “你以为第七峰为什么会空着,每十年第七峰便会地壳起伏一次,马上就到起伏的日子了,到时候别说亲亲我我,就连睡觉修行都做不到!”

    欧阳兰摇了摇头,第七峰给人住没有问题,但是若要一脉住下,每隔十年便要出去躲上一个月,实在是麻烦,要是谁刚好在闭关,那还不得从洞府里跑出来啊。

    唐冰顿时担忧的点点头,打算回去就和唐风说,顺便询问了一下,“地壳起伏,可为什么会有禁空领域呢,第七峰都无法飞行了,无论是法器还是什么。”

    “禁空领域?没听说过。”欧阳兰撇撇嘴,显然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露出了一丝的疲倦,今日帮那驽兽门的少掌门治病也算是劳累到了。

    唐冰懂事的告辞离开。

    天色已经很晚了,唐冰延着小径一路向前,小径两旁的金鱼全都跟着她。

    唐冰笑着从怀里掏出唐风炼制的鱼食,碾碎了洒落下去。

    到了封顶,洞府内有着光芒散发出来,唐冰甚至能听到苏瑟和唐风的笑声,真好,这就是家。

    唐风正在和苏瑟逗弄小狼,美其名叫做训练,四只小狼有三只都训练得极为听话,至少说坐就坐,还有一只显然有些蠢笨,一喊坐,便会愣住,看到兄弟们都坐下了,自己赶紧也坐下,却是打了一个滚,看上去憨态可掬。

    珠玉被逗得咯咯直笑,抱着唐风的手大笑着指着那只小狼,“唐风哥哥,我们以后就叫它小笨吧,好笨啊。”

    唐冰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看着地上那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的看着苏瑟的小狼,唐冰伸出手把它滴溜着坐在地上,这才走向苏瑟。

    “睡觉!”

    唐冰对待苏瑟一向这样,用下命令的方式,每到这个时候苏瑟就会可怜兮兮的看向唐风,唐风也只能耸耸肩示意无能为力。

    苏瑟哭丧着脸,拖着四只小狼的尾巴,在它们的呜咽声中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我师傅说马上第七峰就是地壳起伏的日子了,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将就一下。”

    “地壳起伏?”

    唐风有些奇怪地听着唐冰将欧阳兰的话重申了一遍,最后摸着下巴表示奇怪。

    和唐冰一样,唐风也很不理解为什么地壳起伏会有禁空领域,对于不理解的事情,作为一代药皇,唐风自然是要去了解真相的,他打算到时候看看,有可能的话最好进入地下。

    唐冰点点头,头一次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竟然坐在唐风身边紧紧的握住唐风的手。

    失去过才知道拥有的可贵。

    唐风却是激动得不行,搂着唐冰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安静时光。

    一丝熟悉的香味飘入唐风的鼻子,就连唐冰也闻到了。

    “奇怪,大半夜的谁在这煮茶?”

    唐冰刚要出去看看,却被唐风拉住了,把唐冰拉着回去睡觉之后唐风才站了起来。

    这李晔就是一个疯子,这大晚上的叫自己出去干嘛,直接叫也好,你偏偏用上次剩下的茶叶。

    唐风走出了洞府,自家的池塘上有一座小桥,小桥的中间是一个小亭子,小亭子中间坐着一个人,正在端坐着,袅袅的水汽从他身前冒出。

    唐风看了四周一眼,那李晔明显看到了唐风,笑了两声。

    “唐兄不用看了,那两个仆人都被我杀了,知道了唐兄的存在,我怎么可能还让他们活着。”

    唐风撇撇嘴,很明显的谎话,一旦自己露出杀意,李晔只怕会马上改口,什么只要自己不回去,那两人便会把唐风的位置透露给丰城李家啦,这样的台词唐风都想得到。

    “李兄就不要开玩笑了,你若要杀那两人,上次当我的面就杀了!”

    唐风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另一侧的凳子上,桌上的茶已经泡好,端起来先喝一口再说。

    “唐兄还真是个有趣之人啊。”李晔干笑两声,跟着端了一杯热茶。

    “闲话不多说,找我什么事。”唐风从储物袋里掏出一袋子干果来,往嘴里送去,心里却是在琢磨,是不是自己被苏瑟给传染了,变得这么喜欢吃零嘴。

    “唐兄不厚道啊,我都在附近一个红叶镇等了你很久,可惜唐兄这几日没来,我也就只能自己找上门来了。”

    唐风没有说话,看着李晔,心里却是在疑惑,这个人怕不是个傻子,我问他找自己什么事,他扯些这样的乱七八糟的干啥。

    李晔尴尬的笑了笑,却是低声说道,“我家有个堂弟最近要去丰城去,路过你们隐宗,唐兄最近可千万要己得躲住了哦,对了,他身上有一根枯木,是件好东西,唐兄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李晔说完,将杯子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茶具都没收拾带走,人就直接离开了。

    看着李晔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下山的路上,唐风把手里的干果吃完了才离开。

    这个李晔,把自己当什么了,居然让自己去杀他的堂弟,什么都不要,还用死人的东西做报酬,什么意思,至于枯木,唐风的确打算看看,应该会是一件好东西。

    李晔夜路走了一半,一个点头哈腰的奴仆就从一旁的树上跳了下来。

    “少爷,那青木可是一件好东西,若是配上雷霆的功法,却是再好不过的修行佳品。”

    “你就是没长脑子,若是我带回去被家里人看到了会怎么说我,杀了他的不是别人,是我李晔,你就开心了是吗?”

    “小的不敢!”那个奴仆赶紧跪在了地上,惶惶恐恐的样子。

    李晔却是扬长而去。

    唐风回到房间,却是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册地图来,上面山峦起伏,画着不少的城市。

    唐风白皙的手指点向红叶镇,内门是不会让人住的,就算是驽兽门的少门主也是住在山脚,白天上山逛逛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