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诡异的大河镇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一顶黑色的斗笠穿梭在大河镇的各个巷子。

    “这里是大河镇的西面入口,那个李家子弟若是进入大河镇这就是唯一的道路。”

    唐风摸着下巴,看向一条很是宽阔的马路,马路旁边的房子随着唐风这边向外延申的马路变得越来越稀疏和破败。

    唐风收起目光,扭头看向另一侧,是一个空落落的院子,唐风租下了这个地方。

    四周平旷,没有什么森林和山脉,那就是不好跑路了,所以唐风得自己研究一下逃跑的路线。

    大河镇有着特殊的治安人员,不少人手中提着刀,以七人为一小队在街道上走着,十几个小队将整个大河镇看守得严严实实。

    绝大多数的房子都是两层楼,尤其时靠近中心的房子,二楼一般都有修士,这些修士整日无所事事,看起来都是在饮酒作乐,却是能将大河镇的四角全都盯住了。

    唐风的灵魂比较特别,这让他的神识变得异常的强大和敏感,这份敏感在唐风靠近码头的时候就十分有用了。

    码头上居然是最严密的地方,居然有将近二十个修士的看守。

    虽然这些修士都躲在房间里,但是唐风已经察觉到了,甚至唐风靠近码头便有人向着他看过来,看起来是无意的,但是唐风心中的警惕不得不提高,假装路过一般的从码头前走过。

    晚上,唐风的院子点着一盏小小的油灯,一豆大小的灯火摇曳着,唐风趴在桌子上,上面有着一张图,唐风正在研究大河镇的格局。

    翌日,一户人家推开了门,看着隔壁的院子,有些奇怪。

    新搬来的家伙显然不是农名或者码头扛东西的苦力,每天起床要等到中午,之后端着酒和饭坐在院子门口,一坐就是半天,看着大路发呆。

    最最重要的是,每当有巡逻的家伙路过,这个新邻居总是会恰到好处的进入院子,隔一阵子又出来。

    “你别看了,说不定他就是什么高人,我看见他刚来的那天还带着斗笠呢。”

    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拍了一下正在把脑袋探出去的丈夫,随后将准备好的食物放在一个食盒里,让丈夫带出去,自己则是坐在那快要摩出茧子来的凳子上开始纺纱。

    “铛!铛!铛!”

    这声音和以往的声音不同,以往有队伍要进大河镇,敲锣的声音很是轻柔,大伙都不会当一回事,但是这次声音响起,这户人家的妻子和丈夫都发现整个镇子都安静了。

    透过门缝看去,远远的一个龙飞凤舞的李字大旗,长长的车队,这是丰城李家的谁啊。

    丈夫不死心,看向对门的邻居,那个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院子,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李家办事,诸人退散!”

    一个人吆喝着,听声音,是个修士,能把声音传递得这么远,需要点灵力帮忙。

    唐风躲在屋子里,那几个人抬着的轿子摇摇晃晃的,轿子里的人还没漏过脸,唐风也怕杀错人了,想到这,唐风把李晔给的画像又看了一眼。

    胖子,凡人,脸上有颗很大的痣,眼睛猥琐,记住了。

    “何人窥探!”

    那敲锣之人怒吼一声,唐风顿时一惊,自己都用阵法掩饰过一次了,还特意收敛了心神和杀意,这都被看出来了?

    唐风对面的草屋顶上突然一大蓬干草纷飞,一个黑衣男子一跃而起,手中的剑直指那轿子。

    “孽畜,你奸杀我女儿,我定要你为她偿命。”

    轿子停了下来,一个胖胖的人从轿子里走了出来,两只眼睛很小,又喜欢眯着,看起来很是猥琐,嘴巴旁边有一颗痣,上面还长了一根毛,难看之至。

    胖子摸着那根毛,看着那个从天而降的老伯,眼中先是疑惑,随后便大笑起来。

    “你女儿是王婷是吧,我想起来了,仗着有点修为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找了十几个人上她,就你这样样的还想报仇,和你女儿团圆去吧。”

    拿剑此时很尴尬的不动了,老伯用出了全身的力气,那把将被一个金色的光罩给挡在了外面,老伯的剑刺不进去。

    那敲锣之人笑着,也不上去帮忙,倒是那几个抬轿子的有人想要出手。

    “抓活的!那尸体还在,这世间总有几个色狼是喜欢尸体的,让老伯好生看看!”

    胖子大笑着,老伯正要抽身,一条长长的锁链从轿子里射出,里面走出一个女人来,锁链的一端就在女人的手里。

    胖子看都不看老伯一眼,走上前去,搂着长得不错的那个女人,甚至有心思去摸她的脸,将她带进了轿子里,至于那个老伯,被链子缚住,拖在轿子后面。

    唐风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有些压制不住的想要出去,但是很明显,现在不是时候,而且那胖子的守护力量也不是唐风可以随随便便的冲进去的。

    那个老伯想要站起来,跟在轿子后面的人便是一脚,将他重新踹倒在地。

    唐风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他现在很愤怒,莫名的想要杀人。

    过了好一会儿,家家户户才把门打开,唐风和往常一样,抱着酒和小菜就做到了院子前,只是怎么看都有一种悲愤的感觉,好像想要杀人一般。

    对门的汉子看着唐风,好像是看出来了,拿着锄头走了过来。

    “可怜的,那个胖子是李家的嫡系,就是家主最喜欢的孙子,作恶这么多,也没个人管管。”

    唐风没有回话,他不知道这个汉子是什么身份,所以有些好奇,也有些警惕。

    “我家侄女就被那个胖子祸祸了,我娘子说你不是一般人,我娘子以前是修士,被人废了功夫,他说你不是一般人就不是一般人,我觉得啊,你进这大河镇,必有图谋。”

    “回来,你干什么呢,去锄地去!”一个婆娘家站在对面的院子那,大声的喊着,看起来很是紧张。

    “你就算对大河镇有所图谋,能不能顺便把那个胖子杀了啊!”

    憨厚的汉子站了起来,笑着往回走,好像早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是唐风看着汉子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