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珠玉逃婚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时也,命也!”看门人长笑一声,再次端起了手里的茶,得意的喝了一口,他倒是觉得唐风挺不错的。

    “掌门,木长老,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能否为唐风解释一二?”

    唐风恭恭敬敬地鞠躬抱拳,李三刀和木太白根本就不想理她,两人说了半天才给他解惑。

    “第七峰,号称传承之峰,每到某些特定地日子,便会出现一些不可思议地机遇,我的白芒斩杀和木太白长老的剑里藏家都是从里面悟出来的,不知道你在里面悟出了什么东西呢?”

    李太白的眼睛斜着瞄着唐风,看得唐风很是不爽,意思是李太白一开始打算让自己的女儿珠玉来弄这个机缘的,结果有机会没缘分,倒是让自己捡便宜了,难怪李三刀很是不爽。

    “别管你掌门,他就是喜欢这样,你呢以后闲着没事去找我,关于剑里藏剑,不懂的你可以问问,只是你究竟悟出了什么,这么保密么?”木太白笑着,身子前倾,打算听仔细了。

    对啊,自己悟出了什么?唐风闭上了眼睛。

    他仿佛回到了那天晚上,周围也不是大殿,是竹林,清泉,乱石,而自己手里端着一碗水。

    唐风将水泼了,碗收回储物袋,就好像第一次自己的行为一般。

    “覆!”

    唐风睁开眼睛,手里还是有着一碗水,将水连同那碗一起扔在地上,这是第二次。

    “水!”

    唐风再度睁开眼睛,水重新回到了手里,他把水泼了出去,那水已不是水了,既是白芒,又是一把长剑,当唐风把碗也递出去,这是斩杀,也是剑里之剑。

    唐风真正的睁开眼睛,大殿之上一片狼藉,待客的椅子桌子全都粉碎开来,就连李三刀的宝座也被什么切成了碎片。

    木太白站在大殿外面,一边笑着一边点头,李三刀显然是气得不行,想要拂袖含怒而去,却又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交代一般。

    “难收!”

    唐风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灵力已经空了一截,好像十成已去了七八成。

    “覆水难收,这便是你悟道的,很不错!”

    木太白大笑着,无论怎么看,那笑容之中都有一丝幸灾乐祸在里面。

    “唐风,再过一阵子的大比你若是没有成绩,嘿嘿,我这大殿可是不便宜啊!”李三刀咬牙切齿的说着,那模样仿佛恨唐风恨到了骨子里。

    唐风没说话,心虚的点头,至于什么大比,他完全不知道就是了,什么事情也要等到到时候再说,现再急什么。

    木太白大笑着走上前来,攀着唐风的肩膀,说说笑笑的就离开了。

    李三刀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大殿。

    “什么叫剑里藏剑,只要有可能,这剑,就无止境,看似无数剑,却只有一剑,你可不要被名字唬住了,以为只有一剑哦!”

    木太白笑着,却是随手从一旁折下一根草来,向前挥舞着小草,对着一颗大树戳去,小草很是轻易地就折断了,木太白地手并不停下,握着剩下的半截再次戳,于是剩下地半截也断了,木太白并没有停下来,两根手指如同剑一般再次撞在那颗大树之上。

    三剑,剑里藏剑再藏剑。

    “我有一把剑,一斩,再斩,斩斩斩,你可懂得?”

    木太白大笑着,转身就走了,留下唐风一个人呆呆的站在树下。

    小草第一次戳在大树之上,树叶全都落了下来,第二次,树枝纷纷掉落,唯有一根树干还在。

    唐风看了半天,不明白第三剑,他看着大树被戳的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留下,甚至连个印子都没有。

    唐风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他相通了之后,也折了一根小草,戳向另一颗大树,第一斩,树叶落下一半,第二斩,树枝动了动,第三斩,却是什么都没发生。

    唐风剥开自己练剑的那棵树的树皮,自己的小草接触的地方,一大片的区域已然化作了粉末,这才是真正的杀机!

    唐风拨开了木太白斩的那棵树,拨开皮,无数的木屑流落出来,整棵树已经只剩下树皮了。

    唐风深吸了一口气,掉头就走。

    木太白从一侧走了出来,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对自己的不满意还是对唐风的不满意,他走进了唐风的那颗树,大树似乎没受到什么严重的创伤,木太白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唐风回到第七峰,服下回气丹,木太白的摇头他不知道,但是他自己还是很满意的。

    “唐冰姐姐,唐风哥哥回来了吗?”苏瑟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唐风房间的帘子被一个小身影拉开了,苏瑟显得很是着急。

    “唐风哥哥,珠玉姐姐不见了,没有带四刀五刀,也没有带侍女什么的,一个人消失了。”

    苏瑟的声音让唐风的笑容愣住了,珠玉不见了?

    唐风摸着下巴,唐冰听到了也走了进来。

    “唐风哥哥,快去救珠玉姐姐,她肯定被什么人绑架了!”苏瑟越想越觉得可能。

    唐风打算去主峰打听一下消息,这就出发,事不宜迟。

    唐风的身子一跃而起,到了主峰的府邸,那看门人看见是唐风,就要进去禀报两句,唐风却是摆了摆手,还禀报什么,李三刀的声音站在门口都听得到。

    “这丫头居然敢逃婚,信呢……女儿不孝,逃婚,还知道不孝,气死我了……功成名就之时再回来,这个珠玉,这个珠玉,哎呀,气死我了!”

    李三刀咆哮着,显然就站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走动,唐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珠玉的性子绝对不会是逃婚这么简单,她这暴躁的脾气,完了!唐风显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当即起身飞走,一路向着驽兽门的方向跑去。

    珠玉是什么性子,那么刁蛮任性,这是要去刺杀李崆吧,要知道,隐宗就是刺杀起身的,珠玉若不是抱着这个念头,唐风都不相信。

    正要下山,正好墨然走上山来,看着唐风立马大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