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破空斩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不好!”李崆心中疾呼,顾不得其他,一拍储物袋,一块淡青色的树皮一般的东西飞了出来。

    秦昊已然没了威胁,一个丹田都破碎了的家伙能干什么大事,唐风的注意力此时被李崆掏出来的树皮所吸引,眼睛顿时离不开地了。

    “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这么个好东西。”

    天魁树皮,这是炼制天丹都要用到的材料,其坚硬程度堪比矮人族大师炼制的宝甲!

    唐风眼睛都红了,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即将消散的黑云中露出的四只红色的眼睛。

    一只巨爪拍打在了唐风的背脊上,换了四次皮的唐风也挡不住,一口鲜血喷吐出来,唐风整个人更是直接向前扑到。

    “白芒斩杀!”

    秦昊的脑袋都要大了,隐宗这是派出了什么人啊,一个剑里藏剑,一个白芒斩杀,全都是隐宗闻名的刺杀技法,想到被白芒斩杀盯住的目标是李崆,秦昊就心急如焚。

    一把长剑稳稳当当的斩在树皮之上,却只能微微的深入一点点,这个结果让珠玉不愿接受,手中的长剑顿时再次绽放光彩,向着树皮里面深入。

    白芒效果已然消失,李崆大笑着看着老妪气急败坏的样子,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是珠玉少掌门!”要是这还想不到,李崆这个少掌门就不用当了。

    未婚妻刺杀未婚夫!李崆的眼睛变得无比的怨毒,他是真的没想到,刺杀自己的隐宗刺客居然是珠玉!

    唐风倒在地上,看着两只硕大的脑袋向着珠玉奔袭过去,本就不远,珠玉离那狐狼的爪子已然只有半尺不到。

    不管了,试试吧!

    唐风浑身灵力一震,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那是身上的重物落地的声音,唯一一次解开还是在进入内门的考核之上,现如今,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一道白色的光幕亮起,随后化作了碎片,狐狼的爪子也失去了力道。

    珠玉面色苍白,脖子上挂着的一串玉珠光芒暗淡,所有的珠子一颗颗的粉碎开来。

    秦昊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至少李崆还没死!

    唐风的身形鬼魅起来,倒地的唐昊不用管,现在还是要拖住狐狼,唐风的身子一跃而起,手中的七星刀更是如同要斩断大山一般,向着狐狼斩去。

    “覆水难收!”

    这是唐风在那悟道之地所悟之道,他觉得是他最为强大的招式了。

    无数狂暴的灵力散开,如同被泼洒而出的水流一般,唐风甚至觉得七星刀都开始颤抖,有种要脱手而出的感觉。

    这就是我的道!唐风带着这念头,无比自信的斩出了这一刀。

    狐狼的眼中出现了一刻的茫然,它看到了,乱七八糟的有无数把刀向着自己斩杀过来,但是它看不到,究竟哪一把刀才是真的!

    劲气碰撞,狐狼的毛发被狂风一遍遍的梳理,红色的尾巴来不及挡住脑袋,那如瓢泼一般的刀影已然到了面上,狐狼的妖灵力爆涌,如同刷漆一般附着在迎向那泼过来的刀影一面。

    无数的细小划痕出现在狐狼的身上,而直到此刻,那只狐狸形状的脑袋才看清楚。

    最有杀机的是最后一刀,握在唐风手上的那一刀!

    这一刀,一刀斩下了那个狐狸脑袋,唐风落在地上,大口呼吸着。

    珠玉的情况也不好,六七把模样各异的长剑插在那树皮之上,可就是怎么也突破不了那块树皮。

    ……

    “爹,如果人家有一面能挡得住各个方向的无敌盾牌怎么办,那是不是就刺杀不了了啊!”

    珠玉六岁,小小的手夸张的伸开,比划出一个很大的盾牌的模样。

    李三刀大笑着将珠玉抱进怀里,“有无敌的盾牌,就有无敌的长矛啊,比如这样!”

    李三刀随手比划了一下,珠玉面前的池塘水面动都没动,可是水里的一条金鱼游着游着突然头和身子分开,鲜血刹那间涌了出来。

    “爹爹坏!呜呜!爹爹是个大坏蛋!”

    那天晚上,珠玉站在练字的桌子前,眼角带着泪花,一笔一笔地用毛笔写道,李三刀是个王八蛋,老爹王八蛋!

    李三刀从门口路过,看着认真的漂亮女儿,很高兴的点了点头,还露出了笑容以示鼓励。

    ……

    “这一刀,专为斩你而来!”珠玉很认真,认真到连声音都不掩饰了。

    手中一把长剑被她双手握着,储物袋里已经没有剑了,这是最后一把!

    那几个七零八落的驽兽门的弟子重新聚集了起来,黑色的云层已然消散掉了,他们看见了李崆的身子,也看见了那块淡青色的树皮上的六七把长剑。

    他们看见了少言寡语的秦昊倒在地上,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光彩,红尾狐狼的一只脑袋已经被斩掉了,此刻无比的愤怒,那红色的尾巴如同红色的闪电,疯狂的追打着一个中年人。

    他们看见了珠玉举起了剑。

    ……

    “剑是有精神的,无影无形,你看不到水面动,然而剑的精神已经斩断了目标,这可是你老爹我的不传之秘,破空斩!”

    ……

    珠玉一次都没成功过,她联系过很多次了,老爹总是说她要是现在就练成功了,历代的祖师爷都会气死,这可是隐宗历代掌门才能学的绝技啊。

    每次珠玉的失败,李三刀总是呵呵笑着,那是你没有杀意,你什么时候有了杀意,什么时候就能成功!

    珠玉觉得这次自己有了杀意,她恨李崆,要把她一生的幸福当作附带品,她恨她爹李三刀,把自己的女儿当作利益的砝码。

    这杀意来得无比的凶猛,唐风只觉得脊背生寒,被死死盯住的李崆更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珠玉觉得自己的杀意汇聚成了一把无形的剑,她挥舞着手中的剑,一剑向前斩去,就像是当年她爹的比划手指画一个弧线,金鱼就身首分离了!

    李崆觉得自己快死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要攻击自己。

    唐风也觉得快死了,他被巨爪拍了不下十下,现在每走一步,痛得都想发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