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好小的一条腿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丹炉之内的唐风盘腿而坐,此时他的四肢已经开始肿胀了,丹炉内的火热,炉壁的滚烫,都给唐风留下很是深刻的印象。

    有主药,就要有辅药!唐风想了想,储物袋内顿时掏出了一些药材,现在天庭道和隐宗两宗的药材几乎全都聚集在他身上,所以药材方面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担心了。

    唐风和甩出来的医药一起在丹炉内漂浮起来,唐风闭上了眼睛,紧守心神,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刻。

    不知不觉中,药材化作了药液,慢慢的将唐风包裹起来,整个的丹炉中出现一个黑黑的恶胖泥人,正盘腿坐着,那紧闭的眼睛和皱着的眉头都无比的形象。

    药液逐渐开始失去光泽,到最后仿若淤泥一般,看上去煞是恶心。

    随着温度的提高,那淤泥之上开始冒泡泡了,就像沸腾的淤泥,一丝丝的热气偶尔从泥人外破碎的泡泡里溜出来。

    等到淤泥完全变成了泥巴似的灰尘,唐风站了起来。

    嘭地一声巨响从炼丹台传了出去,丹炉地盖子整个的被抛飞起来,一个泥人浮空而起,仿若丹炉里跑出地一颗丹药。

    “唐风!”唐冰嘶吼起来。

    “可怜地,都烧成炭了,这得多痛苦啊!”一些还在嫉妒唐风本事地人开口了,言语目光之中却全是讥讽。

    泥人却是在此刻动了,刹那间鸦雀无声,一只异常白皙地手指率先戳破了泥壳,就连无数地女人都开始嫉妒了。

    “你看到那手指了没,好像白玉一般,不对,我还闻到了一股香味。”一个女弟子地眼睛通红,要是自己有这般皮肤和芬芳,就算是中人之姿色,也能升一个阶段。

    欧阳兰此刻也有些气愤,体香,玉肤居然出现在一个男人地身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还不把你那小男人挡住,等下他光屁股地样子就要被所有人都看到了。”

    欧阳兰苦涩的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她身旁的唐冰,没好气的提醒到。

    唐冰一开始还在发楞,还以为唐风死了,此刻却是脸颊通红,慌忙的从储物袋里找衣物毯子,可是储物袋里只有自己的衣服,怎么看都不能用来帮唐风,到时候还不让他被人笑死。

    旋即唐冰看向了欧阳兰,一双大眼睛一眨眼就看到了欧阳兰座下的毯子,虽说是用来给诸位长老垫脚的,可在凡人界,凡人连这样的衣服都没得穿,不管了,先用用。

    唐冰赶紧满脸抱歉的看着师傅,随后拿自己的剑在师父脚下的毯子切割起来,只留下师傅座位下的一点点,看得欧阳兰更加生气了,偏偏还不好指责什么。

    “咔嚓!”

    这声音传入唐冰的耳朵,唐冰顿时着急了,清尘术施展起来,将毯子弄干净,好像是什么灵兽的皮毛,唐冰也不认得,不管了,拿着毯子就冲了上去。

    珠玉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唐冰用毯子将唐风转圈似的围住,珠玉也不管了,红着脸冲了上去。

    “我也来!”李三刀这才点点头,自己的女儿就要霸气点,就算是有妇之夫又怎样,说抢就抢才对得起隐宗之女的身份。

    随后李三刀嘴角抽了抽,赶紧用袖子拦住了脸颊,假装不认识珠玉,就连李三刀周围几个长老一个个都想要憋住都快憋不住的样子,那枯荣道人就没这个忌惮,一个人哈哈大笑。

    “李掌门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啊!”

    顿时所有长老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李三刀也只能放下袖子,跟着苦笑。

    原来唐冰拿着毯子,脸却是朝着外面,红扑扑的背对唐风,而珠玉恰恰相反,甚至踮起脚从毯子上面往里面看。

    “哇!好小,怎么唐风还有那么小的一条腿啊!”

    珠玉嘟囔着,刚从泥巴里出来的唐风脸色都变了,什么叫做小啊,就差缠在腰上了好吗?

    唐风黑着脸赶紧穿衣服,但是珠玉的声音显然没被遮拦住,整个的第二峰都陷入了笑声的海洋,无数的飞鸟飞起,走兽全都跑了出去,而更让唐风惊讶的是听到这句话的唐冰居然回头看了一眼。

    “的确挺小,不过我不介意你有三条腿。”唐冰说得很认真。

    唐风手脚哆嗦着开始穿衣服,至于什么破关晋级之后得喜悦全都化作了愤怒和羞燥,那此起彼伏得笑声让他仿佛身处地狱。

    穿好衣服得唐风长啸一声,从毯子组成的圈子里飞起,刹那间就消失了身形,只有第二峰的笑声还在,所有人都在笑着,男的女的都在笑。

    第七峰,唐风一个人坐在亭子里,脑袋趴在扶手上,两只手向下垂着,丹药的粉末从缝隙中露了下去,池塘中的金鱼一次次的翻滚起红色的浪潮。

    “唐风哥哥,你在干什么啊。”苏瑟悄悄地从洞府里漏了个脑袋出来,看了又看,最后忍不住了,跑到了唐风的身边。

    “没干什么。”唐风有气无力的说道。

    苏瑟顿时懂事的爬上亭子栏杆旁给人坐的板子上,乖巧的给唐风捶背。

    唐风依旧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垂头丧气的喂着池塘里的鱼。

    “苏瑟,又跑出来了,我不是让你修行吗,今天修行的时间够了?”

    唐冰的呵斥声让苏瑟抖了一下,显然唐冰给苏瑟留下了极大的阴影。

    “喊什么喊,苏瑟还只是个孩子,他的任务就是好好玩,你偏偏让他枯燥无味的修行,有意思吗。”

    唐风一拍栏杆,却是回头冲着唐冰发脾气了,这才看到唐冰身旁有个捂着嘴巴笑的丫头,不是珠玉还有谁。

    “不就是说你小了吗,至于冲着我们发脾气吗?”唐冰看着唐风一幅要吃人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

    “你居然这么说我,那好,今晚上你别叫出声音来就行!”

    唐风也拍着桌子大喊着,同居这么久,也是时候吃点肉了吧。

    唐冰羞红着脸带着苏瑟去玩去了,这种少儿不宜的话题还是不听为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