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木太白就是个疯子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死在隐宗初代掌门的武器上,是不是很荣幸?”廖坚笑着走了过来。

    那匕首漆黑,上面甚至泛着一层光芒,显然是涂过剧毒的。

    木太白看到这一幕,顿时一下子愤怒了,唐风再怎么优秀,也只是一个弟子罢了,对一个弟子,居然用出这样的手段,简直就是江湖楼的耻辱!

    这种愤怒让他不管不顾的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剑,这把剑一截一截的,好似竹子一般,随后斩在了困住他的笼子上,一阵耀眼的光芒绽放出来。

    待到光芒散去,笼子已经破碎了,木太白看也不看,手中的剑直接掷向廖坚,化作一道白色的流星,无比迅捷的直斩廖坚的脖子。

    “不可能,樊笼的坚固是你不可能打的破的!”刘星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木太白这才回过头来,张开便是一口血吐了出来,显然之前打破那什么樊笼也是用了秘法的,除此之外,木太白的手上开始动作起来,之前可能还想着这是唐风的历练,自己减少插手,如今却是只想着教训这个不要脸的死胖子!

    “没什么不可能的,最强之矛与最强之剑的区别罢了!”木太白笑着擦了嘴角的血,挥手示意刘星煜,而刘星煜直到现在才发现,木太白手上居然有着一层光芒。

    “夺萃!你手上居然是这件东西,李三刀这个老匹夫居然舍得把这件东西拿出来!”刘星煜顿时有些慌张了。

    “不要叫他老匹夫,毕竟我和他一起长大的!”木太白悠悠的叹息着,“你这样我会觉得自己不年轻了!”

    说完木太白就飞了过去。

    唐风正无可奈何的看着那把匕首刺了过来,正期待着廖坚喜欢用毒,然后不割掉自己的脑袋和刺伤自己的心脏就好了。

    随后一道白色的光芒飞到了他的身前,和匕首碰撞到了一起,顿时这白色光芒停了下来,化作一把骨剑,一截一截的骨剑,与匕首对撞的部分甚至还有一片乌黑,闻起来味道很怪。

    “嗯?好臭啊!”唐风之前用那种手段教训了驽兽门,眨眼就被人用气味伤害到了。

    “不好,这是毒!”唐风大喊一声,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多事,闻什么闻!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种拉扯之力消失了,唐风的身子剑一般的向后退去,只是无论怎么看,飞行轨迹都是弯弯曲曲的,好似喝醉了一般。

    廖坚哪会如此轻易的放他离开,手中的剑化作一道光芒追了出去,小小的匕首比唐风飞得快很多,准确得扎在唐风得屁股上!

    “我去!经验主义害死人!”唐风说了最后一句话,旋即昏倒在了空中,唐冰二话不说要上前抱他,却被唐风得护体灵力格开,只能用灵力拖着。

    “你们该死!”木太白勃然大怒。

    骨节剑顿时像是疯了一般,断做无数块,刺向了廖坚,想必廖坚,刘星煜更是不堪,他的脖子被狠狠得抓住,木太白正朝着他扇耳光,打得他昏昏沉沉的。

    “想清楚!木太白!”一剑门的那个长老看不下去了,若不是一剑门和江湖楼还有交易,他恐怕早就出手了,可是如今看着木太白要杀人,他再不提醒,恐怕世间从此无隐宗。

    骨节剑的一截狠狠的抵在廖坚的喉结上,廖坚的脸色惨白,满脸的惊恐,冷汗从他的脑门流到了脖子里他都没注意,任谁被一把杀意凛凛的剑抵在脖子上都会如此惊惧。

    而刘星煜更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木太白更是清楚,这一巴掌下去,刘星煜定然没命,但是他的手高高举起,却是迟迟不挥下去。

    “呵呵!怎么了,杀我啊!怎么不杀我?”刘星煜猖狂的笑着。

    木太白脸色几轮变换,最后突然笑了,虽然笑容有点苦涩,但他确实笑了。

    此时的木太白还不知道,唐风中的剑上有剧毒,那种闻一下就头晕的剧毒,所以他还有几分理智,只是以为唐风消耗过度昏迷了过去。

    他苦笑却是因为他的确不敢把对方怎样,但是不管怎么说,刘星煜和廖坚像商人甚于像修士,所以他打算做一件所有商人都害怕的事情。

    “我年轻的时候涉猎甚广,不记得从哪学到一手偷窃之术,妙手空空,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

    木太白笑容逐渐开心起来,因为刘星煜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的阴沉,所以他很开心。

    只间木太白的手探出去,像是抓在了空气之中,光芒一闪,刘星煜的脸色更阴沉了,他还没死,此时脑袋也清醒了一些,他能感受到腰间的雷电法网没了,但是去了哪里他却感受不到了,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这妙手空空果然有几分诡异。

    然后就是他的樊笼,本名武器,最最让刘星煜心痛的是,就连储物袋里的东西都无法阻止对方的手段,好在他还有储物戒指,这种涉及到空间法则的宝贝。

    刚刚这么想着,他的储物戒指变不见了,而木太白空手一番,戒指出现在了木太白的手中。

    “反正你也用不了,还给我怎样?”刘星煜苦笑着,正打算开口用解药来换取自己的戒指,毕竟唐风还没有自己的储物戒指重要。

    刘星煜条件还没开口,木太白两只手一用力,那戒指化作了粉末,里面的东西将被放逐在虚空之中国,这辈子刘星煜是别想重新拿回来了。

    所以刘星煜的脸变得漆黑,他放弃了徒劳的抵抗,任由木太白一件件地掏自己身上的东西,到最后,只给他留了一条裤衩,还是红色的大裤衩子。

    木太白哈哈的笑着,伸手一招,廖坚被抓了过来,待遇和刘星煜一模一样。

    看着两个江湖楼的大长老一副死掉全家的表情,木太白大笑着,直接飞了回去,打算找唐风分赃。

    “快走,他就是个疯子,要是让他知道唐风必死,他肯定会杀了我们!”刘星煜很是冷静,木太白捏碎空间戒指的瞬间,他就明白了,木太白就是个疯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