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小肥生病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恭喜阵剑兄再进一步!”醉剑倒是率先开口,缓解了唐风惊呆了的尴尬。

    醉剑口说恭喜,随后却是张嘴吐出了一口酒剑,撞上阵法的一刹那,唐风看醉了,漫天的水花折射着光芒,却又被密密麻麻的小剑包裹了进去,最后化作了虚无。

    唐风不知道这一招叫做什么名堂,也不知道那些酒哪里去了,此时的唐风直接鞠躬,“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兴趣随我风剑出去走一趟?”

    “孺子可教!”那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背着手率先走了出去。

    唐风歉意的看了身旁那些准备测试的长老一眼,这些长老感激唐风帮他们洗脱嫌疑还来不及,哪里会有不满,一个个拍着胸脯,让唐风以后有事情可以找他们帮忙。

    唐风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心里却是想着,以后我就叫风剑了,不错不错,不至于将来碰到别人报名号,我是醉剑人,我是阵剑人,呃,我是唐风?这样不好。

    掌门才一个晃神的功夫,这才摇着头笑着离开。

    唐风带着两个人回到丹道殿的时候,江飞飞很是匆忙的迎了过来。

    “师父,不好了,小肥他睡着了,重新化作了一柄剑胚!”

    看着江飞飞手中捧着的银光闪烁的短剑,唐风感受到了小肥的气息,心疼的接了过来,看了又看,最后一掌劈下了殿前的一颗大树,刷刷几下弄了个小盒子出来。

    “小肥你先在这个屋子呆一下,改日我给你换个好屋子!”唐风轻声说着,将盒子用布包裹了起来。

    醉剑和阵剑彼此对视了一眼,眼中的惊叹不言而喻,他们认出了唐风手里的那把短剑,整个一剑门的神品剑胚就一个,除了唐风手里的,不会有其他的了。

    “师父,你要把小肥葬在哪里?我去上柱香!”江飞飞有些伤心,他和小肥的感情很好,在唐风没有陪伴小肥的日子里,全是江飞飞在带着小肥玩的,感觉就像是多了一个弟弟一般。

    如今这个弟弟死了,江飞飞觉得自己要上柱香是肯定的,结果被气呼呼的唐风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你死了他都不会死!他只是睡着了!还会回来的!”

    江飞飞眼睛一亮,随后又变得有些黯淡,有些低沉的转身离开了,唐风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夭折之体对生离死别的感触相必比别人要敏感很多吧!

    但是唐风也没有叫住江飞飞,叫住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带着两个护卫长老去安排房间,离自己的房间不远,让他们先住着,有什么要求可以和自己说。

    两个长老看了看房间,倒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随后寸步不离的跟在了唐风的身后。

    唐风有些别扭,以前就算是药皇也没有人这样贴身跟在自己身后,如今有人跟着,自然不习惯了。

    讲课的时候,两个长老也会听课,他们对唐风的讲课一个个都是很惊讶的,一节课下来,唐风发现两位长老对自己多了一分的尊敬,这倒是让唐风有些摸不着头脑。

    唐风讲的丹道那些弟子可能听不太懂,但是两位长老是识货之人,虽然他们对丹道不是很了解,但是一法通万法通,他们听得懂唐风讲课的风格和对一些基础的熟悉。

    唐风面对一些提问往往是张口就来,随随便便就能引申出很多的类似的问题,这可不是一般的本事,这是本身对药材,对丹道熟悉到了极致的大家才有可能做得到。

    当然,多了两个长老也有好处,晚上拼酒的时候,桌面上多了一个大哥,醉剑的酒量不是一般的好,除此之外,醉剑人的藏酒也不是一般的好。

    唐风拿出了珍藏的好酒,醉剑人喝了一口,一句垃圾,然后将上好的灵酒丢掉了,气得唐风差点发狂,然后醉剑人摸着葫芦,晃了两晃,倒出了一条蓝色的瀑布。

    “此酒名为海洋之声!”神情骄傲的醉倒人将酒推到了唐风面前。

    好东西在前面,自然要先给弟子,唐风到了一杯给江飞飞,然后是来蹭饭的蛮风,最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先闻一下,没有酒香,看一眼,纯净的蓝色,一口饮入,唐风大着舌头笑着,“什么好酒啊!这就是水嘛!”

    话音一落,唐风的脑袋啪的砸在桌子上,唐风顿时暗道不好,江疏影今晚去了闭关室,没人收拾残局,然后唐风的意识就昏睡过去了。

    入眼是一片无垠的大海,唐风站在海面之上,浪与浪的碰撞产生的雷鸣,时而又是大海平静之时那静谧的海水声。

    还有,有什么东西划动海水的声音,唐风顿时竖起了耳朵,身旁突然掀起惊涛骇浪,一只巨大的鱼翻越出水面,就在唐风惊叹鱼之大之时,大鱼两鳍化作翅膀,扶摇直上。

    “好大啊!”唐风想了半天,说出这么一句,除了大,没有什么感叹的。

    正在唐风心潮澎湃之际,脚底下多出了数不胜数的海洋类的动物,甚至唐风看到了什么藏在海里若隐若现,可是怎么也看不清。

    “好酒!”唐风猛然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依旧还在酒桌上,窗外已然是白天了。

    唐风神清气爽,没有一丝的宿醉之后的不适,正要站起来收拾一番,免得被江疏影这个长舌妇发现,这才惊出一身的冷汗,身上装着小肥的盒子不见了。

    一起不见的还有两个长老和江飞飞!

    唐风站起身就跑,正要推开门,却听到了江飞飞的声音。

    唐风伸出手指戳了一个洞,看见江飞飞正在院子的亭子里,盒子被江飞飞摆在桌面上。

    “小肥弟弟,我还有一个哥哥,可惜啊,他忙得很,我还己得小时候死死的粘着他,哪像你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说睡了,直接就变成了一个剑胚。”

    显然江飞飞和小肥已经说了很久的话了,唐风叹了一口气,正要推门出去,江飞飞的声音传来,让唐风顿时心中一惊。

    “小肥弟弟,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到你咿咿呀呀的模样,师父说你会回来的,你就一定会回来的,我就不一样了,突破到了龙骨境,就算有师父的功法维持,我也能感觉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