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炼丹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你说得没错,任何一个一剑门长老在你面前都不会如此放肆,所以我这次来找你代表的是我自己!”唐风说到这,天罚宗的掌门已然气得不行了。

    “我是来和你谈交易得。”唐风有这个自信,直接开始从怀里那东西。

    “滚!给我滚!今天我不杀你!下次……耶?”天罚宗得掌门正在大发脾气,猛然间不说话了。

    一颗极品的精粹丹摆在桌子上,圆滚滚的打转转。

    “和我交易,这个东西,你要多少,我有多少!”唐风就是这么自信!

    天罚宗的掌门摸着下巴沉思起来,显然是在等着唐风开价,至于之前的放肆,在利益面前,算得了什么?

    “我没什么其他的要求,你要多少给个数,我也好开个价!”唐风开口了。

    “八千!”天罚宗掌门是的的确确的需要这个东西,“我们可以提供材料,但是我要八千,只要上品或以上的品质!”

    “可以!我只想在你们天罚宗的宝库挑一件东西!”唐风点了点头,这个量自己顶多两个月就能完成。

    “你开什么玩笑?”天罚宗的掌门顿时愤怒了,开口就是去宝库里挑东西,这让他怀疑唐风是不是没有心思做这笔交易。

    “宝库里放着我们天罚宗很多的隐蔽东西,怎么能让你随便挑?”

    “好解决!”唐风笑了,“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让人将不能传出去的东西拿走,当然,你若是滥竽充数,那我也只能将丹药毁掉了。”

    “你确定?”这下子轮到天罚宗的掌门开始疑惑了,如此看来,他完全弄不懂唐风究竟什么心思。

    当双方达成交易,唐风和两个护卫长老坐在房间里,唐风笑得极为爽朗。

    “什么心思?无非是把疯狗勾引过来,顺便再拿一根打狗棍罢了!你们现在才想到通知掌门?晚了!”

    醉剑人和阵剑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的确晚了,如今三人身在天罚宗,掌门难不成还能组织一下不成?

    “你不能这样做,你这样会让一剑门和上官家决裂,甚至打起来!”醉剑人沉思着,上官清再怎么恶心,但是他毕竟是上官家的嫡系成员,杀了他不亚于狠狠的打上官家的脸。

    这也是上官清疯狂的作死却没有被人杀死的原因。

    “那我问你们,我不杀他,上官家会放过我吗?我不杀他,他会放过我吗?”唐风一拍桌子。

    “不会!这些大家族的人,眼高于顶,眼里只有他们家族的人才是人,其他人一旦反抗他们的意志,他们便会愤怒起来,把别人杀了还要怪别人不听话!”

    唐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上官家是这样,天罚宗是这样,我们一剑门也好不到哪去,懂点事情的江家则是干脆避世,他不好管!我来管!”

    “你们自己说说看,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变强,良性竞争究竟有何不可,飞得一个个明争暗斗,一旦碰到那种后起之秀,立马踩死,生怕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

    唐风激动起来,他完全没做什么恶事,偏偏让上官家和天罚宗总是对自己死死相逼,这让他有一种走在路上被狗咬了一口的恶心感,因为他不能咬回去!

    “你们是什么?你们有着几千年的底蕴啊!这些底蕴难不成还给不了你们信心?”

    唐风咆哮着,此时笃笃的敲门声响起,唐风这才停下来,至于两位护卫长老,全都默不作声,因为唐风说的其实是事实。

    “进来!”唐风喘了口气,坐会椅子上,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弟子,战战兢兢的将一枚空间戒指放在地上,唐风友好的笑了笑,那个弟子却转身就跑。

    唐风无趣的撇撇嘴,勾勾手指用灵力将戒指拉扯过来,稍微查看了一下,显然天罚总的药材总量也不多,里面多出一半的药材,这是为了应付损耗的。

    损耗,开玩笑,唐风什么时候会有损耗,随手将多出来的药材收起来,那个弟子果然转了回来。

    “长老说了,过几日还会有一批药材送过来,这些让唐长老先练着。”

    唐风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出去,然后开始做准备工作。

    炼制一两颗丹药什么得可以随便拿个单路搞鼓两下,但是成批的炼制,没有阵法是不行的,不说消耗跟不跟得上,就算是被打扰了都是浪费药材。

    布置阵法唐风倒是熟练地很,轻轻松松的弄好,让两个长老到外面护法,这才端坐在丹炉之前。

    醉剑和阵剑都有些沉默,醉剑默默的喝酒,阵剑则是看着前方的雷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说得有些道理,但是世事往往都是如此,不知道他能不能改变这个状况。”醉剑闭上了眼睛,唐风不说,大家还可以装瞎子,唐风说出来,大家就装不了了啊。

    “大家都是水流中的小舟,就算前进的方向不是自己想去的地方,不也只能顺流而行,改变水流的方向?我看,难!”阵剑也不看好唐风,关键是唐风目前的实力和地位实在太低了。

    两人口中的唐风此时面前摆着一堆的丹药,他是不是便会伸出手抓出一颗塞进嘴里,一些是为了保持清醒的,一些是为了回气的,还有一些则是辅助炼丹的。

    手印一次次的打下,丹炉之下的火焰就重来没有消停过,一炉丹药出来,立马就有新的药材扔了进去。

    储物戒指里慢慢的药材开始减少,到最后,寥寥无几。

    唐风再度走出去的,头发长了很多,他摸着下巴他并不是随随便便来和天罚宗来做这笔交易的,弄死上官清只是顺便,精粹丹里有一味药材累积起来,多了能够提炼出一丝的毒药。

    这种毒药在唐风的计算中是一味很重要的辅药,给江飞飞炼丹的。

    当唐风推开门,看着外面的雷霆恍若进去的时候还是昨天,醉剑和阵剑则是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口,显然他们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从他们的故意和唐风生疏的动作里,唐风叹了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