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上官叶叶的努力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别理他!这是一个疯子!”

    行人指指点点,一个浑身散发臭气的脏兮兮的人正坐在地上,看着众人厌恶嫌弃的目光,反而露出了一种傻傻的笑容。

    “爹,这个人看上去傻傻的,为什么不叫他傻子,反而叫他疯子?”一个小女孩询问自己的父亲。

    “别乱说!”中年人赶紧拉扯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让自己女儿离自己更近,生怕被唐风听见女儿的说话一般。

    一个因为别人少给了一贯钱,拿着砍柴刀追了别人三条街的人可不敢说是傻子,就是疯了。

    “疯儿!回去了啊!”一个妇人从脏兮兮的男孩身后站了出来,丝毫不介意男孩身上的臭味和肮脏,将男孩抱起。

    很快男孩就长大了,变成了一个成人,依旧是砍柴过日子,和普通人一模一样,直到新婚之日,新娘说了一句,“你就是个疯子!我不要嫁给你!”

    疯子没有开口,只是有些沉默。

    “还有你娘!你娘就是个妓子!我不要嫁入你们家!”新娘一万个不从,在新婚的床上挣扎着。

    “你是我用五头好牛换来的媳妇,你不嫁也要嫁,还有,不要说我娘,我娘幸幸苦苦把我养大,还拿钱给我娶媳妇,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你娘就是个妓子!”新娘大声喊叫着。

    “是谁告诉你的?”长大之后的男人有些沉默,目光阴晴不定。

    “我爹说的,我爹说你娘是整个镇子最廉价的,二十枚铜钱就能……”

    新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怀里的砍柴刀,鲜血和疼痛一起从她的肚子里冒出,一个染湿了红色的嫁衣,一个让新娘说不出话来。

    内脏受到了伤害,新娘的嘴巴里开始往外冒血。

    “你忘了我是个疯子,我是会发疯的!”男孩笑了。

    自己怎么可能是个疯子呢?那个买自己柴的人不仅少给了自己钱,还侮辱了自己的娘,说是不免费就不给买柴的钱,孤儿寡母的,若是自己不拿起砍柴刀,只怕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

    自己怎么可能是个疯子呢?男孩有些不解为何那么多人喊自己疯子,他受够了,他把柴刀拔了出来,走向隔壁,那里摆着娘亲的排位,这个总是说要让自己留后的女人,让自己结婚的女人。

    好了,这就是结婚的下场,男孩擦拭了一下排位,说了一声对不起。

    第二日,这个男孩被抓了起来,新婚之夜,杀了新娘和新娘全家,这让所有人感到害怕。

    “杀了他!杀了他!”所有人都在大声的喊着。

    “我不是疯子!”男孩最后喃喃说了这最后一句话,脑袋便被人砍了下来。

    “嘶嘶!好疼!”唐风惊醒过来,捂着脖子,之前的一切历历在目。

    “这就是幻境?好真实啊!”唐风感叹了一声,周围全是五颜六色的光,显然,唐风还没有完全从幻境中走出去,显然唐风还没有领悟自己的剑意。

    唐风回顾了自己在幻境中的一生,不后悔,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一阵眩晕感再度传来,唐风顿时吓到了。

    “又来?我的剑号是风剑,不是疯剑啊!”说完话的唐风再度昏迷了过去。

    没过多久,唐风再度清醒了过来,苦笑着。

    “怎么,这次换成我娘是疯子了,这幻境还真是无聊。”

    说完话的唐风,眨眼再度昏迷了过去,这个过程一直在重复着。

    江疏影此时却是坐在唐风经常坐的树下,在这里,唐风一声声的喊她的名字,最后将她从剑坑里叫出来,她喜欢这个地方。

    但是最近找唐风的人越来越多了,从一开始只有长老,最后多出了弟子来,原因就是因为上官家和一剑门已经进入到了正式的宣战阶段。

    一剑门和上官家各自的势力范围里已经将对方的势力清楚出去了,这件事受到冲击最为严重的还是那些底层的弟子,这也是这些弟子找唐风的原因。

    得知唐风在剑坑,他们骂骂咧咧的走了,只有一个人例外,上官叶叶。

    上官叶叶很着急,她看出来,自己的家族的那些长辈根本就没想谈,他们只想杀掉唐风。

    “这个傻子!干嘛非得和上官家过不去,不知道我家的那些长辈一个个都是蛮不讲理,修为还高得要命的吗?”

    上官叶叶只是稍微有些埋怨,当然,她也没觉得唐风做错了,甚至听到别人说起的时候还会满脸的崇拜,唐风做得就和以前故事里面的大英雄一样。

    但是上官家和一剑门的战斗让她很着急,唐风现在两方都不讨好,她不想这样下去了,她打算去上官家找人好好说一说,让上官家放弃对唐风的针对。

    然而当上官叶叶回到上官家,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当说出本来就是清哥哥的错,那些长辈一个个面面相觑,最后说她被唐风洗脑了,直接将她抓起来禁足!

    门吱呀的打开,被关在房间里的上官叶叶看到来人,顿时激动起来。

    “姐姐!他们怎么一个个都不讲道理呢?本来就是清哥哥的错,为什么他们非得怪罪在唐风身上!”上官叶叶很不满,抱着自己的姐姐就像是抱着树干的老鼠,开始撒娇。

    “你做事太不经过脑袋了!”上官楚楚唉声叹气,“现在上官家注意到了唐风的那些知己红颜,已经找人去抓了,还有,有人去天罚宗,想要联合天罚宗向一剑门施加压力。”

    “他们!”上官叶叶顿时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他们怎么能够这么做?”

    “你以为是上官清的错吗?不全是,唐风的崛起太迅速了,他们坐不住了,想要杀掉唐风,尤其是唐风那一招天罚极夜,瞬间斩杀了那么多人,你想想,若是唐风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他们不也会被杀死。”

    “他们是在害怕啊!”上官楚楚笑了,“我从小就被告知家族有多么强大,家族的富裕,原来那些人也会害怕!还只是害怕一个人,简直可笑!”

    上官叶叶看着姐姐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个姐姐给她的感觉太陌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