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脱离一剑门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你还敢出现!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无数的一剑门弟子长老失去了他们的亲人或者是朋友?”大长老声色俱厉。

    “知道啊!”唐风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挂着灿烂的笑容,“是你们活该啊!”

    这句话一出,顿时让三大宗全都哗然起来,因为他引起的混乱死了不少人,他居然还说活该!

    就连一剑门的掌门都差点叫骂了,什么叫活该,他们都是为了一剑门而死的!但是碍于唐风语出惊人的前车之鉴,他硬生生的憋住了。

    “注意,我说的是你们活该!”唐风笑着,“被别人玩弄了还帮别人数钱,难得看到这么傻的人。”

    掌门这才松了口气,唐风说的不是那些为了一剑门的战死的弟子,说的是这些人云亦云的蠢货,骂的好!

    “你放肆!谁给你的胆子信口开河?”大长老顿时来了气势。

    “谁给我的胆子?呵呵!”唐风笑了,“别人绑架你娘让你把你爹交出去,你爹不出去,你娘死了,你就怪你爹而不是去找杀了你娘的人算账,这不是活该吗!

    这一句话全是脏话,一口一个交出你爹,现在要被交出去的是唐风啊!

    但是道理大家都懂,稍微一点就明白了,上官家的人杀了他们的亲朋好友,他们不但没有责怪上官家,反而怪自己人唐风,除此之外,他们比唐风说的你还不堪,简直就是娘死了还要把爹送出去。

    “还有你们!”唐风突然一声大喝,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唐风。

    唐风这次指着那一群长老,就连大长老对唐风的行动都有些愕然。

    “不是说你!你是里面最聪明的,买了别人还要别人给你把钱数清楚,我可没资格教训你。”

    看见大长老茫然的看着自己,唐风就想笑,此时却是指向大长老身后的那一群长老,“你们!你们的弟子或者后背因我而死?”

    顿时不少人都点点头。

    “全都有晚辈或者弟子被我牵连?”唐风这话一出,一剑门的掌门目放精光。

    诛心之言,不过于此!大长老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已经明白不对劲的地方了,当初只想着多拉些人下水,没想到在河边走太久,掉进去了。

    “这唐风!必杀!”上官家的家主咬着牙齿,显然觉得唐风的威胁程度又加大了。

    “自然不是全都有,没有的举手!”大长老强作镇定,顿时几个人举起手来。

    唐风不怕大长老说话,就怕大长老不说话,大长老显然是慌了,才会犯下如此致命的错误。

    “你们一个个看看,十个人里面九个人的弟子或者晚辈被我牵连,你们长老的名号就这么不值钱,他们就这么该死?还要我怎么说你们才会明白,你们被玩了!”

    大长老此时心中一跳,完了!

    “果然!还是某些人厉害,为了让你们今天举手将我交出去,这不,杀了这么多伙伴的晚辈,也不怕遭雷劈,啧啧!”唐风冷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还有谁不明白就真的是傻子了,显然他们这些长老的后辈都是被陷害进去的,否则绝对不会有这种巧合,再联想起一直一来大长老的话语,还有之前和大长老争论的几人的话语,这些人那还不明白。

    “走开!别拦着我!”一个暴脾气的发火了,想要将大长老直接撕了,正要一把将身前那个举起手的长老推开,唐风再度开口了。

    “推开干嘛!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这些人的晚辈就没事呢?是个人九个都遭了灾,为何会有一个人什么事都没有呢?明明不差着一个人啊!”

    “这些举起手的长老全是内奸!”一个人后知后觉,那些举起手以为躲过一劫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一阵喧闹声响起,那些长老的惨状就连上官家主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这事何必呢?同门相残?”

    一剑门的掌门却是摆摆手,“从大长老开口之际我就闭口不言了,既然他们希望所有人都参与讨论,既然如此,他们被所有人打死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面对这个悲剧,我只能闭上眼睛!”

    一剑门的掌门说着,无辜的闭上了眼睛。

    闹剧过了很久才结束,没了那些杂鱼,此时的一剑门众志成城,一概向外,一个个看着上官家的方向,恨不得撕杀个痛快!

    唐风却是悲伤的弯下了膝盖。

    “这一拜,我不拜天,我也不拜地,我拜那些因我而死的弟子。”

    唐风吸了口气,抬起了头,“我曾经发过誓,只救人不杀人,如今却是害死了这么多人。”

    如果欧阳林在这里,定然能明白唐风说的是什么,因为欧阳林也发过同样的誓言,这是药皇殿的传统,唐风自然不会破坏规矩。

    “不管怎么说,害死了很多的一剑门弟子,我愧为一剑门的长老,本来这件事我可以阻止的,可惜的是那个时候我在剑坑里面,让一些不该死的人白死了,是我的错。”

    所有的一剑门成员,从弟子到长老,全都动容了,但是话语梗在喉咙里半天吐不出。

    “不怪你!都是上官家的混蛋!”不知道谁喊出来。

    “不怪你!”应和之声相应起来,让场面都沸腾了。

    “怎么能不怪我!就像刚才说的,媳妇被人抓走了,我还躲着,这像话吗?媳妇都死了,我还躲着,这是男人吗?”

    唐风奴吼着站了起来,一把将腰间的长老令撕扯了下来,上面除了长老令三个字,就只有一个疯字,唐风将令牌扔向掌门,被掌门一把握在手里。

    “你们不就是想要一剑门把我交出去吗?我不需要!我自己站出来,谁想杀我就过来,我唐风就在这里,从现在开始,我唐风!脱离一剑门!来啊!”

    “我萧炎脱离一剑门!誓与上官家不两立!”

    “我林动!脱离一剑门!”

    “我秦羽!脱离一剑门!”

    咆哮声汇聚在一起,形成浪潮,气势骇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