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故人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在一剑门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一剑门给唐风留下的记忆绝对算得上深刻。

    那些傻傻却又充满了激情的弟子,掌门和执法官慕枫对自己的维护,都让唐风印象深刻,但是唐风食言了,他没能让一剑门的丹道因为他而重新兴盛起来,所以他留下了一本心得。

    看完心得,照着做的,成为六品丹师不是问题,这也算是唐风给一剑门的丹道留下了一个火种了。

    同样享有这个待遇的还有隐宗,虽然隐宗的掌门李三刀很惭愧。

    唐冰和珠玉不知道被谁带走了,一起带走的有第七峰的一切,包括了那只大老虎和猴子,还有唐风的几个弟子,欧阳林因为黄鼠的存在躲过一劫,这倒是好事。

    墨然对唐风即将前往圣城是极为不舍的,直到唐风说了一句绿甲放在隐宗,毕竟圣城附近就是三祖同盟,若是被矮人族看见了绿甲,唐风可不认为自己能护得住。

    墨然一听到这句话,立马挺直了身子,一把将眼泪和悲伤的表情一起擦去。

    “早说嘛!害得我掉了这么多眼泪!”墨然一点都不感到羞愧,反而敞开肚子在唐风的第七峰蹭吃的,让唐风恨的牙痒痒,一脚将墨然从第七峰踹了下去。

    还有一个故人也来和唐风道别,正是公子如玉,温润儒雅的李晔,唐风早就看李晔很不爽了,明明做的是最龌龊的勾当,偏偏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如今已然身份不同的唐风二话不说就将李晔揍了一顿,李晔身后的春娘看得生气得不行,看样子一颗心已经被李晔骗到手了。

    李晔倒是毫不在意,鼻青眼肿的重新站起来喝茶,任由春娘给自己收拾身上的灰尘。

    “我就知道!你想揍我很久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坑你一把的!”李晔面无表情,因为脸上全是拳头印子,动一下就疼得要命,唐风这个混蛋,揍人专门往脸上招呼。

    “你也要去圣城?”唐风倒是听出了话里的弦外之音。

    “我们的生意哪里都是,说什么我也要去圣城!圣城我已经去了很多次了,那里可是我们最大的销赃地点!”李晔面不改色,直到唐风一把将茶具收起来,拿出一坛子好酒。

    这酒可是唐风从醉剑手里打劫出来的,醉剑的人不怎么出彩,他的酒却很是出彩,至少市面上的灵酒唐风是不怎么看得上眼了。

    唐风也是第一次看见李晔发酒疯的样子,春娘已经下去了,这是李晔还在清醒的时候就把春娘赶走了,剩下李晔一个人冲着唐风说酒话。

    “你知道吗?我娘就是这些混蛋劫掠过来的奴隶,我爹当初看我娘漂亮,一时冲动,然后没想到向来子嗣稀少的修士居然一发中地,有了我!”

    唐风还是第一次听到李晔说起自己的事情。

    “哈哈哈!他们偷偷摸摸把我娘杀了,还以为我不知道,我这一生,忍辱负重,为的不是别的,我要李家上上下下,全都给我娘陪葬!”李晔像个疯子一样。

    唐风还能说什么,不停的给李晔把杯子里的酒满上,让李晔说个痛快。

    李晔逐渐趴在桌子上,唐风却是想起了很多,有李家宁愿让两个不出众的子嗣来当继承人也不愿意让李晔站出来,结果两个人都被唐风杀了。

    有当初李晔在伯老面前,强装镇定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嫡系的嚣张,而伯老不过是李家的奴仆罢了!

    有李晔收下春娘的那些小心思,显然,当初的春娘肯定有什么地方触动到了李晔。

    “这个世道,人人都是不幸的,人人都是幸运的!”唐风暗自叹息了一声。

    不幸在于这个世道给人的压迫,幸运的是,有人如果能坚持本心,就定能在历史上留下璀璨的一笔!

    李晔趴在桌上喃喃自语,唐风却是来了兴致,开口询问,“那你娘是哪个族的?”

    “精灵族……”李晔下意识地回答了。

    看着李晔那张比自己还帅气完美地脸庞,唐风忍不住了,“万恶的血脉优势!”

    两个人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李晔看着唐风目光里全是复杂,最后扬长而去,道别都没说上一句。

    出了这些人,唐风还找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木太白,还有一个就是黄鼠。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彼此心中所想,长时间的配合让他们彼此之间默契十足。

    “唐风,你现在要出去闯荡了,以后惹上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你可以来找我们,我们这永远是你最后的退路!”能说这话的自然不是黄鼠,而是木太白。

    最近木太白的小日子过得很是不错,据说为了掩饰身份,还找了一个女弟子当作妻子,一起在凡人界活着,生活的每一天都有着阳光的滋润。

    “我不会说木大哥的话,我的尊严都是您给的,我现在日子过得比以前不知道愉快到哪里去了,我只想说,我们在外面也有在外面的好处!”黄鼠说到这,和木太白对视一眼。

    黄鼠的事情唐风也听欧阳林说了,俨然是一个地下的霸主,权柄通天,中层的两个大宗门,隐宗和江湖楼都得给他几分面子,据说上次隐宗和江湖楼的冲突还是黄鼠出面做的和事佬!

    除此之外,黄鼠买了五六个漂亮的美婢,家就安在木太白的隔壁,整日都是笑声,每天晚上都是叫声,这样的日子,黄鼠以前想都不要想。

    和木太白对视一眼后,黄鼠拍了拍手掌,顿时从门后走出六个年轻人来,十几岁的样子,全是两人训练出来的子弟,想要让唐风带到圣城去。

    “不是我吹!现在隐宗和江湖楼的苗子都是我们挑选剩下的,好的苗子全在我手里,我悄悄的培养着,只是现在他们成才的太少,这六个还只是稍微拿得出手的!”

    说到这,黄鼠就是满脸的得意,谁能想到他黄鼠还有今天,尤其是唐风的名头打响之后,一些小门派的长老看到黄鼠都要尊称一声鼠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