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药皇令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大长老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如此不给药皇殿面子,当自己这些人是什么人,顿时笑着开口,“我看不用了,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唐风看着大长老,一个人之所以是人,终究还是逃不过一些细节,这也意味着告诉大长老自己的身份可能会被看出端倪。

    可是无论大长老的身份还是自己要拿的东西,都避不过大长老的眼睛,唐风还是得告诉他自己叫做唐风,药皇唐风的唐风!

    “大长老!你不会吃亏的,我是来挑战你的,怕你到时候没面子!”唐风笑着开口了,说得非常的狂妄,这种狂妄瞬间击中了大长老的死穴,惜才!

    大长老的性格唐风非常清楚,只要自己是个人才,他绝对会因为给自己脸面而答应自己的请求。

    年轻人被唐风的话都差点气坏了,手中的剑都掏了出来,颤抖的指向了唐风,大长老却是一挥手,“全都出去!”

    唐风是个人才,尽管大长老没有看到那天的情况,但是看投影也能看出来,甚至他都怀疑这个唐风是不是那个唐风了,可是这是不可能的,药皇可不是一个会夺舍的人。

    所以当众人离开,唐风说出那句,“你以为我叫唐风真的就只是一个巧合吗,老苏!”大长老整个人懵了!

    “你是药皇大人?不可能!想骗我!药皇大人绝对不可能夺舍的,他的尸体我都见过,正常的死亡罢了!”大长老摇着脑袋,不敢相信。

    “老苏!”唐风一声大喝,将进入魔障中的大长老唤醒,“你把我带大的难不成还认不出我?再说了!除了我,谁敢叫你老苏!”

    大长老是唐风的师父留给唐风的仆人,两人几乎情同父子,否则大长老的什么曾曾曾孙子出生,唐风也不会去看了。

    大长老只得忍痛相信唐风是夺舍活了过来,可是看着他的表情,怎么看都好像要一巴掌把唐风打死,否则败坏了药皇殿的名头。

    “老苏!我和你不说假话,我是被人害死的,同样的,我也不是夺舍的!”唐风真怕大长老真的出手,赶紧解释了一番。

    随后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满脸的愤怒,两个小人谋夺自己的东西,亏自己把那两个小人当作兄弟,简直是瞎了眼!

    大长老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完全不知道唐风居然遭遇了这么多东西,同样的,如同唐风所说,唐风是不会和他说假话的,他信了!

    “你出去千万不要和别人说这件事情,我怕到时候你会被人活活骂死,而且药皇殿也永无宁日!”大长老开口恳求,唐风表现得很无奈。

    “我如何不知道,我实在隐瞒不过去了,我就说我是唐风药皇的传承弟子,我今天来,无非是提个醒,老苏,我需要你,迟早有一天我会和那两个畜生面对面的,所以我需要你!”唐风看着大长老。

    大长老点了点头,这也是唐风的来意之一,和那两个人对抗,唐风需要势力,本来想慢慢等着木太白和黄鼠两人的成长,可是怎么看他们的成长都太慢了,唐风还是选择了药皇殿。

    “第二我想要你帮我洗脱前任药皇的嫌疑!”唐风说到这看了一眼大长老,两人心意相通,大长老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唐风这几日风头太甚,他怕那两人会起疑心!

    “第三!我要带走药皇令!那里面有我要的东西!”唐风说完了就坐在椅子上。

    大长老和唐风一样,一起靠在椅子上抖着腿,动作都一样,闭着眼睛都不知道想些什么。

    “小风,我这是以苏三的名义叫你,小风,再度见面,你还是翩翩少年郎,我已是垂垂老矣,你叫我如何相信这世事的诡异变化?”大长老叹着气。

    唐风也叹了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手指成笔,虚空中画符。

    “今日我唐风,以命为抵押,成此天道誓言,我绝对不会使用夺舍手段,从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如此,上达天听,有违以命相偿!”

    唐风的话一落,大长老瞪大了眼睛,唐风手上的符光飘散开来,而唐风还是神采奕奕的站在那,这才放下心来。

    “长老令待会你自己去拿,我帮你把人支开,小风,对不起,不是我不相信你,这件事实在太大了!”

    大长老轻声说着,眼角却是涌出了泪水,这是开心的泪水,当初的故人回来了!

    唐风看着大长老的背影,微微叹息了一口气,挥手将房间里的禁制全都撤掉,这才配合着大长老走了出去,垂头丧气的样子就好像刚刚失败了一番。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老了不行了!还是后生可畏啊!”大长老话里话外都是唐风胜了的表情,但是唐风听到这话却是更加羞愧了,甚至仇恨的看着大长老,就好像大长老得了便宜卖乖一般。

    大长老带着众人走在前头,甚至亲切的拉扯着唐风的三个弟子,唐风则是不言不语的跟在后面,没人看他,只有他的三个弟子隔着一堆的人,也看不到他。

    下楼的瞬间,唐风却是走向了楼上,只见一层光幕撒开,唐风走进了光幕之中。

    自己的炼丹房已经盖上了一层非常厚的灰尘,丹炉,地面,座垫,都给唐风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时间不多,唐风再上了一层楼,这里是唐风曾经修行看书的地方,唐风熟悉的推开门,细小的灰尘在阳光中飞舞着,唐风走了进去。

    拉开抽屉,里面摆着一块木头令牌,看起来很是不起眼,可是只有药皇殿的人知道这块令牌是什么含义,有这块令牌,说明这个人是所有药师的皇帝!

    唐风抓起了令牌,转身离开了。

    几人走到了楼下,唐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了队伍,恶狠狠的看着大长老一眼,“老家伙,你别得意!”

    “年轻人,太嚣张了可不好!”大长老也一改和善的笑容,“丹师,天赋和能力固然重要,品德也很重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