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拿什么和我斗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就好像没听到的一般,徐培山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放弃,也不是那种会后悔,会自责的人,他口中的对不起仅仅是因为他们真的对不起唐风,没有多少歉意。

    “但是,我们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两次!”徐培山的面色狰狞起来,“这一次,你只是小小的秘桥境界,你拿什么和我斗!”

    桌子瞬间四分五裂,唐风刚好喝完手中的茶,稍稍抬起头,又有晶莹的茶水向着自己冲了过来,是徐培山杯子里的茶水,此时每一滴水都化作了水箭,直指唐风的各个要害。

    一条毛巾出现在唐风和茶水之间,这是周崇年送给唐风前往前线的防身宝贝,如今用来对付这两个混蛋却是刚刚好。

    毛巾看似柔软,却是将所有的水箭全都包裹了起来,到最后,水箭全都化作了茶水从毛巾上面低落。

    “居然拿我的东西来对付我大哥!你就算是药皇!你也要死!”周崇年愤怒了,直接掏出一把开山斧,向着唐风劈杀过来。

    这把斧子就是周崇年的本名宝贝了,唐风自然轻松的认了出来,当初还是自己送给他的。

    徐培山也不敢托大,手中出现了一把扇子,乌黑折扇,上面还泛着金属的光泽,显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扇子被扔了过来,化作无数的刀片,将唐风团团围住,无论哪个方向都是刀片,头顶还有一把开山斧,这是唐风当初给两人设计的合计办法。

    “那个时候日子多舒适啊!”唐风叹了口气,“我是大哥,你们是二弟和三弟,全都是普通人,每天都很开心。”

    剧烈的碰撞声响起,波动却被房间全都挡住,一层无形的薄膜将这里和外界已经隔开了,这也导致这样的波动变得更为剧烈。

    当波动停下,房间里出现一朵黑色的莲花,将唐风团团的抱住,刀片和莲花之间互相摩擦着,火光四射,至于斧子则是被唐风单手握住,无法动弹。

    “人总要前进,总是要往上爬的。”徐培山冷哼一声,“你炼制了天丹,你说要去前线和救更多的人,你想过你走后我们两兄弟怎么办吗?你知道天丹对我们的诱惑又有多大吗?你还一个劲的和我们分享!”

    “不管你说什么,你今天都得死!”周崇年大笑着,“你一死,我们隐居一段日子出去就能逍遥自在了!”

    开山大斧变得璀璨起来,再度高高的举起,周崇年认真了。

    “只能,在对不起你一次了!”徐培山叹了口气,无数的刀片还原成了扇子,上面漆黑的光芒无比摄人。

    唐风的黑色莲花再度将唐风包裹起来,“你们说得都对,你们是天灵期,我是秘桥境,而且都受了伤,我打不赢你们,甚至蹦跶的资格都没有。”

    开山大斧上面出现了一种一往无前的气息,无比的骇人,斧头的利刃上开始绽放出光芒,灵力和杀意都要从斧头上溢出。

    “镇天!”周崇年大吼一声,一把巨大的斧头虚影出现,唐风的黑色莲花边缘直接开始颤抖了起来。

    扇子上也冒出了光芒,那是一种刀意,唐风无比的清楚,刀意之余,真真假假的出现了无数的扇子,让人眼花缭乱,唐风却是看紧中间那把不动的扇子,眼睛都不眨一下。

    “蜂巢!”随着徐培山的开口,无数的扇子向着唐风斩杀过来,其中九成九都是灵力化作的,只有一把锋利到了到了极致的扇子是扇子的本体,也是致命的手段。

    唐风的眼睛丢失了那把原本不动的扇子,除此之外,黑色莲花的最外面一层直接枯萎了,可见斧头的杀意强横到了什么境地,唐风的脸都有一种生冷的疼痛感。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始终是我找人布置的!”唐风叹了口气,身形消失在徐培山和周崇年的视线和神识之内。

    “我当初想着能帮我挡住和我一个境界的人,如今用来斩杀你们,虽说不是很赚,但是很值!”

    唐风的声音空灵,不知从何处响起,让周崇年和徐培山完全找不到人。

    斧子和扇子全都打在了空气中,将杀意散去之后,只有扇子在原地沉沉浮浮,等待着主人的召唤,也就在这个瞬间,整个的房间瞬间延伸开来。

    徐培山低下了头,下面是无垠的流沙,他的身子正在往流沙的深处钻去,这是困阵。

    周崇年将斧子扔下,整个人站在了斧子上面,到也能站得稳稳当当,此时他正谨慎的打量着周围。

    “给你们个好消息,当初给我布置这些阵法的人是梦魇先生,就算是如今也是阵法界的第一人!”

    随着唐风的声音响起,两人的身边出现了无数的将士,开始互相撕杀起来,而两人的脸色一变,感觉无论是灵力还是什么,全都用不出来。

    梦魇先生设计的阵法向来不是墨守成规的,每一个阵法都是因地制宜,幻阵和困阵结合,让人真真假假恍如做梦一般,非常的出彩。

    刀子砍向徐培山,那是一个敌方的将士,徐培山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挡住,却看见自己的脑袋飞起,手也飞起,心中顿时一惊。

    周崇年就更惨了,看着自己的脖子被人一把抓住,脖子里的骨头气管全都被那人拉扯出来,而且还不断的从自己的身体里抽取着,无比的恐怖。

    当两人大口喘着气倒在地上,周围哪还有什么站场黄沙,无数的大街小巷,街上更是热闹到了极致,人来人往,声音嘈杂。

    两人想要动步,发现自己是个没有腿的瘸子,此时正在乞讨着。

    两人开始哀声乞讨,说些可怜可怜之类的话,随后出现一条行动自如的老狗,冲着两人尿尿,他们敢都赶不走……

    唐风此时站在房间里的一个角落里,整个房间此时已经是恍如夏日的夜空,到处都是点点闪烁的光芒,那是阵法在运作的象征,看起来倒是美轮美奂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