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停下来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军营里径直嬉戏喧闹!上官家的人,出来管管!”小将看见上官楚楚和上官叶叶打闹的场面,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动容,要知道,上官楚楚可是天生媚骨啊!

    “不愧是董重手底下的兵,军级严明到了无视天生媚骨的境界!”唐风都有些感慨。

    天生媚骨不是说任何场景都能迷惑到所有人的,在撕杀的战场上,这种魅惑就了近于无了,显然这也和董重的严明军纪有一定的关系。

    上官叶叶翘着嘴巴答应了下来。

    但是还有一件事耽误不得,唐风船上的管事人员小跑着上前,在小将耳畔说了几句,然后指了指唐风。

    小将看向唐风的眼神明显有些柔和,走到了唐风的面前,让唐风出列,跟自己走。

    唐风自然知道怎么回事了,看向上官两姐妹,算是安抚一下,然后跟着小将跑了起来,两人速度很快,毕竟这种事情时间就是人命。

    “将军!”小将哪里还管什么规矩,拉开大帐的厚厚幕布就冲了进去,进去之前还记得随便指了个地方,让唐风去那等等。

    “将军!联盟的总部派人来了!”小将显得很开心。

    “总部派人?不是都来了吗?往日不也来,大惊小怪的干什么,没看见我在开会么?”董重从桌子上的影石投影上抬起头来,示意对方出去。

    唐风听到这声音,不由的感叹一声,董重也老了啊!岁月不饶人啊!

    董重的声音带着一股金石之声,年轻人往往带着一种活力,稍微老一点的则是一种玉石的感觉,只有老了到了一种程度,为了威严,大声说话,声音往往带上一种金石的感觉,嗡嗡的响!

    大帐里安静了下去,没多久,大帐厚厚的幕布被掀开,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

    唐风抬头看去,多年未见,董重的两鬓全是华发,眼神虽说有些浑浊,但还是如同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样,如同鹰一般锋利。

    董重的脸显得很有棱角,看上去有一种厚重和威严的感觉,此时这张脸正冲着唐风问话。

    “你是唐风?哪个唐哪个风?”

    唐风的眼眶顿时湿润了,宛如初见一般,只是如今自己是少年,而董重已然苍老。

    “荒唐的唐,风流的风!”唐风没发现自己的声音里有一些哽咽。

    董重眼睛一亮,却是没有多说什么,甚至伤感的唐风都没发现。

    “你是联盟派来帮助大伙治伤的对吧!现在就出发!跑步前进!”董重说完,扭头进入帐内。

    唐风喊了一声是,随后转身就跑,过了好久才有人追了上来,说伤病营走错方向了,重新带路。

    唐风和董重的信还在三族同盟的房间里,只是唐风目前拿不到,那个房间被徐培山和周崇年用禁制牢牢封住,唐风实力不够,还进不去。

    那些信件里,最后一封,是董重和唐风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让唐风多少还是注意一点。

    唐风明白董重说的是徐培山和周崇年两人,那时唐风把董重和那两人都当作兄弟,没有那么讲究,如今自己才明白董重看人之准!

    想到这,唐风一阵毛骨悚然,之前当着董重的面,唐风和董重的对话和当初一模一样,那时的董重还没有唐风年纪大,很认真的说,今日救命之恩,来日热血以报,敢问恩公姓名。

    “唐风!”唐风有些惊讶,这年头不知道药皇的名声之人很少了。

    “哪个唐哪个风?”

    “荒唐的唐!风流的风!”

    两个人当初说到这,齐齐笑着,而今董重却是板着脸让唐风去救人。

    但是以董重的眼睛之毒辣,心思之缜密,唐风知道,自己怕是露馅了,不过也无所谓了。

    这么想着,唐风抵达了伤病营。

    伤兵营没有严肃,没有欢乐,显得有些安静,只有认真的听才能听到那些汉子很压抑的呻吟,显然,他们都在承受着很大的痛苦。

    “为什么不给他们止疼?”唐风有些疑惑。

    “前线药物不是很多!”带路的还是那个小将,此时也有些尴尬。

    “药物就是拿来用的!不多就想办法去弄,怎么能这样!”唐风顿时有些愤怒,每每看到这种情况他都忍不住愤怒。

    小将脸上也满是沉重,但是眼眶却红了。

    “大人还请不要责怪将军,前线物资匮乏,我们也是想着为兄弟们留下药物,说不定就能救上一命,至于我们,全都是皮肉痛苦罢了!忍忍也就过去了!”

    虚弱的声音响起,是唐风身旁的一个病号,此时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但是目光柔和,请求着唐风不要责怪那个小将。

    唐风的心也软了下来,没有多说什么,正要给他治疗一下,那个人再度开口了,“大人,我还能撑住,还请大人去看看那些更严重的兄弟们!还请大人一定救他们一命!”

    唐风不知道说些什么,点了点头答应下来,手在对方的几个穴位上点了记下,让他沉沉的睡去。

    “兄弟们。”唐风站起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在这里,你们喊出来就不疼了,你们尽管开口就是!”

    “大人!我们不疼!”

    “打扰到那些休息的兄弟,他们明天就没有精神了。”

    “大人,这边的兄弟都是昏迷过去的,还请大人赶紧治疗他们!”

    一声又一声,但是每一声都非常地轻柔,害怕把身旁地弟兄吵醒一般。

    能开口的基本上还没什么事情,唐风也知道,只能忍住眼泪,走到那一个个闭着眼睛的人床前。

    “这个死了!好生安葬吧!”

    “这个能行,来人帮我打下手!”

    唐风在床位之间来回走动着,好在储物戒指里装了不少的药材,都是三族同盟紧急调动出来的,为了的就是对付那些蛊毒。

    夜已经很深了,伤病营的幕布被人拉开,唐风听见了声音,却是头也没抬,专心的治疗着手底下的人。

    就在之前,这个营房几百来人,抬出去差不多十几个弟兄了。

    “停下来!”董重的声音,唐风却是一动没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