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曾甲之死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泥烂地里全是坑坑洼洼,除此之外,地面湿滑,这是常年被浸泡的表现,如果运气不佳,也有一脚踏入一片全是陈年血污的大坑的可能性,那就只好自认倒霉了。

    瘴气是修士和凶兽一族的血肉所化,对神识甚至有着轻微的毒害效果,除此之外更是阻碍了神识的延伸,这也导致了在这一片区域战斗的人几乎全是瞎子一般的存在。

    当然,这个地方最为艰难,董重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凡是在这个地方的人,几乎多多少少的会点医治的东西,除此之外,他们几乎全都是千百战的老兵,一个个反应迅速,能最快发现敌人并作出应对。

    这也导致当唐风带人赶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战前放松的笑声,尽管是一些嘲笑,但是唐风知道里面包含的善意。

    “小娃娃们,要打仗了,你们还是去别的地方。”

    “瞎说什么,别的地方叫做打仗,我们这叫做挨打!哥哥我看你们皮薄肉嫩,还是不要挨打的好。”

    没什么人紧张的,他们互相穿戴着工具,一边帮身旁的人检查一番是否穿戴得严密。

    面具连同着帽子将他们的脑袋全都遮住,身子上的衣服紧紧的贴在了身上,不仅仅如此,每一个缝隙都被重新在外面捆绑上一层。

    “为什么不用法器?”唐风这还没开口,身后已经有人好奇的询问了,用法器不是挺好的么,阵法几乎可以隔绝一切。

    “小娃娃!还是回去玩吧!”有人怪笑一声,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栽倒进入瘴气之中,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连神识都能毒害腐蚀的瘴气能用法器坚持住?就是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是英石细细打磨粉末,用水和线浸泡之后,才能挡住这些瘴气不能轻易的进去,即使这样,时间久了,难免会有瘴气跑进去。

    在这里的老兵身上刀疤不多,但是坑坑洼洼的地方却是多得很!

    唐风笑着和还在穿衣服的人打趣,“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专业治疗的队伍,你们要是受伤了,我们负责保证你们活着回到营帐!”

    那些正在穿衣服的人一愣,一个个的不再多说,唐风说的这种人很有必要。

    泥烂地死的人绝大部分并不是战死的,并不是说他们不凶,他们几乎都是受了伤,衣服破了,最后来不及冲回城墙,最后倒在了瘴气之中。

    第一次穿这种特制的衣服,唐风看着大家的动作倒也说不上多困难,当众人都准备好了,唐风招了招手,带头跳了下去。

    董重此时已经从营帐走了出来,敌人已经打到了最后一道城墙,这个时候还缩在营帐里就是不明智的了,他站在城墙之上,就是一个很好的威慑。

    曾甲抓着手里的长枪,眼神中没有一丝的紧张和恐惧,反倒是充满了沐浴血液的渴望。

    “很好!早也不是当初被吓得哇哇叫的小伙子了!”董重大笑着拍打一下曾甲的身体,走向了其他的地方。

    曾甲一阵的心潮澎湃,同时有些觉得不对劲,他总能感受道有什么东西好像悄无声息的注视着自己,修士的直觉往往是很敏锐的,可是他猛然回头,或者四顾之时,却是什么都发现不了。

    “或许这只是一种错觉?”曾甲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没有多想,此时号角已经吹起来了,到处都是走动的将士,他们全都开始动作起来了。

    曾甲这次是个领兵的,手底下的人不多,百十来人,但是终究是领兵的,曾甲想起将军说过,领兵之人,不能全然躲在手下的身后出谋划策,尤其是别人兵临城下之时。

    曾甲选择了站在所有手下的最前面,一杆银色的长枪,一袭银色的斗篷,看上去很是帅气和年轻。

    “杀!”

    大吼声不知何时响起,曾甲一马当先,除此之外,更是有条不紊的招呼手底下的弟兄动作起来,结阵的结阵,负责射箭的射箭。

    但这不是曾甲想要的,曾甲想要的是沐浴鲜血,他一个人冲入了凶兽群之中。

    痛快,舒畅!这种沐浴鲜血的感觉很不错,曾甲觉得体内有一股郁结之气顿时消散,舒畅到发抖。

    要知道,他毕竟是董重手下的亲卫,虽说只有化气后期的境界,但是董重将军教过他。

    战场之上,境界没有到一个境地,那就不是很明显,杀一个人很厉害,杀多了,你只会累,到最后就是别人杀你!

    曾甲记得很牢,为此,当初一起和他学习的几百人,最后只剩下几十来人了,他却还一直活着。

    所以曾甲打算撤离,但是不走运的是对方的人群里出来一只凶兽,这是一只中年的岫,凶岫。

    因为对方长得实在像是山里的岫,伴山为居的那种,所以才被人冠以这一类的名号,向这种方式给凶兽族种类起名的人其实大有人在。

    然而此时,这只岫盯着曾甲,不怀好意。

    曾甲能感觉到舌头上有一种发苦的味道,因为对方看起来不是不好惹,非常的不好惹!

    岫有着扁平的身体,身上的毛发非常的光滑一般的攻击对它而言简直就是挠痒痒,这还仅仅是山里的,而这次是凶兽一族的!

    曾甲紧了紧手里的长枪,大喝一声冲了出去,用尽了生平所有的办法,最后曾甲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对面就是那只凶岫的尸体,而周围已经有凶兽一族冲了过来,血盆大口即将将他吞下去。

    完了,这次死定了,曾甲心中悲凉,闭上了眼睛,如果有下次,他绝对不会冲得这么快。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想着他冲了过来,速度快到不可思议,让曾甲重新焕发了求生的渴望,可是看到对方那双阴沉的双眼,曾甲恐惧起来。

    他找到了,那个一直若有若无的观察自己的人,果不其然,对方不是来救自己的,影子的手探了出来,一把抓住他腰间的储物袋,然后转身离开,任由他被凶兽吞噬进入嘴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