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曾甲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泥烂地和其他的战场截然不同,有着瘴气进行无差别的覆盖,泥烂地的战场更像是瞎子打架一般,声势不明显,但是危险性却是一点都不低。

    唐风站在泥烂地之中,瘴气萦绕在他的周围,身为炼丹师顶级的存在,唐风本能想要尝试一下瘴气的腐蚀性程度,但终究还是忍住了,目前还是要以战争为主。

    一只巨大的爪子从瘴气中伸了过来,类似于这样的袭击唐风已经遇到好几次了,稍微避开,正要给予偷袭者致命一击,仔细看去才发现,这单单只是一只爪子,看起来像是被砍下来的。

    唐风来了精神,前面有人在战斗,这是好消息,唐风向前走去,因为身上衣服的原因,声音不是很明显,一直到看见了一个人的轮廓才听到声音。

    “兄弟!需不需要支援!”唐风开口询问,他培训出来的人几乎就是用来支援的,包括了他本身。

    “赶紧离开这里!我受伤了。马上这里便会吸引大量的凶兽,你离开此处还有希望!”

    轮廓没有因为听到唐风的声音而主动靠近,反倒是劝说唐风离开。

    血腥味会吸引凶兽一族的到来,这是常识,倒是不用多说,但是唐风主要还是做这一行的,现在正是用武之地,怎会因此离开?

    “不要乱动!我马上过来,我是唐风!”唐风说着走上前去,手抓住对方的手,刮蹭两下,蹭掉外面的石英皮,替对方查看起来。

    “或许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培训了一帮人,专门做这个的!”唐风一边说话,一遍将对方的身体状况查探清楚,好像是后背出了问题,像是被抓破了,大量的灵力停留在那,想要阻挡瘴气入侵体内和隔绝掉鲜血的气味。

    “就是在战斗的时候帮助友方迅速恢复战斗能力之类的事情,我们提供的帮助不大,但是在这泥烂地里倒是合适得很!”唐风笑着说着,手上却是迅速得忙碌起来。

    “你就是唐风?是那个找出凶兽一族蛊毒症结的唐风?”受伤的人明显疏松了一口气。

    这些日子,唐风和他的队伍一开始非常的不被看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在战场上的作用也体现出来了。

    以往类似于自己这样的人,受了伤之后最好的选择就是被凶兽一族闻着气味活活杀死,要不就是伤势严重,在回去的路上被瘴气侵入,从而死在泥烂地,真正能活下去的人少之又少。

    有了唐风的队伍出现,这样的人一旦被发现,几乎都能马上恢复到战斗中去。

    “谢谢了!”在唐风动作完成之后,那人开口道谢,唐风知道对方看得清,稍微行了个军礼就离开了。

    整个的过程挺幸运的,没有凶兽一族的突然入侵,倒是让治疗的过程非常的容易。

    泥烂地之外,高高的大河关城墙上来了一个人,看着翻涌的瘴气,和瘴气中不时跑出来的一两只凶兽有些麻木,他的眼神中有些恍惚,迷茫,他不知道他接下去要做的事情是对的还是错的。

    “这真的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啊!”他呢喃着,到底还是相通了,“唐风,别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他口中的唐风此时还是很轻松的,一直徘徊在靠后位置的他几乎看不到什么凶兽族,倒是时不时能遇上几个自家的兄弟,他发现自己的队伍找到一个很好的办法。

    和唐风提出的胡乱流窜不同,这些人直接找到一些老兵挂钩,跟着对方走,既能帮助老兵应付突发的情况,也能保护一下战斗经验不是很丰富的自己。

    尽管大家彼此都看不见对方,但是大家还是知道战场的情况的,唐风就在一上午之间遇上了不下四只凶兽,稍微有点不对劲,在和一个老兵碰面之后才知道。这根本不算什么。

    走在最前面的队伍,起码遇上了一二十次,打赢了就活下去,没打赢,此时已然倒在地上,被瘴气腐蚀掉了。

    从那天开始,唐风碰到的凶兽一族逐渐多了起来,这说明泥烂地最前线的战士此时已经战斗到了白热化的状态,应该已经陨落了不少的人,才会漏掉这么多的凶兽没有处理!

    唐风的战斗也越来越熟练,很多的时候几乎不用看见或者听见什么,而是有一种有东西窥探自己的感觉,凭借着这种感觉,唐风倒是每每能做到料敌先机。

    就在唐风习惯了这种状态的时候,有个人找到了唐风。

    唐风也说不明白谁找到谁,但是唐风很开心,因为遇见了熟人!

    唐风救下一人之后,那人的动作很大,说自己是曾甲,来给唐风传递命令的。

    “曾甲?”唐风一开始还有些疑惑,毕竟曾甲就算身经百战,也没有跑到这个鬼地方的可能性,要知道他可是董重的亲兵,哪有亲兵随便乱跑的。

    “将军让我来找你,说是泥烂地战况不明,让所有人撤回城墙之上,尤其是你!”

    那人有些焦急,看着唐风不信任自己,顿时左看右看,最后想出了7一个很不错的办法,两人中间除了隔着瘴气,还有两层英石面罩,彼此完全看不清对方是谁。

    但是牌子是不会错的,而且牌子脸上才不会有英石罩子,所以牌子是可信的。

    当对方拿出证明自己身份的令牌之时,唐风笑着走上去拍了拍曾甲的肩膀。

    “还是再等等吧,等他们先上去吧!”唐风笑着答应,随后却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有个疑惑,这个烂泥地的瘴气如此恶毒,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在城墙附近再打,这泥烂地扔了都没事啊!”

    “这个还不是因为害怕凶兽一族对我的们的城墙感兴趣,所谓命令是我们必须保住城墙,现在好了,其他地方都差不多了。将军镇北把狗都放过来。出来一个打一个!”

    唐风点了点头,一事一物都有着各自的理由,而之所以在瘴气里战斗,为的就是不让城墙遭到破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