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女人如花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所谓盗亦有道,你们抢东西就好好的抢东西,不要抓人,不要弄坏船只,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如今你们既然违背了强盗的准则,那就别怪我了!”

    伴随着说话声,唐风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瘦削的身影正疲惫的拍打着身上的尘土。

    唐风是真的没想到,这一次的丹劫比起之前的丹劫要强大数倍,唐风在关键的时候将狂暴的能量控制住了,否则别说唐风的房间,就是整个的大船都要被毁掉。

    不管怎么说,丹练成了,唐风走了出来,开门的瞬间,纯净的丹香再度弥漫了出去,让在场的诸多人的鼻子全都狠狠的享受了一把,其中,以劫匪老大最为明显。

    “这么浓郁的丹香,八品丹药?”劫匪老大笑着看着唐风,“就算你说了那么多的大话,念在你八品炼丹师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唐风像个好奇宝宝的似的站在那,看着劫匪老大,慢慢悠悠的开口了,“为什么像你们这一类人,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

    大修士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一幕让他多多少少有些尴尬,一个龙骨境的初期修士,居然对着一个龙骨大修士说这些,就好像老鼠挑衅猫咪一样,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就算你是八品炼丹师,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劫匪老大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了一些,看上去就像是忍耐已然到了极限。

    “哎!”唐风叹了一口气,慢慢的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胖娃娃来,“你们这些人哪,不知道哪里来的狂妄和自大,居然还说是忍耐我,都不想想自己配不配。”

    唐风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言语刺激劫匪大佬,对方果然受不了了,身子从大船上飞了起来,沿着挂着的锁链,三两步就走了过来,手中一把铁做的扇子,指向唐风。

    就在这个时候,唐风的身影在劫匪老大的视线里消失掉了,完全不知道唐风去了哪里,这才是最让劫匪老大担心的事情,显然,他感觉唐风已然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当唐风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唐风手里已经没了小胖子,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非常古朴,内敛的长剑,而长剑上面,居然一滴血都没有。

    大家正想欢呼的时候,他们的老大,那个劫匪老大的脑袋顿时从脖子上掉落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一个个的看着唐风慢慢的收起了长剑,慢慢的走向了自己房间的背影,这让这些劫匪一个个心里惊恐无比。

    大修士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一个龙骨境界的大圆满高手在唐风的面前居然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就连怎么死的,他都不知道,只是觉得一个瞬间,唐风的身影晃动了一下,对方就死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速度和力量?

    赵老头的手心全是汗水,他发现他第一次小看了这个整日闷在房间的修士,随随便便就将一个不可一世的大修士弄死了,他不仅仅是炼丹厉害,打起架来,居然也是这么的不可一世。

    站在赵老头身后的琳儿已经是满眼的小星星了,她本来就没见过什么世面,这样的杀人场景她都是第一次见到,但是在劫匪老大死的一瞬间,她没有觉得恶心和恐惧,反倒有一种石头落地的感觉。

    唐风之所以回到房间,无非也就是处理一些事情,比如将房间里的痕迹给消除一下,比如给江飞飞去一封消息,告诉江飞飞,自己将要在今晚抵达圣城之类的东西。

    处理好这些东西,唐风就从房间里站了出来,他也不能整日整日的躲在房间里,也是时候出来逛逛了,唐风站在甲板上,看着外面被大船撞碎的云朵,脸上带着笑意,手却握着拳头。

    “恩公,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一声怯怯的声音在唐风的耳畔响起,让唐风不由自主的回过头来,入眼是一个皮肤完美无瑕,如同牛乳一般的女子,明眸皓齿,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非常的可爱。

    唐风也是难得出来一次,不知道对面站着的女孩就是赵老头的摇钱树,命根子,此时也是带着和煦的笑容和对方交谈了起来,说着说着,唐风说到了自己的几个道侣。

    “恩公的道侣一定国色天香吧!”少女试探性的开口,却是勾起了唐风的回忆。

    “有气质如同冬日寒梅的,有如同夏日荷花的,有如同出水芙蓉的,还有并蒂莲花,各有各的美吧!”

    唐风喃喃的说着,最后却是笑了来了这么一句,琳儿自然以为唐风形容的是一个人,一个人居然有这么多的形态,宗和起来,应该就是魅惑众生的那种吧。

    “那恩公,你觉得,我像是什么花呢?”琳儿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你呀!”唐风笑了起来,“你就像是正要绽放的昙花,还没绽放,就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力了。”

    “昙花么?”小琳叹息了一声,昙花再美,终究只能美一瞬间,说不上满意还是失望,她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才看到自家爷爷躲在大船柱子的后面,正悄悄地看向这边。

    这一幕让小琳面红耳赤三两步就走了回去,坐在椅子上不再言语,倒是赵老头追着琳儿一阵地询问,等听到唐风那个比喻地时候,赵老头忍不住撇了撇嘴。

    “只不过是一个龙骨境地修士罢了,装什么,搞得和江家地子弟一样,还寒梅什么的,不知道哪里好了!”赵老头说着,却是让身边的老妇将琳儿带回去,不能让她再和唐风见面了。

    唐风自然发现了这些小事,但是随着自己在战场上的历练,对于这种事情,唐风已经越来越不把这些事放在眼里了。

    “或许,这就是男孩和男人的区别吧!”唐风面朝大海,背靠的赵老头正轻轻的说话,不知道在评论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