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他只是一个孩子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发愁,但是十长老的字典里没有愁这个字眼,此时的他面红耳赤,站在书桌的后面,冲着一个中年人喷口水。

    “这就是你的办事能力?我让你去帮我热闹热闹,我没叫你把我幸幸苦苦一百多年的基业给送给别人!”十长老说着说着,气不过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长老别生气嘛,我们可以找家主啊,家主多少还是要向着你这个江家人的!”中年人和之前的年轻人截然不同,此时脸上居然还有笑意。

    “找找找!找个球球!”十长老大骂起来,觉得不过瘾,从桌子上抓起一块石头做的狮子就扔了出去,却是被中年人抓在了手上,但是多少还是消了点气。

    “找家主!我一个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搞事没搞过年轻人,还是我先动的手,我找家主?我的脸呢?”十长老说到这,手指指着自己满是沟沟壑壑的脸颊,面色阴沉。

    “不说这个,你自己看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什么恶霸欺男霸女,你以为家主不知道我做的一些龌龊事,我找他,我告诉你,我找他,只会被批一顿,他不来找我就是好的了!”

    “老爷!家主闯进来了!”十长老话音刚落,一个小厮的声音就传了进来,不仅仅是这样,一个男人将小厮直接拨开,走了进来。

    江家的家主进来之后,先是阴沉的看了一眼中年人,抬腿一脚就将中年人从门口踹了出去,十长老什么都没说,只是弯下了腰,老老实实的看着地面。

    江家的家主挥了挥袖子,书房的门顿时被关了起来,而他的脸上阴沉得就要滴出水来。

    “老十!你很厉害啊!我说了不要抓着唐风不放手了,你今天的动静搞给谁看呢?还有,你一个堂堂的江家长老堂十长老,居然还没弄过外人,江家的脸放哪?我问你!放哪!”

    十长老顿时假装迷糊的抬起头来,“家主说什么呢?唐风?什么唐风?”

    “你还给我装?刚刚那个小子是谁?不是你亲家的儿子么?以为我不认得,圣城夜晚的皇帝,圣城夜晚的老大!老十,你到底要干什么?怎么?当初和我抢家主的位置没抢过,还想再来一次?”

    江家家主咆哮起来,但是真正吓到十长老的却是最后一句,这一句让十长老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脑袋枕在手上,一句话不敢说,瑟瑟发抖。

    “还有!你后面这个女人给我放喽,一定要弄干净喽,整天的当作收藏品一样摆在自己的书房里,怎么,书房里放具尸体是想提醒自己什么?我的书房要不要把你的尸体放上去啊!”

    江家家主的话让十长老跪下来都觉得不安全,到最后更是浑身颤抖起来。

    “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事都不懂!哼!”江家的家主冷哼了一声,像是不想看到十长老一般,转身就离开了,过了好久,匍匐在地的十长老才站了起来。

    哆哆嗦嗦的走到了书架后面的女人尸体前,看了半天,最后慢慢的吹了一口气,将女人口里点着的豆丁大小的火苗吹灭,这才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

    曾几何时,自己站在这个人肉架子面前无比的嚣张,最里面叫骂着,让她做自己千年的人肉蜡烛,为此,甚至从外面花重金买了上万年巨鲸熬炼出来的油,如今也是要打水漂了。

    “以前的药皇殿,不问世事!以前的五哥,带着一副笑脸到处求人,这一切,都是你在作祟啊!”十长老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是真的没想到,在圣城,唐风居然真的敢让药皇殿展现肌肉。

    “这叫什么?这叫自作孽,不可活!”唐风大笑着,此时他的面前是一张小小的圆桌,桌子上杯盘狼藉,“对了,你们两个记住,以后一定要躲在幕后,脸都不要露出来!”

    “你说这话是第十遍了,不要露脸,不要轻易的暴漏身份,说话都不能用真实的声音,我们都懂,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混了那么久的地下的好不好!”黄鼠有些不耐烦。

    唐风撇了撇嘴,看见小黄鼠被他爹爹扔在冰凉的凳子上睡觉,顿时要出手加个书法什么的,却是被黄鼠组织了。

    “别别别,我带的人,没有吃不了苦的!吃苦吃得多,才会惜福享福,才能什么都敢面对,今天病上一场,就免得三天两头生病了,我还想他接我的担子呢!”

    黄鼠看着小黄鼠的目光里满是慈爱,但是举止却异常的冰冷,看着小孩在石头长凳上瑟瑟发抖,却是什么都没做。

    唐风叹了口气,他也知道,黄鼠一直在帮自己忙活,自家的儿子跟着家里一群的女人混大的,难免沾染一些胭脂气,黄鼠就有些不喜,这是故意带出来,好好教育的呢!

    “唐风啊!求你个事!”黄鼠看着自己儿子熟睡的模样,眼泪却是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我呢!这个老子当得不称职,但是在这样下去,我儿子就毁了!”

    唐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示意黄鼠接着说下去。

    “你把他带到前线去,不要打仗,躲在后面,帮忙端茶递水什么地就行了!”黄鼠咬咬牙,看向了唐风,说出来地话却是让唐风浑身一颤!

    “他还没走上修行路啊!”唐风惊讶地说着,“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就是因为他是孩子!我不想他毁在我手里,在家里,他几个姨娘把他当宝贝,我也把他当宝贝,平常说句重一点地话都做不到,这样地孩子出来,如何能顶天立地,独挡一面!”

    唐风没有说话,看向了木太白,希望他劝劝黄鼠,让唐风没想到地是,木太白却是看了唐风一眼,随后闷闷地喝酒,没有说话,这才是最让唐风不安定的。

    “黄鼠,你听我说,前线不适合孩子的成长!”唐风开口说道。

    “唐风啊!我觉得,这件事要听黄鼠的!”木太白终于开口了,却是站在了黄鼠的这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