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家仆事件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有没有想过江家的家主和那个十长老是一伙的,十长老其实是为了江家来夺取你的至尊器的?”木太白一边喝酒,一边说话,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唐风酒都醒了。

    左看右看,发现隔音阵法完整,唐风这才送了口气。

    “唐风你不知道!我和黄鼠混了这么久,我还算见识少的,黄鼠见到的更多,很多人,当你面笑得和煦如春风,你一转身,就给你一刀子。”

    “这和小黄鼠没关系吧!”唐风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完全不知道木太白想说什么,只是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没关系!”黄鼠顿时接过话茬,“如果江家家主和十长老真的是一伙的,就算这次你躲开了,下次呢?下下次呢?”

    “所以你需要一个地盘!”木太白和黄鼠的配合愈发的默契。

    “一群人!”黄鼠也开口补充。

    “地盘要远离圣城,最好就在边关前线,这样翻脸之后,我们大家还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场所。”

    “人最好是兄弟,亲人之类人的晚辈,等他们成长起来,才是最能忠心于你的!”

    唐风看着两人一唱一和,顿时闷声不语,他真的不想把事情做到那个地步,不说他在精灵族受过江家始祖的恩惠,学到了咫尺天涯,就是他和江飞飞都是割舍不断地师徒情谊。

    “这是对大家而言,多一个自家地地方!”木太白叹了口气,“就算是对黄鼠而言,你觉得,小黄鼠跟着我们能做些什么,向我们一样,整日地同一些烂人打交道,修为到了龙骨都是烧高香了?”

    “唐风?”木太白把脸凑过去看着唐风,“黄鼠不想有个这样的儿子!”

    “好吧好吧!你们说服我了!”唐风实在拗不过两位,将手举了起来,没多时,从怀里掏出一块美玉来,“这是我最近弄到的宝贝,本来想拿来救命的,现在就当作我这个做伯伯的见面礼!”

    唐风的话让黄鼠横眉竖眼,居然说是伯伯,又占自己的便宜,等看清楚美玉之后,顿时眼睛都眯了起来,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

    “这是城南李家的传家宝贝对吧!我看上好久了!”黄鼠说着说着,眼神却是看向了木太白,两人对视了一眼。

    而唐风此时走到了小黄鼠的身边,轻轻的将玉佩挂在了小黄鼠的胸口,随后将玉佩塞进了小黄鼠的怀里,嘴里念叨着,“滴血认主的过程你自己回去弄啊,这喝酒呢,见不得血……”

    正说着,唐风回过头来,却是看到了两个老人跪在了地上,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子,横在自己的手腕前面,面色凝重。

    “本来想着等你度过这一次的困难再说的,还是黄鼠这小子说的对!”木太白露出了笑容,“你呀,困难一次接着一次的,这次过了还有下次,趁着周围没人,也不算丢脸,不如就现在了。”

    唐风顿时脸色阴沉的走上前来,要将两人扶起,然而唐风忘了,木太白早已不是当初的木太白了,如今的木太白是天灵境界的强者,他扶不起来。

    “唐风,当初我把你当作弟子看待,差点就害了你的性命,这条命从我知道你还活着的时候,我就打算好了,算是赔给你的,我们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换个称呼好一点。”

    木太白脸上带着洒脱的笑容,唐风的脸上却是有泪水流淌下来。

    “木叔!我都叫你叔叔了,这样不合适!”

    “嘿嘿!没什么不合适!”黄鼠的脸上也罕见的带着笑容,“是你把我从地狱里拖出来的,告诉我要活出个人样子,我觉得这样很合适。”

    两个老人各自隔开了手腕,从里面挤出一滴精血,随后拿出了一个酒碗低落在里面。

    精血和一般的血不同,滴入酒水之中,却是凝而不散,在酒水里上下沉浮,渐渐的沉没到了碗底,两人却从始至终的看着唐风,什么话都没说。

    唐风转身要走,却听到了木太白的大喝之声。

    “你忍心看着两个老人的精血白费么!”

    一道道的光芒从泥土里钻了出来,瞬间变成了一个繁复的阵法,将三人囊括在内,千万条的光线四射,最终却是汇聚在了唐风的眉心之处。

    这个阵法不知道是谁设计的,有很久的历史了,这个仪式也不知道谁设计的,却是简单粗暴,目的却是只有一个,收取家仆!

    木太白和黄鼠主动的想要成为唐风的家仆!

    “早跟你说过,桌子低下有阵法,你还说什么他们不会害你!现在知道进退两难了吧!”刀魂的声音充满了对唐风的不屑,“尽管走就对了,你再走一步,我保证这两个老头子会死在这里!”

    刀魂的话让一只脚踏出阵法的唐风顿时动弹都不敢了,慢慢的将脚收了回来,看向身后的两个年纪比自己大的老人。

    “这个阵法……”

    “你走出去我们就活不成了!”黄鼠洒脱的笑着。

    “我们还不了解你?心软得和什么一样,不用点强,你怎么可能答应,再说了,这件事我们占便宜了,至少以后靠上了药皇殿的大树。”木太白也是毫不在意地说着。

    唐风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隔开了自己地手腕,也挤出一滴精血来,顿时就有光芒冲入了碗里,将三滴精血搅碎,最后变成了一碗浑浊地酒。

    一碗酒分成了三杯,一人一杯直接喝掉了,喝玩之后,整个阵法回归黑暗之中,木太白和黄鼠也爽朗地站了起来,坐在了原来地位置上。

    唐风没有说话,这件事来得太过突然了。

    “你说为什么不把精血吐出来,吐出来还轻松好多,非得动刀子,我看着刀子割肉,看着都痛!”黄鼠见唐风没有说话,自顾自地嚷嚷着。

    “嘿嘿!你吐出来地东西我看着都恶心,还让我喝下去?”木太白冷笑起来,看向了唐风地眉心,在那里有着一个小小地印记,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