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老叫化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唐风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的手里拿着一件天底下最珍贵,同时也是最没有作用的至尊器,手里握着欺天,唐风只觉得烫手,偏偏还是定情信物,扔不得。

    同时唐风也相信了一点,江家的家主没有骗自己,只是没有告诉自己,欺天其实只是一块砖头,还是刚出炉的那种,谁抓谁烫手。

    三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杀了十长老,这件事太大了,就算是董重,哪怕可以解释说是误杀,正当防卫,也不得不赶紧躲到大河关去。

    董重和江家的家主再度抱了抱,就抓着唐风冲到了三族同盟。

    三族同盟的内部,有着一条接着一条的大船,那是人族和精灵族支援矮人族的援兵,其中人族是支援的主力,精灵派出的更多的是精通阵法之类技术类的人才。

    三族同盟早就接到了通知,等到唐风和董重过来才能出发,所以他们也没着急,一艘又一艘的大船整整齐齐的停在了天上,看上去像是等待唐风和董重阅兵的将士一般。

    “他们就是你的将士!”董重看着清一色的人族大船,同时看了看唐风,眼神有着一种后继有人的欣慰。

    唐风却是被这种眼神吓到了,他可不是董重这个疯子,要知道,唐风可是有着娇妻美妾的男人,可不像董重,缩在大河关就是那么多年,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他们的队长,负责人!”董重拍了拍唐风的肩膀,“这里面有些庞然大物,你可得小心应付,怎么说,就像是家主应付长老一样就行!”

    董重说着,将唐风拉了上去,陪着唐风巡视一周,宣告主权,随后唐风带着董重坐上了江家的船,看到唐风的瞬间,江飞飞和欧阳林都显得无比的激动,唯有小木一言不发,没有任何的激动神色。

    唐风走上前捏了捏小木的脸,又将小木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随后看到了董重站在了船头,此时正在大声的说着,声音在灵力的加持下扩散了出去,让每个人都听清楚了。

    “江家令!着唐风,为矮人援助计划队长,上官家家主,一剑门门主,天罚宗宗主,为矮人援助计划负责人,凡事大局为重,各位商量着来!”董重的声音传递了出去。

    唐风笑着将董重拉近了自己的房间,他还有很多的问题要询问一下董重。

    董重进去之后,没有一丝的客气,直接躺在了唐风的床上,满脸的满足,“你知道的,大河关的床全是布包铁,睡着梆硬,还是这里的床软,舒坦!”

    “你一个将军,谁还敢亏待你不成?”唐风没好气的回答到。

    “将军?嘿嘿,知道怎么成为将军吗?将士们吃什么你就得吃什么,他们睡地板,我也只敢睡地板,要不然,过两天就能从凶兽口中扒拉你的尸体了!”董重没好气的说着。

    “先别说这些,之前怎么回事?”唐风开口询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董重满脸的雾水,后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的一拍脑们,“你说我和家主是吧,我是家主的亲兵,以前就负责保护江家家主的,从小差不多一起长大的!”

    说到这,董重倒是脸红了,开口补充起来,“要成为将军,还得有个好的出身!”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唐风却是气呼呼的开口,“装傻是吧!你敢弄死十长老,还敢在我面前装傻是吧?十长老他爹是谁?”

    “十长老他爹……就是上任的江家家主,后来因为年纪大了,面临生死劫,这才被诸多的长老换了下去,而且江家的家主,只要是嫡系的就有希望继承家主,最后……”

    “我说了,别打马虎眼!”唐风有些不耐烦了,“他还活着?在哪?”

    生死劫,就是修士大限将至,面临要么破关,要么死亡双重抉择,生与死的竞速,就叫做生死劫,而能到生死劫的人一般都没人敢惹,能寿终正寝的活那么久,那就是一种本事了!

    “他应该活着吧,他的命灯都还亮着,至于在哪,你别问我啊,他都一百多年没有出现了,也不知道是度过了还是没有度过!”董重翘起了嘴巴。

    唐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这个不知道在哪里的老家主也算不上很大的威胁了?

    “你以为我胆子这么大,敢随随便便的杀了十长老,还能笑得出来?”董重撇了撇嘴巴,“专心应付无聊的船上时光吧!”

    唐风倒是没觉得无聊,能静下心来修行,整理一下最近的心思,看看书,这样的时间多惬意,还说什么无聊?将董重推出们,唐风从储物戒指里拿了一张躺椅出来。

    “这可是我的宝贝,从老地方拿出来的!”唐风笑眯眯的躺在了躺椅上,眼睛都眯了起来,“还是原来的滋味!”

    这张躺椅可是当初陪伴着唐风一起度过和唐冰,苏瑟的三人时光的椅子,专门用来看书,再合适不过了。

    此时在圣城,一个老叫化子躺在地上,整个人昏昏沉沉,若是仔细看过去,能看到两滴泪痕,一滴是已经干涸的,一滴是新流出来的。

    “老咯老咯,儿子都被人杀了哦!”老叫化说着,从身上摸了半天,抓了一只虱子扔了出去,随后像是受到了什么重击一般,身子顿时弓起来,吐出一口血来。

    几个拿着糖果的小孩从他的身前路过,顿时吓了一跳,看到老人吐血,顿时有些可怜老头起来,一人扔了几个铜板放在了老头的身前。

    老叫花子好像习惯了这种赏赐,此时满脸的感叹,他想起了三天之前,风浪将起,他去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地盘,却是被人拿扫帚打了出来,那次他流下了第一滴眼泪。

    泪水在肮脏的脸上冲出了一道道的沟壑,画出两道难看的泪痕,老人叹息了一声,最后无故冒出了一阵风,老人从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华丽的衣服,此时向着江家的宫殿走了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