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似真似假的花魁

作者:焚剑煮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绝世药皇最新章节!

    女子娇柔的说着,眼神却是四下打量,到最后,看到了唐风,顿时笑得更加动人起来,“不知这位公子缘何不看我呢,是奴婢长得太过鄙陋了么?”

    女子话音一落,顿时在场的所有男人全都盯住了唐风,他们的目光机械而呆板,不知为何,还带上了恨意,仿佛唐风真的嫌弃对方鄙陋一般,让他们生气得很。

    唐风大笑了起来,“我如何敢嫌弃姑娘鄙陋啊,姑娘果真是好手段啊,悄无声息得潜入到了我人族内部,更有甚者,还迷惑了这么一大帮的人族贵族,不知道姑娘究竟是何目的!”

    唐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放入怀里的手已经探了出来,手里握上了七星刀。

    他如何都想不到,那个他以为回到了凶兽族老巢的凶兽王女此时居然出现在了圣城!

    “不知公子缘何如此的看不起奴婢呢?还用上了刀,奴婢好怕啊!”女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却是带着笑容,挥挥衣袖,却是有着密集的脚步声。

    唐风扭头看去,整个的万翠楼哪有一个正常人,男人一个个恨不得将唐突了佳人的唐风弄死,女人则是一个个的嘲讽无情的看着唐风,看她们的眼神,唐风都知道,这些人都是凶兽!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琴音响起,在这个时候却是颇为诡异,让唐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谨慎的看着周围的情况。

    几个人让开了身子,唐风却是看到了一个背影,一个人一袭雪白的衣服,但是灵力化作了雾气,笼罩了他的全身,即使是唐风,也看不穿他究竟是谁,只能皱着眉头看向对方。

    一曲完毕,楼上的媚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下来,走到了弹琴者的身边,一双手攀上了对方的脖子,娇滴滴的坐在了对方的身上,一双眼睛却是冲着唐风笑着。

    “阁下何人!”唐风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他知道对方和凶兽王女就是一伙地,甚至身份不会比凶兽王女地身份低,该不会是凶兽王?

    想到这地时候,唐风自己都不相信,凶兽王没事会跑到这里来,人族地核心地带?

    “何人?你叫我的后辈调查我的身份,你猜我是何人啊!”那人的声音没有任何的特点,说完之后,唐风能记得对方说了什么,却是记不得对方的声音,显然是一个大能之士。

    只是意味到对方说了什么的唐风,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他明白对方是谁了。

    “江无涯!”唐风慢慢吞吞的吐出了三个字,而对方居然知道自己在调查他,那么江飞飞说不定都是凶多吉少,想到这,唐风顿时皱起了眉头,拳头都捏紧了。

    “你们还敢出现在圣城,找死么?”唐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凶兽潮都过去了,你们还敢出现在圣城,欺我人族无人么?”

    至于堕落者,在唐风的眼里,堕落者就不是人族,那就是凶兽一族,所以唐风自然不会将江无涯看作人族,此时说欺我人族无人,却也是对的。

    “人族无人?”江无涯冷笑了起来,“人族不是无人,而是人太多了。光是一个圣城,就装不下!”

    “唐风,你懂圣城么?圣城的东南西北有四个大市,其中光是掌控圆满的,就有不下六个,更别说掌控境界的高人了,除此之外,还有那些所谓的老不死的底蕴,他们就更多了!”

    “当然,向我们这样的卫道者,唐风,你可知圣城更是数不胜数!”江无涯笑了起来,“但就算是这样,又有何用,我的媚儿想来就来,想去就去,又有何难?”

    江无涯说着,却是伸出了一双手来,在身上女子的脸上滑落过去,看上去分外的享受。

    “你闭嘴!”唐风却是勃然大怒,“你算什么卫道者,我见过的卫道者都是九龙吐水阵的那些雕塑,就你这样的人,也配?”

    “你就这么确定我的雕塑没有出现在九龙吐水阵上?”江无涯却是笑了起来。

    唐风的心中如遭雷击,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朦胧的背影,只觉得口干舌燥。

    是了,对方如果不出现在九龙吐水阵法上,缘何会知道九龙吐水阵法的存在,更是懂得迷惑阵法的办法,显然对方对九龙吐水阵法的了解都超出了自己。

    “而你口中的卫道者!那就更是好笑了,一群贪生怕死之辈,就连名字都不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卫道者?听上去高端大气,鬼知道是一些什么样的魑魅魍魉!”

    江无涯一步步的攻垮了唐风内心,唐风所有所知道的消息,全都化作了魔鬼一般,冲着唐风张牙舞爪!

    就好像全世界都对唐风撒谎一般,唐风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唐风知道,对方完全没有必要对自己撒谎,毕竟自己也算是落在了对方的手里,但是唐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对方说的这些消息,卫道者真的有这么不堪么?

    “那你有算是什么?真实的长相都不敢露出一丝!你算是什么!”唐风咆哮了起来。

    江无涯却是再次弹起琴来,“我算是什么?我早就说了,我是卫道者,我口中的贪生怕死之辈,我口中的魑魅魍魉之徒!”

    一阵眩晕感顿时袭来,唐风慢慢悠悠的醒来,再度醒来,唐风依旧在酒桌之上,一群人正欢快的鼓掌,面对着载歌载舞的舞台,大家尽力的将手里的鲜花抛了过去。

    “唐风兄弟不行啊,这才几杯,就醉成了这个样子!”一个人对着唐风说着,攀着唐风的肩膀,顿时一股酒臭味袭来,让唐风忍不住的测过了脑袋。

    唐风慢慢的清醒,这才意识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把攀住了肥肥的肩膀,“花魁呢?”

    “什么花魁?唐风兄弟莫不是真的喝醉了吧!”肥肥大笑了起来,“咱们圣城,从来就没有花魁的说法!没有最好看,只有更好看!”

    唐风瞪大了眼睛,顿时脑袋一阵钻心地疼痛,让唐风站都站不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